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那座江湖那个人 > 第四百三十五章:最后的决战一

第四百三十五章:最后的决战一

    就在顾青辞开口之时,天上风云再起,龙渊之外数百里之地,两道璀璨光柱,从人间拔地而起,直接破开这座浩然天下的天幕苍穹,一声长啸,隐约可见一匹天马横跨天地,另外与之相对应的是一柄长刀划破天地。

    那个地方,凤岭所在。

    普贤和如是脸色大变,那两道战气化形,一道来至于公主府的白马军,另一道便是在白帝城惊鸿一现的刑天卫战气,远远望去,战气符文仿若神通,天地元气絮乱,在凤岭天空汇聚成一片湖泊,血浪滔天,滚滚而行,即便是数百里外的龙渊都能感受到那恐怖威压。

    凤岭之地,如今佛门所在。

    普贤脸上那慈悲之色顿时化成了苍白之色,眸光冷冽,双手拍动,佛文狂暴无比,灿烂摄人,带着磅礴压迫,开口之间佛音弥漫。

    “阿弥陀佛,”普贤抬头望着悬浮于空中的白衣青年,冷声道:“顾侯爷,你这是要与我佛门不死不休吗?”

    顾青辞平淡道:“普贤和尚,别说这些废话了,从你佛门进入我大夏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今日的结果,当你决定要踩在刑天府与天下盟头上时,你也应该做好准备生死一战了,至于慈航剑斋,还多了一条,当初你慈航剑斋一而再再而三动我亲人,蜀中追杀我母亲,扬州逼迫我弟弟,临渊洞天对我弟弟出手,早就已经是不死不休了!”

    “阿弥陀佛!”

    普贤低声吟佛,却无法辩解,当大光明寺和慈航剑斋带着佛门中人来到大夏那一刻,就已经与夏国朝廷站在了对立面,而落于青州时,也和天下盟注定为敌,即便顾青辞不论个人恩怨,也是迟早有对上的一天。

    只是他们没想到顾青辞的动作会这么快,来得这么突然,刑天卫于白马军联手,那佛门数千弟子,撑不了多久,如今唯一的希望就是他们能够赶回去应援。

    只是,顾青辞与陈通玄虎视眈眈,而且,龙渊还是天下盟的总部所在,陈通玄本就是天下绝巅的宗师,虽然普贤如是也不弱,在外面两人联手对敌陈通玄,勉强还堪一战,可在这天下盟,天时地利都不在,天道更不在,再加上一个剑仙顾青辞,自从白帝城一剑杀宗师之后,天下间,也没有人不把顾青辞当宗师。

    “当”

    一声巨响清脆而悠扬,一柄禅杖从虚空之中被普贤取出来,佛光凌冽,将天上乌云撑破,撒下一缕阳光,“阿弥陀佛,事到如今,老衲无话可说,只是,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陈盟主,顾侯爷,且赐教!”

    顾青辞和陈通玄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一袭白衣,一柄长剑,

    顾青辞微微一笑,道:“陈老哥,慈航剑斋与小弟恩怨颇深,一直以来,我都没机会报个仇,今日,就用他宗师之血,像他慈航剑斋开战吧!”

    顾青辞之所以现在敢跟慈航剑斋开战,倒不是他自负到如今的刑天府就能够和慈航剑斋匹敌,而是这件事情的原因,慈航剑斋当年待天远帝本就已经被三国朝廷给盯上了,这一次公然入夏国,已经是在挑战夏国朝廷和儒家的底线,若是顾青辞没出手则罢,出手就意味着朝廷出手。

    此次与慈航剑斋开战,不只是刑天府在开战,还意味着儒家和夏国朝廷再加上刑天府公主府,这种背景之下,顾青辞不是瞧不起慈航剑斋,就算他现在杀了如是,慈航剑斋最后敢不敢掀起大战都是个问题。

    借势之下,他无所畏惧!

    天空之中的陈通玄更是如同魔神降临,释放出无与伦比的气势,这股气势令周围很多普通武者颤抖,他也是无所顾忌,佛门这一次的动作本就是奔着摧毁天下盟而来,当顾青辞掀开那一层面纱之后就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到了这时候,陈通玄也不可能顾忌佛门势力,更何况,他拳镇山河陈通玄,从来不怕任何人,即便是天下三教之一的佛教,他也蔚然不惧,天下之事,莫过于一双拳头那么大。

    白发苍苍,随风飘荡,多了几分沧桑的陈通玄在这个时候,依然还是那乘龙战天下的陈通玄,只是,他微微叹了口气,这一战之后,天下盟和刑天府就算是真的彻底绑在了一起,共同进退,不过,对于陈通玄来说,也无妨!

    只是,他低头看向苏北生,微微叹了口气,本来是大好时局,却终究败落了,他不知道苏北生这时候的心里想法,只是觉得可惜,这个弟子,算是没了!

    当陈通玄望向苏北生那一瞬间,顾青辞和佛门两位宗师也都望向了苏北生,原因都一样,到了这个时候,苏北生背后的人还不出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这也是陈通玄和顾青辞站尽天时地利却没有第一时间动手的原因。

    “苏北生,”顾青辞缓缓开口道:“到了这时候,还不叫你背后的人出来吗?难道你觉得你还有翻盘的机会?”

    苏北生摇了摇头,说道:“既然这一切都已经被你洞察出来,想来,你在小石头身旁也安插了人吧。”

    顾青辞点了点头,道:“其实,你派人去抓我母亲和弟弟,是你做得最错的一件事,若是没有这件事情,我还会因为陈老哥的原因放你一条生路,但是,现在,我必定杀你,你触碰了我不可能原谅的底线!”

    苏北生叹了口气,道:“人嘛,总要搏一搏,如果你算漏了,我不是多了个机会吗?另外,当这件事情挑破之后,你放过我,清河公主也不可能放过我的。”

    就在这时候,龙渊之下,突然爆发出两道剑意,其中一道,顾青辞很熟悉,乃是秦可卿的,另外一道,是北风的,顾青辞专门派去以防万一,看来是起作用了。

    往龙渊下方看了看,苏北生转过头,说道:“顾侯爷,我就最后想问一个问题,我自认步步为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让你看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