小说巴士
    借郭正阳的脑袋,陈骏飞也突然意识到还有这么个便宜可赚,宋志勇那栋别墅,曾经因为杀手涉嫌绑架孙少华的老母亲,而被冻结资产。

    按照现在的市价来拍卖的话,那栋两层别墅带天台和花园,至少得一千万左右。但是宋志勇投的是梧桐苑一期,按照五年前的房价购买,顶多三百万就能拿下。

    有时候不得不承认,郭正阳是个人才,不然钱玉森也不会聘请他当经理。想不到一个死了的宋志勇,还能给自己创造点贡献出来。

    至于门路方面,陈骏飞马上给孙少华打过去一个电话。

    “你怎么惦记起那栋房子来了!?”孙少华问。

    “我这不是开了个广告公司,没有地方吗。”

    “打住!你应该知道,那栋房子是以前宋志勇绑架我妈住的地方。”

    “孙老大,你这是什么意思,合着老太太走过的马路,别人就不能走了是吗?要不要我亲自去找老太太谈谈?”陈骏飞二皮脸说。

    “找谁也没用。你懂法吗?宋志勇捐款外逃人又挂了,财产充公是肯定的,不到三年期,公证部门也不能拿来拍卖。”

    陈骏飞呵呵笑道:“那就遗憾了。”

    “什么意思?”

    “我本来想把广告公司开在梧桐苑,顺便把你们龙腾的创意部人才拉过来几个,着手参与三期工程。看来我只好找钱玉森了,没办法,谁让他们盛大地产财大气粗,我想这点忙他还是会帮的吧。”

    “你!”孙少华知道陈骏飞无耻,没想到用这么幼稚的方式来威胁自己,“三天之内,我帮你想想办法。”

    “三天稍微长了点,钱玉森估计两天就能完成、”

    “那就两天,没事我挂了。”

    孙少华想死的心都有了,生怕再和陈骏飞谈下去,自己都得替他出钱买了别墅。

    如今陈骏飞负责海棠湾总创意,孙少华正想和他商量梧桐苑第三期工程项目创意的事情。

    无疑,这次几家公司联合的大项目中,最大的班底来源于钱玉森的盛大地产集团,初入房地产行业的孙少华,作为新兴地产儿,当然想从这次联合策划中,偷学到本事。

    匆忙的两天过后,孙少华替陈骏飞以三百五十万的价格,将宋志勇背靠大海礁石的别墅买了下来。

    与此同时,菲菲那边的手续也办利索,拿着房产证明,直接去工商注册机关,把公司用地项目填满扣戳,就这样注册资金一百万,从业人员二十人的“龙马传媒”广告创意公司在梧桐苑成立了。

    这是上午的事情,临近中午,邓佳贾大宝几人,带着应聘成功的员工,成功进驻广告公司,第一件事就是装修,以前这里是居家,现在改建办公用地,也要耗时很久。

    邓佳带着一个装修包工队楼上楼下看着。

    “为什么装修?呵呵,佳佳美女,这屋里这些瓶瓶罐罐桌椅板凳,这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咱们再怎么装修,还能超过现在吗?”陈骏飞问。

    邓佳疑惑的看着他,不知道陈骏飞是不是舍不得花钱,还是故意不懂:“可是这里是居民住宅,哪里像办公地点啊?”

    十几个寒院的学士硕士甚至是博士在读生,也都对新公司有些好奇,连办公桌电脑都没有,怎么就带他们来了?

    “什么叫公司?”

    陈骏飞问一个广告系硕士研究生。

    “公司是依法成立的法人企业单位,注册公司名称、注册资金、办公地点、从业人数、纳税申报等项目,似乎这里也……”

    陈骏飞哈哈大笑,将菲菲刚从工商所拿回来的营业执照,大摇大摆的挂在宋志勇家以前供奉关二爷的地方。

    随后,又让两个小伙子把琉璃厂制造的公司匾额戳在门口。

    陈骏飞拍拍手,说:“各位,这就叫公司,看见没有?注册商标办公用地,资金和从业人员,我们少什么?”

    “似乎什么也不少。邓佳点头说,但还是觉得哪里别扭似的。

    陈骏飞笑道:“所以你还装修什么劲儿。谁规定办公非要用办公桌?哪个章程写了,上班必须穿正装,又有哪个法律条文写着,上班必须打卡,公司要有前台招待等等了?”

    “没有……”

    “我学问不多,但这算是破而后立吧。我们是干嘛的?搞创意的,连自己搭建自己工作场所的小窝,都要学习那些刻板的教条主义,还能有什么创新意识。”

    陈骏飞的一句话,倒是把邓佳说的面红耳赤。

    似乎白领或者专业人才,都已经习惯了写字楼,每人一个隔间,每人一台电脑,上班前要打卡报名刷全勤的生活,在他们眼中,这就是上班。

    而这栋两层别墅,带地下室,带天台。客厅里是红地毯,茶几上是茶具和洋酒,二楼是客房咖啡室餐厅,没有一处像广告公司的模样。

    陈骏飞走到窗前,把豪华的落地窗打开,扑面而来的是海风,提神醒脑。

    “我的员工,累了就躺在沙发上休息;困了就去楼上睡觉;渴了自己煮茶和咖啡;疲了酒吹吹海风;没思路了就打打牌看看电影唱唱歌;这里什么都有,你们非要用个格子间写字楼来囚禁自己?难道还有人嫌弃工作环境太舒服?”

    陈骏飞的一番话,把诸位高材生都说愣了,张静怡的招聘广告写的诱人,但陈骏飞描述的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工作环境啊。

    “我们的工作,既不是搬砖盖房子;也不是坐在电脑面前发呆;我需要你们有灵感有创意,不拘一格降人才,这点魄力有吗?”

    “有……”

    “有!”

    房间各个角落有人回答道。

    陈骏飞淡笑着摇了摇头,又问:“有信心吗?”

    “有!”

    所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确实发自肺腑的呐喊。

    “我不需要各位准时准点来打卡上班,早上的觉没睡好,坐在电脑前你也只会发呆。我给你们开出的底薪确实很高,但是这不是关键。龙马广告公司的未来在大家手里,公司使我们自己的。我更不需要小格子间,垄断大家的思路,隔开彼此的交流,有好的创意,大家拿出来,一边喝茶说笑,一边聊一聊,这是我的看法。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如果我说的不对,你们可以发言。”

    如果说,刚来面试的高材生,是奔着高薪而来,现在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实现自我价值和梦想的地方。有这样的老板,有什么理由偷懒。

    人与人之间都是相互理解相互信任的,陈骏飞理解信任大家,同事们心底暖洋洋,更激发起工作的热忱,况且公司的年终分红也很诱人,这不是像其他公司那样,为老板打工朝九晚五,是在为自己拼搏,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呢。

    连刚从电视台请假赶来的张静怡,站在门口都被陈骏飞这番话感染了。别看陈骏飞平时掉二郎的,当个企业领袖,确实让人值得信赖,刚才的那一幕,太让人心里震撼了。

    这个创意公司成立之初,陈骏飞就把话放在这里,给大家打了强心针。办公地点是舒适的别墅,外面环海环境优美;办公任务无具体要求;但任何人都清楚,拿着这么高的工资,背负这么大的使命,恨不能现在就迸发出创意来回报老板。

    “平时我工作比较忙,一切由邓佳来负责,我们都是寒州学院的校友。还是那句说烦了的话,公司里没有职员上下级,也不需要勾心斗角,想证明自己的,就拿出才华来激发大家。今天的会就到这里,这是公司,也是我们的家,谢谢。”

    陈骏飞今天的开业典礼,既没有礼炮礼花,也没有冗长的套话说辞,简单的几句话,将大家的积极性都调动起来。

    反倒是邓佳,觉得自己带装修队来有些多余了。虽然这栋别墅看起来不像工作单位,但用陈骏飞的话来说,既然是创意公司,连创新自己工作地点的新意都要效仿别人,还有什么前途可言。

    “陈总,我们今天第一天上班的任务呢?”一个文学系高材生问。

    “没有,就是交流感情。不仅今天没有,这一周都不会有。放心,工资照发,哈哈。”

    开什么玩笑,二十个高材生,月薪一万,每天将付出工资费用高达近万元,怎么会让所有人歇着呢。

    但是现实来讲,陈骏飞还只能让他们歇着。

    龙马广告公司今天成立,别说一单生意了,广告界同仁都不知道这么一家公司的存在。

    而陈骏飞的预想是打算,将梧桐苑第三期工程项目的总创意拿下来,然后给这些人才来做。

    因为,陈骏飞不仅仅是龙马传媒的老板,也是梧桐苑项目总公司的创意总监,梧桐苑的发展总方向和细则,他还要去另一边取经。

    梧桐苑方面,盛大地产和龙腾地产等四家公司,将会座谈研究这个项目案例,然后拿出细则和蓝图呈交给陈骏飞这个创意总监,随后,陈骏飞才会把这些传达给龙马成员,让他们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陈骏飞离开公司,便看到别墅外的甬路上,孙少华一筹莫展的蹲在地上抽烟。

    “陈骏飞,爷!你可真行,你就打算把梧桐苑交给这些人策划?”

    “有钱吗,我那点积蓄都买这栋别墅了,从你那周转点。”

    陈骏飞话没说完,孙少华愁容满面的转身离开,头也不回的说:“巧了!距离这里三公里,梧桐苑三期工程开发的桥头堡地带,钱玉森也把总公司成立在那里,赶紧过去开会吧。对了你不是缺钱吗,我给你指条明路。”

    说着,孙少华邪恶的笑了笑,搂着陈骏飞肩膀说:“寒州银行的城南支行储蓄所也开过来了,里面钱多得是,扛上麻袋自己去拿。呵呵那可都是慕容嬅的钱。”

    孙少华是做大生意的人,他比陈骏飞早来寒州三年,却发现他陈骏飞比自己都能折腾,不仅敢想,更加敢干。

    如孙少华所言,钱玉森也把梧桐苑项目临时总公司成立在这里。

    梧桐苑这块临近海湾礁石的不毛之地,现在成了寒州地产界最热门的话题,魔都市有个外滩新区,同样寒州市准备在这里成立一个梧桐苑新城区。

    今天到场的与会成员,不仅有几个负责的大股东,还有几大公司的高层管理人才。盛大地产和龙腾地产及另外两家公司,分别派出了精英团队。

    以项目创意部来说,陈骏飞全权负总责,但也要协调照顾几家公司的建议和利益。盛大地产的创意总监,是一名mba留洋博士,曾担任过几个跨国公司的中层领导,被钱玉森高价聘用而来;而孙少华一方的创意团队,则有他的秘书冯蕊带领。

    说到创意这一块,钱玉森不得不提醒陈骏飞:“陈总你身为创意总监,不用自己亲自撰文或者创意指导,而是要带领好这个团队,让大家都成为亮眼的发光点。这边杨总监替你做好了相关概念和市场调研,你回头补充一下,有什么好的想法给大家说说嘛。”

    什么样的场合用什么样的说辞,梧桐苑股东大会可不是龙马传媒公司,不过,陈骏飞早就让邓佳几个人给自己写好了稿子,大概浏览了两边。

    “诚如钱董事长所言,既然我来负责梧桐苑的蓝图设计,就一定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三个方面,第一,评估市场环境,整合资源,为项目进程提供智囊保障;第二,就是人才经营方面,把几家公司的创意团体成员,紧密的结合起来,这也是我最应该做的;第三点呢,要在专业的基础上保持创新,既不能用花哨的手法去掩盖项目原创意思,也不能因为个别成员和团队天马行空的想象而破坏了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品牌资产。”

    顿了顿,陈骏飞看向冯蕊和那位盛大地产的杨总监,笑道:“回头几位负责人把关于梧桐苑的初步构想以报表的形式递交给我一下,我会结合大家的意见和看法,由专业的广告团队给出创意理念。然后汇总,我们再做集中讨论。”

    “哈哈!陈总功课做得蛮足的咯。”钱玉森担心陈骏飞不是这块料,现在看来,他准备很充分,扫除了先前的顾虑。

    盛大地产杨总监点头问陈骏飞:“陈总,我在业内也有些合作伙伴和朋友,寒州哪家广告公司比较有前途,心里都清楚。梧桐苑的项目这么大,相信拿到项目招标会上竞拍一下,将会省下很大一笔资金。”

    “坚决不招标!”陈骏飞一口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