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魔修洗白路 > 一百八十七,随份子

一百八十七,随份子

    A ,最快更新魔修洗白路最新章节!

    “你居然是个男人!”

    蒋卿一下子跳下来,要扒他的衣服,白复生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领,手指扣在布料里面,都快要把自己的领子给撕下来了。

    蒋卿也是用力的想要撕扯开来,他揪着那个领子想要往外扯,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你长得这么秀气,怎么可能是男的!”

    “好了。”蒋卿父亲觉得他这个样子,也是有点胡闹了,拍了桌子,“不要再这样了,你朋友还能骗你不成吗?”

    蒋卿听到这么一句话,别别扭扭的松开了手,满脸的不乐意看着他,“你这个长相怎么就是个男人!”

    白复生尴尬的抓着自己的领子,“我这个长相很英气的好不好?再说了,我这么大年纪都没长开吗!”

    他这一辈子长相着实,是要比以前英气不少,看着和他的小时候照片,没什么太大的差别。只是他之前,还是有些雌雄莫辨。

    蒋卿表情上面似乎也有一些不对,他可没有再尴尬,自己认错了人,而是…

    他拉住白复生,从腰带里面抽出了个匕首,快速的在他们两个胳膊上划了一道口子,一把就是把他拉的跪了下来。

    白复生只觉得自己手上一疼,接下来就是膝盖一疼,才后就是自己的脑袋,就被人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我蒋卿!”他说完这句话,才发现他还不知道,自己的朋友叫什么名字,只是他这个性子,也不是给人反悔机会的人,“和身边的这个人,今日结为挚友,上苍为鉴,日月可证,在这里发誓,若是有一丝一毫的违背之意,天诛地灭,五雷具顶!”

    隐隐的一道力量缠绕在他们身边,白复生想要挣扎,却不知道为什么,压在他身上的力量那般的沉重,叫他根本抬不起头来,只能叫他压着完成了这场仪式。

    白复生懵了,这是个什么操作,他刚和人,效仿刘关张桃园三结义,就有人压着头,跟他来了个异姓兄弟。

    今天他才明白什么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对!是刘关张,必须要三个人才可以,就算你只有俩,他们强行给你送上三个。

    不可以拒签的那种。

    蒋卿父亲看着这个场面没有丝毫的阻止,反而是有些行为的表现,“哈哈哈!想来我们交个朋友也不容易,能有个永远没有办法背叛的朋友,也真的是叫人高兴,既然东西已经送去配上了,那么你也就改为结友之礼好了,咱们家也是,好久没有大操大办过了。”

    他自己心里也是有点数,自己儿子什么样,自己难道心里不能有那么一指半点?看着那个少年明显是有些不乐意的样子,不过那又怎么样呢?他这个誓言已经发下去了,也认证了,他就是永远不可能,有别的心思了。

    既然是这样永远可靠的人,那么他也不介意多给他一点尊贵。

    白复生冷静的看着在一起,淡定的看着这一切发生,漠然的坐在那个桌子前,看着那些人匆匆的过来祝贺。

    “百年好合,早生…哈哈,朋友啊,那就早生书画吧。”

    “白头偕老,永结同心啊!啊?朋友啊!一样一样的,没事!白头偕老,白头偕老!”

    “想着年纪轻轻的就在一起,这样的感情都很…啊?哦,挚友,怎么啦,友情也是很难走到最后的嘛,不要歧视任何一种感情嘛。”

    大红喜字,鸳鸯落账,大红的地毯铺了几百米,周遭燃烧着一些赤红色的火焰,天空之上,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法,叫那玫瑰花瓣从上而落,层层叠叠的落在地上,叫人踩踏不会泥泞。

    这…就是结友仪式,特别的庄重,一看就是社会兄弟情。

    蒋卿坐着他身边,可是高兴的不得了,晃晃悠悠的瞧着他往日里打的家伙,都是顺眼了不少。

    白复生夹了一个饺子,按照地理位置来说,这边是北方,就算是很热,也是北方,炙热的有地暖的北方,做什么事情,都是要吃饺子的。

    “白复生…没有想到你,是喜欢这样的吗?”

    这熟悉的声线,白复生抬起头,眼前的“菩萨”婷婷而立,“自在叔啊,你怎么来了,你看你,礼到了就行,还来什么人呢。”

    他真的是失策了,蒋家办事情,就算再怎么胡闹,那也是一件大事情了,作为朔料家族情,白家肯定过来凑这个热闹的,而白自在一直很闲。

    白自在目色慈爱的看着他,“我要是不来的话,我可不就错过了不少的事情了,没有想到你还有这样的爱好,你叫家主他姐,在天之灵怎么想啊。”

    家主他姐在天之灵,给他有什么关系,要是他姐的在天有灵的话,知道她老弟在她死后那么多年,还要给她安排一个儿子,早就蹦出来了,还至于等到现在吗?

    白复生搂了一把头发,“自在叔,话也不能这么说,你看你这一身打扮,家主他姐在天之灵,估计也是不喜欢的吧。”

    他不是狗仗人势,背后找到了靠山,就赶在这里炸毛了,而是白自在,他这个人就是很奇怪,知道吗?就是很奇怪,提起什么鬼魂,说什么都是乐意。

    白自在倒是乐呵呵,“顽皮。”

    这就是利用对方的bug,为自己寻找生存的余地,白复生又一次庆幸,自己的嘴贱占了便宜。

    蒋卿看着他们两个聊得好像挺投缘的样子,倒是有些不乐意了,撅起嘴说道:“你们两个聊的倒是挺有意思的哈,还记不记得现在是什么场合!谁不知道这个仪式,是为了谁办的!”

    白复生对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好感,只是这样的情况下也不能落到他的面子,权当尽力的笑着说道,“蒋卿啊,这个是我家的叔叔,自在叔这是我…那个朋友啊。”

    为什么说出这句话,让他这么为难?白复生发誓,这个事情跟这个场合有一定的关系,一般举行这样的仪式,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太缺份子钱了。

    还不如办场结婚,要是不舒服的话还可以办场离婚,又能来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