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四百七十七章丁婕·爱◎

第四百七十七章丁婕·爱◎

    第四百七十七章丁婕;爱◎

    “这回怎么办?”萌露舒服过后,不忘刚才被丁婕破门撞见的一幕。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

    凌轩一愣的道:“什么怎么办?”

    萌露道:“就是刚才你那个助理撞门进来什么都看见了。”

    凌轩呵呵的道:“这个好办,你在这里等我。我现在就去把她解决了。”

    “现在?!”萌露有点惊讶完的道。

    凌轩点点头,道:“对,就是现在。”说着头也不回就穿起衣服就出去了。

    路过前台,凌轩吩咐丁婕跟自己进办公室,等丁婕前脚进了董事长办公室,他后脚就把门给关上了。

    “凌总,你找我有事吗?”丁婕有点警惕的说道。

    凌轩低声的取笑她:“我的丁不骚了?变公主了?”

    “你……你说什么?”丁婕为之气结,脸色变得有点苍白的看着凌轩。

    凌轩依旧是一幅嬉笑的模样,道:“丁,你何必生气,其实我心里也是喜欢你的,只是一直担心你不愿意随我,所以才没有对你表示自己的爱慕。今天你偷听我夫妻的事情,证明你也是很在乎我,要不然就证明你是一个很风骚的人,有偷窥的倾向~~”

    丁婕狠狠的捏了一下凌轩的肩膀,气鼓鼓的说道:“你……你说谁骚?”

    凌轩乐呵呵的把她抱在怀中,道:“当然是你,你越是发骚,我越是喜欢。”

    “谁让你喜欢了~~”丁婕心里一百个喜欢,但是嘴里却故作高傲的说道。

    凌轩有点失望的放开她,道:“原来你真的不喜欢我啊,看来我是表错情了。”说着,摆出一副要离开的架势。

    “干嘛!你……你这么就想放弃了?”丁婕气鼓鼓着说道:“我……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追到这么女孩子的。[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这你就说错了,我一向都是很少追女孩子,都是她们倒贴上来的”凌轩说。

    “你这么说是怎么意思?”丁婕说:“让我倒贴给你吗……”

    凌轩道:“这样最好,要不然我只能对你强来~~”

    “你……你敢~~”丁婕更加生气了,可是心里却是一阵温馨的甜蜜。

    凌轩道:“好像没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的。”

    “少来了,你的每一个老婆都这么好,这么漂亮,你……你会看上我吗?”丁婕低头玩着凌轩的手指头,其实心里喜欢凌轩得不得了,低低的说道:“其实只要你偶而想想我就好了……我也不奢求太多……”

    “我会天天想你,只要在办公室看得见你~~所以,你的奢求完全可以实现。”凌轩一阵感动,将她的手拿住,顿时吻了她,发觉丁婕的脸颊在发烫。

    “你……你坏~~”

    “可是我真的喜欢你~~”凌轩抚着她的脸问。

    “你这么正式来……我有点害羞……”丁婕反而有点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我的荒唐你也见识了,你就让我对你任性一点吧,我会给你想要的全部的爱~~”凌轩端起她的下巴,温柔的吻上她热情的唇。

    丁婕张开嘴儿,和凌轩互相吸着,凌轩引动舌尖,沿着她的唇缘游动,丁婕觉得痒如蚁爬,便也用舌头来阻止他。于是两舌相遇,起先只尖端的部份很轻很轻的向对方试探,后来就有比较大的区域蠕动在一起,丁婕用牙齿去咬凌轩,凌轩又痛又舒服,发出“唔唔”的鼻音。丁婕放松牙龈,改用双唇抚慰凌轩被咬痛的地方,将他的舌头吮来舔去,凌轩舌尖仍然和她缠绵着,然後舌头慢慢收回,丁婕的香舌就逐渐被诱入凌轩的嘴中。

    凌轩使力的吸住丁婕,不断的吃进她的唾液,丁婕也努力将舌头往凌轩嘴里伸,在凌轩的上腔壁上搔着,凌轩受不了那要命的痒,连忙用舌板护住,依又往他舌底去搔,凌轩左支右拙,疲於奔命。(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

    嘴上的战争显然凌轩居然会劣势,看来这个丁婕是有备而来,凌轩当然不甘落败,只好另辟战局。

    丁婕坐在他右手边,凌轩放开丁婕的唇,让她斜倚到自己胸前,从后面揽住她,丁婕向右回头,两人的嘴又战上了。然后凌轩左手学国民党转进,渡向她胸前的两颗肉岛,右手学长征,摸在她的腿上往裙子里钻,目标是她的窑洞。至于裤子里愤怒的反对党,只能暂时坚持抗议立场,眼前还发挥不了作用。

    丁婕在凌轩怀里,胸前被他占领,凌轩的大手将她盈盈双峰揉搓不停,让她觉得有无比的安全感,她主动解开职业套装前襟的两颗纽扣,开门揖盗,凌轩就穿堂过户,顺着雪白隆起的肉馒头往顶端揣摩,很容易就躲进罩杯之中,将整颗玉峰高地据为己有。

    丁婕两地失守,斗志尽失,只盼望情人好好对待自己,凌轩放开她的嘴,亲吻她的鼻尖,然后顺着鼻梁一路舔舐,亲到她的两眉之间,丁婕真想干脆尖声大叫,可是喉头拥塞,只能发出不连续的咯咯声。

    凌轩知道她可怜,就停下来用脸颊和她相磨,她享受着凌轩白天刚长出来的短胡,叹气说:“你这样对我,我对你的爱会越陷越深,直到不可自拨……”

    凌轩不理她的恐吓,马上就找到她最容易紧张的那一点,轻轻的勾着,这顽皮运动的圆周怕不超过半公分,但已经足够让丁婕死去活来了,她在凌轩怀中难过的扭动,想抵抗那致命的快感。她怕自己真的叫出来,低头咬住凌轩的右上臂,又心疼凌轩吃痛,不久就放松开来,抬头向他索吻。《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

    凌轩闻到她迷人的香气,粉红的嘴唇在暗暗的抖动,舍不得让她失望,就也亲吻上去,重新昵在一起。

    丁婕猛喷,一时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还没迎接凌轩的大军进来便已经了一次。

    “停……停下来,凌总,我们到卧室去……”丁婕向他乞怜。

    “好宝贝,我都听你的~~”凌轩说着,把她抱到卧室的床上,好软的床,使她深深的陷下……

    丁婕真喜欢成为凌轩女人的那一瞬间的幸福感觉,好充实好美满,凌轩每撞一下,她的心也跟着慌一下,整个人好像漂浮在云端,有无比的舒服。凌轩越战越勇,丁婕的上半身都快被他干出床外了,他将丁婕拥住一翻,老鹰抓鸡般的把她抱回床中心,用手背架起她的腿弯,让丁婕高高挺起,凌轩也更加的痛快。看着丁婕性感又淫秽的样子,凌轩心里尽是满足,而丁婕则觉得好丢脸,展开双臂将凌轩的背膀紧紧的揽住,不肯让他再去看。

    他们肉搏的如此紧凑,都想让对方得到最美的体验,直到丁婕花心舒畅的涟漪扩散到全身,呜咽的颤抖,花眉蹙锁不散,跟着就了,至于最后几次,丁婕自己都记不清楚了。

    良久……

    凌轩抱住丁婕翻成侧卧,她缱绻在他怀里,喃喃地说着她的满足,俩人酣畅淋漓,彼此又亲吻爱抚了好一阵,才进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然后一同相拥入梦。

    警花宋家姐妹家里,凌轩把宋敏送回家的那一天。

    宋敏躺在床上,想着凌轩对自己做的“好事”,心里难免有些羞愧的感觉。她实在是累了,很想安逸的休息,可是下身却不给她安心的机会,不到几分钟,里面的溪流就要喷涌一次。(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她突觉下面又有泛滥的趋势,于是高声叫道:“蕾,再拿片卫生巾。”

    宋蕾听到姐姐的呼叫,急冲冲闯进屋,问道:“怎么了,姐,难道你又来了?”她在处理宋敏换下的湿衣,像那染血的内裤和丝袜自是可不要,可是宋敏那一套警裙是制服,每天都要穿,可不能随便丢掉。为了姐姐的工作需要,她正在费力处置上面的污血。

    “你以为我想它来啊,这完全是不受控制的~~”宋敏答应着,调整身子,要坐起来。

    宋蕾见姐姐要动身,当即制止的道:“姐,你躺着,我来。”她擦干手,拿过卫生纸和卫生巾,坐到床边。

    宋敏道:“蕾,把卫生巾拿过来。”她伸出手,指着宋蕾手中的卫生巾。

    宋蕾没有递上,反而道:“怎么了,姐,难道停了吗?”

    宋敏道:“没有,先拿过来,准备着。”她仍要宋蕾手中的卫生巾。

    宋蕾没有如她愿,道:“姐,不用准备,我帮你换。”

    宋敏心中一笑,今儿怎么了,方才一个男人,现在自个妹妹,都要帮换卫生巾。她道:“不用,我没事,我自己就可以了。”

    宋蕾不同意,道:“姐,你月经受寒,身子还很虚弱,如果处理不好,会留下后遗症的,你躺下,我来给你换。”她起身按下宋敏,使其平躺。宋敏别扭着回到被窝。

    宋蕾看宋敏还想说什么,道:“怎么了,姐,这不像是你的风格啊。居然你都肯让男人帮你换卫生巾,就不能让你亲妹妹帮你?这是什么道理?”

    宋敏心中大汗,这丫头把这理由都搬出来了,忙道:“说什么呢,臭丫头。”

    宋蕾嘻嘻一笑,道:“姐,我说的可是大实话。你看,你现在身上的,不就是男人给换的。噢,我想给你换,你倒不愿意。怎么,不舍得那男人亲手换上的东西!你不会是喜欢上那个大帅哥了吧~~不过话说回来,他长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帅~~”

    “胡扯~~~”宋敏气急而笑,道:“什么大实话,我那时晕过去了,就算我想拒绝人家的好心,也拒绝不了,你让我怎么着。好歹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我现在很好,自己换就行,不用麻烦你。”

    宋蕾嘴嘟嘟的道:“我们两姐妹,有什么麻不麻烦的~~我生病你照顾我,你生病当然是我照顾你了……”

    宋敏看宋蕾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无奈道:“好啦,好啦,听你的,听你的总行了吧。”她现在是被动的病人,只有任宝贝妹妹安排。

    宋蕾满意的坐回去,道:“这才对,我是护士,肯定比那男人换的好。”

    宋敏心中翻白眼道:“这和护士有什么关系,换卫生巾,那是每个女人必备的技能。”她看着胜利后沾沾自喜的宋蕾,道:“我妹妹当然是最好的,不用比也知道。”

    宋蕾自豪的道:“那是当然,我是你妹妹嘛!”她那口气似说有你这么出色姐姐,我做妹妹的能差哪里去!

    宋敏爱怜的看着她,道:“你怎么还长不大!”

    宋蕾撒娇道:“姐,有你在,我为什么要长大,你照顾好我不就行了。”

    宋敏道:“贫嘴,你在医院里也这样!”她当然品味的出,宋蕾在故意撒娇,博取姐姐对妹妹的爱。

    宋蕾道:“姐,医院里人家是护士,当然一切以病人优先。现在是家里,我是妹妹嘛!工作场合和家里是完全不一样的概念……”她是妹妹,就应该能向姐姐撒娇。

    宋敏道:“好,你是妹妹,你最大,都听你的。”

    宋蕾道:“就是,我在家里也兼职当回护士。”

    她嬉笑着,宋敏同样微笑回应。姐妹间最纯真的感情,容纳下一切。她们无时无刻不在体味,那种独有分,时刻温暖心田的感觉。她们拥有最美的爱,亲情。

    宋敏知道宋蕾医院的表现,那是她见过的,妹妹在医院的同事,交口称赞的。宋蕾在医院里文静贤淑,是公认的好姑娘。当然更是医院里面的一支花,堪称最美的护士之花。

    宋蕾工作细心温柔,对病人犹如圣洁的爱心天使。她自到武警医院工作,就独占院内评比的最佳护士。她无论护理技术,还是其他方面,都无可挑剔。她外面表现那么好,可是一回家,来到宋敏面前,就换成另一人,常常撒娇耍赖,简直就是一个调皮的妹。这是宋敏无法管得了的。其实也难怪,一个人在工作岗位上专业专职,尽心尽职,一丝不苟,如果回到家里还不能轻松一点的话,实在太压抑了。如果毅力差一点的人,真的会跨掉,毕竟人都不是铁打的。

    宋蕾同样了解姐姐宋敏,她在外面公安局,保持冰清玉洁,傲立于普通人中。她工作干练有为,在公安局那么多警员中,出类拔萃。她不论外面如何强势,回到家中,总是做好没有母亲的长女,应该做到的一切。她的温柔与勤奋是最好的安乐窝。宋蕾喜欢滚到里面,撒撒娇耍耍赖,做一做真正的妹。而宋蕾的撒娇正好又满足了宋敏母爱的天性,让她在家里获得一种少有的亲情和轻松,这是十分可贵的。

    宋蕾待宋敏点头,表示可以,开始行动。她此刻又化身成为白衣天使,温柔细心的为宋敏处理。

    两个人相处在一起,如果针尖对锋芒,自无法长久。宋敏的性格自养成大姐习性,总要照顾宋蕾完全。她在家中变成一个调皮的妹,或许让她们关系更加融洽。她们都喜欢这样。

    宋敏一直默默看宋蕾行动,那一刻仿佛她是妹妹,宋蕾是姐姐,她感到妹妹的确已经长大,她全身心工作的那一刻,真的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