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一百九十六章晚餐

    郸承志都这么说了,丁彩霞自然也不会在郸承志奶奶面前反驳他。不过心里到底是觉得这里很陌生的,眼神不自觉的跟着郸承志。

    郸奶奶看着丁彩霞的动作一直没有说话,不过拉着丁彩霞的手也没有松开。

    “你是叫彩霞吧?”郸奶奶轻声细语的说道,生怕吓到了这个小姑娘。

    丁彩霞一向是比较随意的性格,不知道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害羞了起来。低着头,小声答应了一声。

    “你是哪里人呀,和我们承志是怎么认识的?”

    这也没什么不能说的,丁彩霞醒了想就问了郸奶奶一句,“奶奶,你知道季凌白吧?”

    “知道知道,她也是一个好姑娘,是我们家的大恩人。”郸奶奶明显对季凌白有印象,可见郸承志也是经常提起。

    虽然说不出心里有点吃醋,但丁彩霞还是分得清事情的轻重。

    “对,我和她是一个宿舍的。所以就认识承志了。”

    郸奶奶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你也是好姑娘,这次来就多玩几天。”

    想到自己之前的打算,丁彩霞有些犹豫,但也觉得这话自己说出来不太合适。

    “看承志的安排吧,我都可以。”

    看到丁彩霞这副乖巧的样子,郸奶奶更满意了。

    “你来这边和你家里是怎么说的呀?”不知道是不是人老了都喜欢问这种问题。

    丁彩霞思考了一下,决定还是和老人说实话。“我之前和家里说的是要找兼职”

    老人也可以理解,毕竟上了那么好的学校,家长肯定都是希望孩子好好学习,而不是找朋友的。

    也许是身边一直没有人陪着,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丁彩霞,老人总是有问不完的问题。

    好在丁彩霞也是有耐心的人,一点一点的和老人解释。唯一不合适的大概就是丁彩霞的眼光基本上都是问围绕着郸承志的。

    老人多少也看了出来,再又一次抓包到丁彩霞的行动的时候,看着对方有些羞怯的眸子。

    “好了,我老人家就不打扰你们小年轻了,你去和承志一起忙活吧。”

    丁彩霞有些害羞,不过还是觉得和郸承志在一起比较好。

    “那,奶奶,你一个人小心一点,我去帮承志了?”

    “嗯,去吧。”郸奶奶笑着说道。

    丁彩霞帮郸奶奶调整好姿势就离开了床边,找到了郸承志。

    郸承志正在将行李箱的东西拿出来归类放好,丁彩霞也很自觉的加入了这个行列。

    郸承志本来并没有发现丁彩霞的到来,直到两个人的手碰到了一起。

    看着丁彩霞有些害羞的样子,“怎么了,和奶奶聊的怎么样?”

    “挺好的。”丁彩丁彩霞直接说道。

    郸承志看着丁彩霞,“那你怎么还过来了?”

    丁彩霞低头整理自己的东西,没有抬头,也没有看到郸承志脸上的戏谑。

    发现丁彩霞没有说话,郸承志也没有继续逗弄的心思了。“你刚才和奶奶说了一会儿话,觉得奶奶的身体怎么样?”

    丁彩霞仔细的回想了刚才的情形,“感觉好像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

    感觉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但是,郸承志的脸色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灰暗了下来。

    “怎么怎么了吗?”丁彩霞有些不明白。

    郸承志摇摇头,“希望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

    等两人都收拾完走出去的时候,郸奶奶已经睡熟了。这个时候丁彩霞才知道郸承志的担心从何而来,奶奶的呼吸声太轻了。轻到丁彩霞都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活着。

    丁彩霞正准备去把老人叫醒,却被郸承志拦住了。“算了,让奶奶睡吧,我们去准备晚饭。”

    虽然不知道郸承志为什么这么说,但想必郸承志肯定比自己更了解奶奶的病情,丁彩霞也没有拒绝。

    跟着郸承志进了厨房,两人就开始准备今晚的晚餐。

    另一处,季凌白和席子墨正在品尝季凌白所说的火锅。

    其实,季凌白说席子墨喜欢也不是信口开河,而是之前元月份过来的时候,季凌白带着席子墨来了一次。

    不过那个时候还算是冬天,吃火锅还是比较合适的。不像是夏天,即使是开着空调,也是门可罗雀。

    以至于季凌白和席子墨进来的时候,店里的服务员超级热情。

    “您好,客人,请问需要什么?”

    “我们自己来吧。”和席子墨在一起的时候,季凌白并不喜欢身边不相干的人太多。

    席子墨对季凌白的决定一直都是没有什么意见的,这次也是一样。

    不过,当服务生将锅底端上来的时候,席子墨还是犹豫了。“凌白,我们真的要吃这个吗?”

    “来都来了,而且都上菜了,这个时候你不吃了,恐怕店长都不会同意吧?”其实季凌白只是说说,如果席子墨执意不吃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多花点钱罢了。

    席子墨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那就这样吧,你需要我帮你挑酱料吗?”

    “嗯嗯。”季凌白狠狠的点头,“我觉得你调的比我弄得好吃。”

    席子墨有些哭笑不得,“不都是一样的吗?”

    “也许是因为里面有你的味道。”调戏起人来,季凌白也是毫不客气。

    席子墨果然被她说的脸红了,“你自己看着吧,我去弄了。”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季凌白看着丁彩霞离开了,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给祁雅逸发送一下消息。

    让季凌白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他们一直没有联系上的祁雅逸居然第一时间给自己回了消息。

    “怎么了,有事吗?拍戏呢。”

    季凌白有些无语,这人还真是淡定。

    想了想,季凌白干脆打了过去。

    “祁雅逸,最近网上的信息你看到了没?”

    “什么信息?”祁雅逸他们今天才从那个小村子里出来,一打开手机就是铺天盖地的未接电话。

    正准备看的时候季凌白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所以就干脆接了。

    “你这是才出来吗?”季凌白猜测的问了一句。

    祁雅逸有些疑惑,“你怎么知道的?”

    季凌白没想到自己猜的居然是真的,不过也没有什么其他的表示。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你最近有没有得罪什么人?”

    “得罪什么人?你怎么这么问?”祁雅逸有些奇怪,季凌白这个问题问的实在是奇怪。

    早就猜到问祁雅逸也没用,不过季凌白还是问了,所以最后得到这样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

    “算了,没什么。你最近不要看网上的信息,然后也别回应。我这边解决办法出来了会和你说的。”

    祁雅逸虽然懵逼,但对季凌白还是很信任的。“嗯,就按你说的办。”

    话虽然这么说,但挂断电话之后,祁雅逸还是不由自主的打开了自己的浏览器。

    没想到自己的名字居然高居榜首,而且还是不怎么好的消息,这个时候季凌白才知道季凌白为什么会那么说。

    都知道是不怎么好的消息了,祁雅逸还是控制不住的手,点开了。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亏我之前还觉得他拍的电影挺好看的。”

    “这才是渣男本男呀,姑娘们,都睁开眼看一下。”

    “太恶心了,以后再也不会看这个人的电影了。”

    几乎所有的都是这样的言论,祁雅逸颤抖着手不断的翻阅,居然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说话。

    祁雅逸苦笑,原来自己的人员查到了这个程度。

    很想去发一条那么都是假的,自己根本就没有那么做的微博。但想到季凌白的话,还是决定把事情放下。

    剧组其他人显然比祁雅逸更早知道这次的事情,现在也基本上都是离开了。

    廖华清坐在祁雅逸的对面,“哥,这肯定是有人陷害你,我才不相信你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没错,这一部剧的男主还是廖华清。

    祁雅逸没有说话,他的情绪很低落。他只是想拍戏,他哪里做错了?

    廖华清看到祁雅逸这个样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事情总会水落石出的,我们等着就好。”

    刚走进社会的人都是把这个世界想的太美好了,如果没有季凌白,或者说如果祁雅逸不是季凌白的人,这次的事情根本就是无解的。

    席子墨端着调好的蘸料进来的时候,季凌白早就挂断了电话,正在往锅里加东西。

    “快来,我放了你喜欢吃的羊肉卷。”

    席子墨有些无奈的走了过来,将手中的蘸料放到了桌上,“我都说了多少次了,羊肉卷要晚一点放,会有味道。”

    季凌白其实是一个对味道比较敏感的人,一般都是不吃外面的羊肉的。席子墨对这方面也会特别注意。

    “不是你喜欢吃吗?”季凌白回答的很是随意。

    两人都将对方的需求放在了第一位,也许这才是真正为对方考虑的样子吧。

    席子墨做了下来,往锅里放了几件季凌白喜欢的东西。

    季凌白默默的看着,其实都是她故意留下来的。这种互相为对方煮东西的感觉很有意思。

    席子墨也不是不明白季凌白的小心思,不过对方喜欢,还是要配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