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四百七十九章慈善晚会◎

第四百七十九章慈善晚会◎

    第四百七十九章慈善晚会◎

    晚会有不少的歌舞表演,最耀眼的莫过那个当红女星冰冰的现场放歌,说实在,在电影电视上看她的确是光彩四射,但是现场真人一看,其实也没怎么天香国色。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比起李茵来差一大截,就算台下的苏楠、周雅卿、周雅轩都胜过她几倍。这冰冰虽然比不上凌轩身边的几大美人,但是也算是演绎圈里的一线大牌,身材也惹火,因此看起来还是相当迷人。

    气就气在当晚的主持李茵实在太迷人了,完全将冰冰的风头火势压了下去……在冰冰想来,这实在是很恼火气人的事情。特别是那些男人看自己和看李茵的眼神,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的差别。习惯了当主角的冰冰,对于此刻给李茵当配角,她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不服气,原本她出场是要献唱两首歌曲的,她此刻匆匆的唱完一首歌之后就下台躲在幕后,后面那一首她也干脆取消不唱了。

    不唱也无所谓,晚会继续进行。在李茵倾倒众生的主持之后,晚宴开始正式进入部分,一名拍卖师走上前台,先表示了对前来参加拍卖会的贵宾们欢迎与感谢,然后简短的做了一个幽默的开场白,调动了会场的气氛,便正式开始慈善筹款拍卖。今天晚上拍卖的物品一共有三十多件,包括了一些珠宝商赞助的珠宝首饰、古玩、还有一些书法、艺术家的字迹名画等,起价有高有低,少的几千,多的三五十万也有,其中最贵的就是周大珠宝赞助的两件首饰,起价都在百万之上,据说是全球独一无二的设计。(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

    凌轩对拍卖的物品没兴趣,但是进来的时候,见诸女对着那两件首饰宣传单看着不放,他心里也就有了底。这两件首饰第一件是白金钻戒,钻戒上是一颗10克拉的浅蓝色钻石,戒指是1八k白金和数不清的钻石连成,周大珠宝向来以钻戒闻名世界,因此钻戒的做工就不必说了。从真正意义上说,这是真正的钻戒,因为戒指布满了钻石,光从照片上看已经是十分耀眼夺目了。另一件拍卖品是一个黄金镶边昆仑玉手镯,最令人称奇的是黄金镶边上竟然雕刻着一对龙凤呈现,其雕功简直就是登峰造极,难怪诸女看了都喜欢不已。

    “你们喜欢这两件首饰吗?看”凌轩把印有两件珍品照片的资料摆到苏楠、周雅卿的面前问道。

    苏楠抬头看着凌轩,微微笑了笑,然后摇了要头轻声道:“这东西虽然好看,但是不见得实用,装饰品而已,用得着这么奢侈吗?”

    周雅卿微笑的道:“楠姐,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修炼到了无欲则刚的地步了?”

    周雅轩倒是挺佩服的,道:“其实女人没有几个不爱首饰的,苏大律师能这样清心寡欲,实在难得。”

    苏楠微笑的道:“瞧你们说的,把我说成了清修的尼姑一样,我并不是没追求,只是……”说着,看了一下凌轩,也就不好意思说下去,但是凌轩比谁都明白她眼神之中的意思。[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凌轩笑着对周雅轩道:“看来周总是行家,那你说哪件好看?”

    周雅轩也不客气,依着凌轩看了一眼资料上的照片,道:“手镯好看,白白的真可爱。”

    另一边的周雅卿插嘴道:“当然是钻戒好啦,你看这钻石多漂亮啊~~!”

    周雅轩也不反驳,笑着“哦”了一声,其实她也不懂玉石的好坏,只是因为凌轩要她回答哪件好看,才凭着感觉说的,而她也知道这钻戒上的钻石很少见,但是她更喜欢这手镯,那种古典气派,优雅大方,隐约中带着几分贵族气质。

    在一次次的响槌后,前面拍卖的物品都顺利的找到了新主人,没有一件物品流拍,成交价最高的是一个古玩,清代乾隆年间的瓷器,起拍价三十二万元,竟然以八十六万拍出,高出起拍价近两倍的价格,最后拍卖师响槌的时候赢得会场一片掌声。买下这一古玩的是一家保险公司的老总,看得出他是一个古玩的爱好者。

    这时拍卖师润了润嗓子,高声道:“现在请出我们今晚最重要的两件珍品!”在众人的掌声中,几名保安模样的人员推将一辆推车推到台上,一名穿着礼服的清秀女子掀开盖在推车上的绸布,现出两个精致的木盒,那女子打开其中一个木盒,从木盒里拿出一个全水晶制造的盒子,然后侧托在胸前,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物品,正是资料照片中的钻戒,但比照片上要更加绚目,链坠上那颗浅蓝色巨钻折射出来的光芒,让在座的女士都屏住了呼吸。(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

    看来周雅轩说得对,没有女人不喜欢首饰,只是喜欢的程度不一样而已。

    就连刚才对首饰不屑的苏楠看得眼睛也为之一亮,眼睛直盯着那名女模特托着的水晶盒子,这倒不是她心存贪婪,女人一般见到如此珍贵的首饰,表情基本都差不多,但不一定非要得到才满意。就象女人逛街时会不停的在时装店里试穿、试戴,穿完这家去那家,就算不买也仍然兴致勃勃,不觉得累。

    拍卖师的表情明显比刚才兴奋了许多,声音也高亢了许多,指着模特手中的钻戒说道:“大家请看,这条就是今晚的主角之一,这条钻戒由周大珠宝聘请的法国设计大师罗比尼设计,由六名专业珠宝匠耗时半个月精心打造,全世界只有这一款,这里有周大珠宝的全球唯一认证书,极具收藏价值。这首饰竞拍的底价是一百一十八万元,每次竞价不得低于一万元。好……现在开始拍卖,有愿意出价的请举牌!”

    话音未落,坐在凌轩身后一排沙发上的一名男子立刻举牌道:“一百二十万……”

    拍卖师指着男子朗声道:“好的,现在这为先生出价到一百二十万,有更高的价钱吗?”

    “一百三十万……”很快就有人追加了十万竞价。

    拍卖师兴奋的叫道:“好,这位先生出价到了一百三十万,有更高的价钱吗?”

    价钱显然还没突破第一次举牌男子的心理价位,面不改色继续举牌道:“一百三十五万……”

    这次没等拍卖师说话,又有人紧接着举牌道:“一百五十万……”

    “一百六十万……”

    ……

    不一会钻戒的价格已经被抬到了两百五十万,报价的还是凌轩身后的男子。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这时候周雅卿在凌轩耳畔嘀咕的说道:“他是市商业银行的老总,叫陆辉,在场的很多老板都是他的客户……”

    拍卖师朗声道:“陆先生已经出到两百五十万,还有更高的出价吗?”

    现场几乎没有声响了,这个价格已经超过底价一倍,再说了做生意的人,能有几个不跟银行打交道的,谁也不愿意得罪一个银行老总,所以也就没有人再竞争了。

    就在拍卖师准备想倒数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道:“三百万……”

    拍卖师指着坐在第一排的王胜东,兴奋道:“好,王总出价三百万,还有哪位要出价吗?”

    “哇~~”全场一阵哗然,一来是王胜东的标价实在高得有点离谱,二来就是王胜东这么来不是摆明跟陆辉过意不去嘛。作为市的地产之王,王胜东的确有自己本钱,至少他的贷款都是从建行搞来了,自己手上也有几亿现金,根本不用看陆辉的眼色,自然也就不存在讨好商业银行老总的说法。

    这时轮到陆辉开始犹豫了,看来他的心理最高价位也就是三百万左右,不过犹豫了一会还是举起了牌道:“三百零五万……”

    王胜东又举牌道:“三百五十万……”居然两次加价都在五十万,一副志在必得的气势,相比之下,陆辉每次五万的加价未免太寒酸了,与商业银行老总的身份是一点不匹配。这也难怪,这市商业银行也不过是二十来家分店的一个地方银行,又怎么比得上光大富裕这样的地产大鳄。

    陆辉狠狠的把牌子甩到桌子上,白了王胜东一眼,也表示放弃了。会场里的人也觉得这钻戒肯定是被王胜东家买去了,轻声议论起来。

    拍卖师更加兴奋的喊道:“王总已经出到三百五十万,还有人出价吗,如果没有的话,这条钻戒就是属于王总的了……”凭他的经验,也觉得很可能就是这个价格成交了,伸手拿起木槌,准备开始报数。

    王胜东抱着怀中的情人得意的向后扫视一圈,似乎觉得这钻戒已经可以挂在自己情人的脖子上了。王胜东那情人就更不用说,乐得就像开了花一样灿烂,还真有点妩媚迷人。

    凌轩这时候轻轻的举牌道:“一千万~~”

    全场先是一阵安静,接着一片哗然,哪有人见过这样报价的,别人才出到三百五十万,他居然直接就报一千万,简直是开玩笑嘛,可是这报价的人被拍卖行安排在第一排,明显不是一般人,心想就算钱再多,也不是这样花的。

    周雅卿和卢广盛以为凌轩是故意和王胜东捣乱,想阻拦当然已经来不及,最紧张的是苏楠,急得在凌轩耳边道:“你……你干嘛……”

    凌轩微笑道:“慈善捐款啊,一个亿都捐了,还在乎这一千万吗?我告诉你,我就是看不惯王胜东那个人得志的样子,有本事他就出一千一百万……”

    苏楠和周雅卿心中又气又急,心想你这也太胡闹了,怎么可以为了这一点事情就把一千万扔出去呢?这花费也太离谱了,不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现场这么多人看着,这一千万报价出来,就不可能反悔了。

    一旁的周雅轩倒是很有兴趣的看着凌轩,其实她也是看不惯王胜东的做法,如果凌轩不竞价,她都考虑过要出手与王胜东一争高下,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凌轩出手就是一千万,这个价格实在太震撼,对于商人而言,理智永远要第一位,冲动是蠢人才会犯的错。但是话又说回来,怎么看凌轩都不会是那种蠢人,可是他为什么这么做呢?周雅轩想不到,可能凌轩说的是真心话吧,无非就是看不惯王胜东那一副丑恶的嘴脸。这一千万权当就是打在王胜东脸上的一个巴掌,教他以后怎么做人。

    拍卖师也在发呆,怔怔的看着凌轩,他做了这么久的拍卖师,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不是没卖过一千万的拍卖品,只是从来没人从三百五十万直接加到一千万的,心里想着:我是不是听错了?幻觉?今天我没喝酒啊……

    凌轩见大家都愣了,于是逗乐似的吆喝道:“嗨……拿木槌的,你东西还卖不卖啊?”

    会场里哄堂大笑,感觉凌轩象是在市场里买菜。不过话说回来,这商场有时候就跟菜市买菜没什么区别,如果说区别,只不过是这里的每一个人都用虚伪、贪婪、无耻粉刷过自己,而菜市场的人则简单和淳朴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