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四百六十二章事在人为◎

第四百六十二章事在人为◎

    第四百六十二章事在人为◎

    完美人生第四百六十二章事在人为◎

    凌轩被黄睿婕问得有些茫然的点点头道:“漂亮。(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话才出口,凌轩也猛然醒了过来,面上立时像发烧般热了起来,很久没有这种害羞不自然的感觉了,特别是作为大色狼以来。

    按理说凌轩也不是没有见过漂亮女人的,怎么美色当前时还是很容易受到迷惑呢?凌轩心中不由暗自责怪起自己色心难改,为什么自己对于漂亮的女人这么缺乏免疫力?

    “凌,你平常不是这么害羞的,我还听说其实你有很多的情人……”仿佛是看穿了凌轩的心思般,黄睿婕嘴角荡漾着一丝颇堪玩味的笑容,还故意压低了声音向凌轩问道。

    凌轩暗自警醒,收摄心神正色道:“黄姐,想不到你这么会开玩笑,对了,我身体没什么大碍了,我看还是回去吧。”

    黄睿婕带着点失望的眼神瞟风了凌轩一眼,也正色回答道:“医院的检查报告还没出来,还是等等吧,留下什么后遗症就不好了。怎么说你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你总不能让我心里留下愧疚吧。”

    凌轩道:“其实我每次有事进医院,都是没事出来,都习惯了。”

    黄睿婕道:“那也不行,必须乖乖的躺着。有没有病,医生说的才算。”

    凌轩摇摇头,道:“原来你不止对付贪官污吏有一手,对付起我来也是手段不赖~~”

    “我对付你可没有什么手段~~”黄睿婕说道:“至于那些贪官,是死有余辜。是天理不容,法制不容,国家不容。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那些贪官明知道是死,也会贪得无厌的收受别人的钱财,真是死不足惜。”

    凌轩深有同感的说道:“这世界上没有谁会不爱钱,但是中国有句古话说的好,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如果是通过不正当的手段甚至是通过坑害别人的利益来敛财的话,那就是铤而走险陷入疯狂了。我也曾经贫穷过,也艳羡过别人的阔绰,但是我从未因为自己的囊中羞涩而心理不平衡,除了对那些不劳而获的贪官外。”

    黄睿婕点点头,道:“我想你的想法跟很多老百姓的一样,他们都痛恨贪官污吏,之所以如此的痛恨那些贪官污吏,是因为这些畜生贪污挥霍的正是千千万万普通百姓用辛勤汗水换来的劳动果实,而这正是让人所不能容忍的地方。”

    凌轩道:“我曾经在上看到过一些资料,内容是有关大陆最近几年携款外逃的贪官的情况,我不知道这份资料的真实性有多高,但即便这里面的内容只有百分之十是可信的,那它所揭露出来的问题也是让人触目惊心的。但是痛恨归痛恨,我们这些无名老百姓除了愤怒还能做什么?指望政府未免太荒唐了,现实一点就是希望你们检察院能清廉一点,抓一个是一个,如果连你们都掉了,那这个社会真的没得救了,想想都让人郁闷。不过你一个人的力量会不会太过薄弱了……”

    “你在想什么?”看黄睿婕很久都没有说话,凌轩有些好奇的问道,也将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的黄睿婕惊醒。

    摇摇头将脑海中的不快暂时抛开,黄睿婕淡淡的道:“哦,没想什么。(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你说得对,一个人的力量实在太薄弱了,有时候感觉真累。我想等这个案子结束了,我真的可以放一个长假,好好的享受一下生活才对。”

    “黄姐,你能这样想最好。”凌轩有点感慨的说道。

    黄睿婕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感慨的道:“人生不如意事者十有,想不开也得想得开才行。这些天我一直在想,到底是什么东西腐蚀了我们党员干部的灵魂,使得如今的官场是成风,屡禁不止,甚至是越禁越泛滥?如果仅仅从贪欲来找原因,显然并不完全能够说明问题。不仅如此,我同样也想不明白,为什么那些本该是造福一方的父母官对于上司脸色的关注程度会远远超过了对于自己下属百姓生活疾苦的关心?”

    “黄姐,你是真想不明白吗?我看你是不愿意面对现实吧?”针对黄睿婕的疑惑,凌轩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在中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之下,这种局面的出现可以说是一种必然。缺乏监督和制约的绝对权力必然导致绝对的,而党政不分的政治体制又使得政府官员的权利和义务不清,这种情况下你怎么能指望那些官员都具有很高的觉悟去自觉履行自己应当承担的义务呢?想想当初中纪委书记吴官正最近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要善待群众,大姐你不觉得非常可笑吗?如果为官一方的干部连善待自己管辖下的百姓都做不到,那他还能算是一个合格的官员吗?可是现在中国的官员连这最最基本的一点都需要上头来特别强调,这难道不是是非常悲哀的事情吗?想想贵州发生的十万民众围攻县城公安局,你就可以知道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对现在这些官员心里有多恨!!说什么是黑社会煽动无知百姓做的蠢事?老百姓就那么容易煽动?你煽动十万人给我看看?中国老百姓最胆和怕事了,他们都是富即安,能忍则忍,如果不是被逼到绝境,他们是不会站出来说不的。《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中国那一个朝代的农民起义不是被逼出来的?”

    “凌,你这话是不是有点过于偏激?我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中央已经意识到了这样的情况,已经在做改变了。”黄睿婕对于凌轩的观点似乎并不完全认同。

    凌轩摇摇头感慨的说道:“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我不知道你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呢,还是自己在骗自己不愿面对现实。”

    黄睿婕有些迷惑的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轩道:“今天十万老百姓敢围攻县城公安局,只怕下一次就有百万民众围hh。我想自己不是愤青,也不是危言耸听。我只是说一些不愿意看到的事情,毕竟我也是中国人,我希望自己的祖国强大。”

    黄睿婕道:“现在国家也在加强法制建设,国家还是很有希望的。”

    凌轩摇摇头,说道:“你还是不明白中国现行体质下的最大弊端。你以为现在我们国家是法制了?这样说吧,立国以来,宪法的权威一直都受到挑战。根据宪法来说,地方各级人民政府才是地方各级国家权力机关的执行机关;如果从宪法的立法原意来看,毫无疑问,市长应该是权力的第一把手,那我问你,那市委书记又算哪棵葱呢?可为什么在中国每一个城市,市委书记凭什么是第一把手?党主席比国家主席大,从毛时代到邓时代一直如此……”

    黄睿婕默然了,凌轩想到这个时候她也多少有点明白自己所说的意思了。{纯文字更新超快1八001001八看书说}凌轩想不光是她,也许几乎每一个中国人都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甚至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了,没有人会愿意去想这里面是不是存在着不合理的东西。

    “凌,你的意思我懂。但是这不能成为贪官层出不穷的理由吧。其实哪个社会没有贪官……”黄睿婕沉吟良久的道。

    “是,贪官每一个地方都有。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官员贪污被抓,首先是开除党职,然后根据功劳,酌情减轻判刑,甚至不判刑的比比皆是。”凌轩继续说道:“为什么会这样?其实老百姓已经恨贪官已经恨到骨子里,恨不得将他们全部抓起来。但是你有没有想过,这些官员的权力并不是通过国家法律所规定的权力机关(人民代表大会)所赋予的,这也就是说除了党内有限的监督机制之外,他的行为是完全不受监督和制约的,当然他们也就几乎不必承担责任。想当年北京遭受肆虐的事情来说吧,时任北京市市长的孟学农被就地免职,可当时的市委书记到现在却依然稳如泰山,还是我们奥委会的主席呢。按照道理来说,你市委书记比市长权力大,那么你承担的责任也就更大,难道说当年通报新闻发布会上要对新闻媒体公布的内容市委书记会不知道?如果他作为第一把手的都不知道,那就是失职。如果知道了还要坚持发布的话,那欺骗老百姓的除了孟学农,应该还有北京市委书记。无论如何,他在哪个位置上都不可能脱得了干系。但是时期你看见哪个市委书记被免职了吗?都是市长免职的多吧。黄姐,你给我说说,是谁给了这些书记们几乎不受监督制约的绝对权力,又是谁给了他们可以不必承担责任的免死金牌?”

    黄睿婕无言以对,她当然无法回答了,也许该说她是不愿意回答,因为连地球人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只不过她就是无法说出口罢了。沉默了良久,她才抬头望向凌轩道:“凌,那依你这么说的话,那国家岂不是没有希望了?”

    “希望当然是有的,但必须做出变革。”凌轩起身走到窗户跟前,眺望着天边的朵朵白云,叹声道:“要从根本上改变现状,必须从制度上着手。有人说这都是一党制惹的祸,其实我却认为关键并不在于是一党制还是多党制,最关键的还是在于任何时候都不能把一党的意志凌驾于政府和人民的意志之上。如果做不到这点,你就是再谈什么几个代表,什么党内监督条例,以及什么廉洁从政若干准则,那都是扯淡。你知道宪法的第二条内容是什么吗?”

    黄睿婕想了一下,道:“如果我记得不错,应该是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

    凌轩点点头,道:“不错,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如果我们国家什么时候能真正做到这一点,我相信国家还是很有希望的。”

    “凌,你的想法还真大胆。”黄睿婕起身走到了凌轩的身边,苦笑着对凌轩道:“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个问题上你看得比我更深远、更透彻,也让我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感。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我加入纪委的时候,想法其实非常的单纯,那就是我每抓住一个贪官的时候,这世界上的贪官就少了一个。但是今天听了你这席话,我突然有些怀疑自己这些年来辛辛苦苦的工作是否真的有意义?”

    “意义当然是有的,只是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而已。”凌轩回过头看了一眼黄睿婕的秀丽的面容,轻声道:“正是有了你们这些人,那些贪官才不敢明目张胆的胡作非为,也让那些想的官员在伸出罪恶的猪手之前会再三的思量,这怎么能说没有意义呢?只不过如果想仅仅通过加大反腐的力度就能根除,而并不打算从根子上解决问题,那根除也就必然是水中花、镜中月了。”

    “呵呵,你说的也对。”黄睿婕淡淡的一笑道:“不过,这跟我当初加入纪委的信念还是存在不的差距,看来我也该好好反思一下自己这些年来的工作了。说真的,今天跟你的这席谈话,还真是让凌轩感受颇深。之前我就从严局他们的口中听说你常有些愤世嫉俗的言论,今天我算是见识到了,不过我却并不觉得你这是愤世嫉俗,相反我却觉得你有点像是个洞悉世情的智者。”

    “智者?黄姐你也太抬举我了吧?我可不是东方慧。”凌轩苦笑着道:“我不过是个只能偶尔发发牢骚的草民而已,根本无力去改变或影响什么,也就只能偶尔发发牢骚发泄发泄情绪罢了。”

    偏过头深深看了凌轩一眼,黄睿婕叹了口气道:“凌,你太悲观了,虽然我们每个人的能量都非常的弱,但这并不能成为我们置身事外的借口,你应该更积极一些。”

    太悲观了?或许她说得对,事在人为,也许这世上真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