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二百七十一章送佛到西

第二百七十一章送佛到西

    凌轩入定醒来,睁开眼睛,一看表已经1:40了,忙起身穿衣、梳洗,打扮整齐来到客厅,悄悄打开右面的卧室门探头看了一眼,见李萱正睡得香甜,不忍心叫他,又轻轻关上门,转身出去想到楼下给李萱买点吃的做午餐。[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在前往菜市的途中,凌轩的心中有些茫然,信步来到大街上,顺着大街无目的地向前走去。

    工作以来,凌轩感觉自己都很少信步的走在大街上,以前是骑摩托车,现在是轿车,所以很少徒步去菜市场逛过。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一张张陌生而漠然的脸,心里只感觉一阵阵的寒冷。或许工作的缘故,除了认识一些工作的同事和大学同学,自己很少有朋友。街上人再多,自己始终是个局外之人,置身于众多人群之中,凌轩突然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寂寞和孤独。

    就这样心神恍惚师地走了有半个时的时间,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看看周围的环境才知道自己居然步行到了江边的江堤上,贯穿市的江水还是宽阔,悠远江水流清澈异常,尽管有生活污水排入江中,但是还是难得地保持了清洁。

    走到江堤的一颗大榕树下,哪里是一些老年人聚集活动的场所,其实这个江堤是一个江滨公园,里面有很多的公共设施,有健身的,也有娱乐和休闲的。每天都有数百人多至上千人在这里休闲,打棋牌的,下棋的,跳舞唱歌的,还有耍太极练剑的……

    冬日的阳光里,这里显得好不热闹!凌轩很有感触,如果自己跟诸女都老了,是不是也会象这些老人这样享受着?

    想到年老色衰,有心无力……凌轩心里就感到一丝寒意,没有什么比衰老和死亡更让人感到无奈的了。纵使你有天大的本事,有再多的财富,也买不回你逝去的青春,还有那一段激情!!

    人生得意须经欢,人不风流枉少年啊!!

    凌轩想着,耳边忽然听到一阵悦耳的歌声,“……人活到几岁算短,失恋只有更短,归家需要几里路谁能预算,忘掉我跟你恩怨,樱花开了几转,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谁都只得那双手,拥抱亦难为你拥抱,要拥有必先懂得失去怎接受,曾沿着雪路浪游,为何为好事泪流……”歌声圆润清脆香甜。[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歌词引起了凌轩的共鸣,心中激荡,就想去看看歌者,所以快步向歌声传出的地方行去。

    歌声是从江滨公园近人行道那边传出的,凌轩疾步来到人行道处,只见歌者是一位穿着普通而长相清秀靓丽的女孩,大约六七岁的样子,巧玲珑的身上挂着一把吉他,身前地上放着一张大白纸,上面写着字,旁边还有一个纸箱,身边围了一圈人,时不时的有人向纸箱内扔钱。

    凌轩不禁分开人群挤上前去,低头看向白纸,只见上面写道:“卖艺救母。”下面介绍了她的家境,自少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现在母亲有患病,家里没有收入,所以卖艺救母,颇有点古代烈女的味道。只见纸箱上多是一元几毛,在这个乞丐横行,甚至乞丐比抢劫还恐怖的时代,人们的心也被磨得坚硬,不会轻易相信所谓的乞丐。就算给,也是很少的一块两块,这个姑娘如此清秀,看起来不像是那种伪装乞丐骗同情骗钱的人。所以微观捐助的人不少,尽管钱不多,但都是一片心。

    凌轩看着那显得既孤单又无奈而充满感激的漂亮女孩,眼睛不知不觉间蒙上了一层雾气,那种无助的感觉比歌声更加引起他的共鸣,尽管自己没有困难过,但是面对女孩的无奈和无助,他却有着深深的理解。

    摸出钱包,身上带的现钱不多,只有五百多块,除了留点散钱买菜,他把那五百元钱,轻轻地扔在了纸箱上。

    这时那漂亮女孩正好唱完一首歌,看见凌轩扔在纸箱内的五百元大钞,纤弱的娇躯深深的弯下,冲凌轩鞠了一躬,道:“谢谢这位大哥!”声音稚嫩而娇甜。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

    凌轩冲她淡然一笑,笑容里有理解,也有怜惜,正要说话。忽然,耳边传来一嬉皮笑脸、赖歪歪的声音,“哇!这妞挺靓啊!喂,漂亮妞,跟大爷去吃香的喝辣的去吧,在这卖唱不是太浪费资源了吗?”

    回头只见五六个身宽体胖、敞胸露怀、满脸横肉的大汉,气势汹汹地强行分开人群闯了进来,为首的身穿黑色绸衫、裂着怀、满脸的色相,凑到那漂亮姑娘的跟前,其他几人对围观人群是横眉瞪目、骂骂咧咧的。

    那漂亮姑娘浑身颤抖,无助地看着围观的人群,眼里露出强烈的求助意思,看着周围的人群因为害怕这些地痞流氓而仓惶簇逃,逐渐转为深深的绝望。

    尽管我们的社会不缺乏同情弱者的善良人们,但是更多的是自保和不愿意惹是非的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想法的大有人在。没有人想惹事上身,所以尽管大家对社会想象深恶痛绝,可是真正能挺身而出的,却是寥寥无几。凌轩前段时间在上看到站上有有图片,三个抢劫的汉子当街将一个少女按倒地上抢劫,少女拼命呼喊救命,可是路过数十人,没一个人上前帮忙和挺身而出,就连报警的人都没有,眼睁睁的看着匪徒抢劫少女扬长而去。这图片在上流传,同时也在友当中引起巨大的争议,甚至那个拍照的人都遭受严重的攻击。有友就很直接的批评道:“你有空拍照,把图片发出来让人愤慨,但是你当时又做了什么?难道你的职责是拍照吗?难道你就不应该挺身而出?路过你是正义的,应该放下相机冲上去狠狠的揍匪徒,而不是拍照出来炫耀……”

    我们的社会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人们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私和冷漠?当我们的财富越来越多,我们的道德和正义就越来越远,看看都市阳台每间房子窗户上的防盗,你就知道现代人何等的缺少安全感。

    凌轩对如今的社会现象感觉心中一阵悸疼,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神色变得有些狰狞,他可不是只懂当看客的人。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他奋身上前,极快的几个动作,闪到姑娘的身前,挡开抓向姑娘胸前的狼爪,厉声喝道:“你们想干什么?”

    漂亮姑娘如弱水者抓到救命的物件,紧紧抓住凌轩的衣衫,颤抖不止地藏在他的身后。感觉到她心中的恐惧,凌轩安慰道:“姑娘,你放心。有我在,没事的。”

    “妈的,嗑瓜子嗑出个臭虫来,你算那棵葱,敢来挡大爷的好事!给我打!”为首的大汉见凌轩从一旁冲出来坏了他的好事,恼羞成怒,命令手下围攻凌轩。

    这些人如狼似虎般扑向凌轩,凌轩一手把那姑娘夹在腋下,身形盘旋而起,一拳两脚相继打出,再落地时,那些地痞流氓躺了一地。

    那大汉看见自己四个手下都躺下了,当即从口袋掏出一把锋利的瑞士军刀,在手上摇晃一下示威的道:“子,老子今天非要把你废了。”

    “砰!!”

    凌轩根本没让他非法,伸手就是一个勾拳,将那个混蛋的脸蛋砸成了撕巴烂,鼻血横飞而出,整鼻梁都断了,痛苦倒地不已。凌轩见那混蛋倒在地上,心里还不解恨,上前狠踩了他的大腿一脚。

    “咔嚓~~”一声,不用说那人的腿铁定废了,这辈子休想作恶。

    围观的百姓对这伙地痞早就恨之入骨,这时见凌轩教训他们,不由高呼叫好。

    凌轩不想惹事,更不想招惹警察,反正自己出手这么重,估计这帮混蛋以后一段时间不能为虎作伥了。当即夹着那漂亮姑娘疾步离开,免得这个姑娘被这些混蛋认出。

    夹着那漂亮姑娘,凌轩转过了几条街才停下,放下姑娘,温声道:“没事了。”

    姑娘惊魂甫定,忽然想起自己好不容易挣得钱没来得及拿,没有那些钱自己母亲的病怎么办?虽然那些钱也远远不够治病的医药费,但有总胜于无啊!想回去拿,可是又不敢,急得姑娘在原地直打磨磨。{纯文字更新超快1八001001八看书说}

    凌轩非常奇怪,姑娘刚逃出狼口,应该感到高兴啊,怎么一幅焦急的样子?问道:“你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我……我的钱没拿!”姑娘怯弱的声音,眼睛微红,快急出眼泪来了。

    凌轩非常同情她,温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宋雨馨。”

    “你母亲住在那家医院?”

    “市二医院。”

    “走,带我去看看,我有办法解决你母亲的医药费。”凌轩对姑娘产生了莫名的感情,心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自己在股市赚了不少钱,路过能帮人一把,也算是一件好事。于是想彻底解决她的困难。

    来到市二医院,宋雨馨把凌轩领到二楼的一个病房,只见里面挤满了病床,一股药味和汗味混杂的难闻气味扑鼻而来,两人挤过站着坐着的病人家属或探视者,来到里面的一张病床。

    ,提供最新手打版说阅读

    床上躺着一位面黄憔悴的中年妇人,看样子不到四十岁,容貌还不算难堪,只是病多时了,所以显得憔悴。那妇人看见宋雨馨进来,脸上露出疼爱、怜惜、无奈非常复杂的表情,看见她身后的凌轩一愣。

    宋雨馨指着凌轩对那中年妇人介绍道:“妈,他是我刚认识的大哥哥凌轩,他说要来看看你。”

    凌轩见那中年妇人露出狐疑,忙道:“阿姨,你好。我是宋雨馨的课任老师,听雨馨说了家里的情况,所以来看看你。”

    凌轩是生怕妇人怀疑和担心,所以才撒谎的说自己是宋雨馨的老师,毕竟老师的身份在人们心中还是很崇高和受人尊敬的。

    宋雨馨没有想到凌轩会这样说,神色一惊,正想说什么,自己的母亲切微微的笑了一下。

    “原来是凌老师,谢谢你来看我。都是我的病拖累了这孩子!”中年妇人放了心,眼里露出疼爱,眼睛已经颇为湿润的感慨道。

    “妈,你别说了。”宋雨馨眼睛有些湿润。

    凌轩见她母女可怜,忙问道:“阿姨,你的病确诊了吗,是什么病?”

    “初步诊断是宫颈癌。”中年妇人有些低沉地说道。

    “阿姨请放心治疗,学校知道你的情况,已经组织师生捐献,医药费的问题我们来解决。”凌轩道,见那中年妇人要推脱的样子,接道:“雨馨,你在这陪你妈,我现在就去先给你们交医药费。”说完不等她们说话,转身又挤了出去。

    母女俩人互视了一眼,母亲突然沉着脸的问道:“雨馨,你不上学已经两年了,这……这凌老师是哪里来的?”

    “妈~~”宋雨馨一阵委屈,只能把今天的遭遇说了出来。

    中年妇人听了女儿的倾诉,心里一阵感叹,同时满脸的惊讶,一时沉默无言。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忽见病房进来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医生,只见他一脸的兴奋。这病房中有见过这个医生的,忙起来跟医生打招呼,“李院长来了。”

    这个人居然是市二医院的院长。这院长进来后,冲打招呼的人点了下头,然后有些失态地喊道:“哪位是宋雨馨同学?”语气中有着兴奋和惊奇的味道。

    宋雨馨怯生生站了起来,道:“我就是。”

    “啊,太好了。这位是你母亲吧?!”宋雨馨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李院长也挤进人群,来到宋雨馨的身边细细打量着她,还是一脸的兴奋。

    见宋雨馨点头,冲门外已经跟进来的医生护士吩咐道:“你们快点进来,马上把这位宋同学的母亲送到特护病房。”

    一阵忙乱,也没征求宋雨馨父女俩的意见,就把宋雨馨的母亲扶出门外,而且是院长亲自扶着一只手的,在病房人群的一片惊愕中,离开了这间杂乱拥挤的病房。

    宋雨馨的母亲从巨大的震撼中清醒过来,问道:“李院长这是什么意思?”

    “啊!这是根据凌先生的意思,他让我们医院给你准备最好的病房、最好的护理、最好的治疗!”口气非常尊崇那位凌先生。

    父女俩都非常惊愕,互相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表示不认识这叫院长亲自出马的大人物凌先生,母亲迟疑道:“李院长,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们不认识你说的凌先生。”

    李院长闻言看着宋雨馨,问道:“你不叫宋雨馨?”

    宋雨馨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羞道:“我是叫宋雨馨。”

    “那就对了!哦?!怨我,没说详细,那位凌先生叫凌轩。”院长又恢复了热情。

    “是凌大哥!”宋雨馨惊喜道。

    李院长见大家都对上了号,非常高兴,对身边的医生护士吩咐道:“我们医院一直都是以病人为本,你们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加强护理,医生护士轮流二十四时监护,明白吗?”

    那些医生护士从来没看见过院长这么紧张过一位病人,心里都在猜测那位凌先生到底是什么大人物?

    同样惊讶的还有宋雨馨和她母亲,尽管她们知道是凌轩帮忙,可是她们也不知道凌轩如何来这么大的本事,既然连医院的院长都请了过来?难道他是市的权贵人物不成?

    其实凌轩没有什么本事,就是钱多,另外就是盛气凌人。常人如果救治只能去找专科主任医生,但是凌轩直接找了院长,先是给院长一点恭维,然后又给了一点好处院长,当然还打了三十万的预付款进了医院。

    医院打开大门做生意,而且救人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有好处又有赞美,做院长的自然是高兴不已,亲自出马为宋雨馨的母亲转病房,还亲自过问了病情。下面的护士和医生不知道怎么回事,见院长对病人这么客气,以为这病人来头不,自然又客气又礼貌,当宋雨馨的母亲当成了王母一样伺候着……

    医院大门朝南开,没钱莫进来。有钱能使鬼推磨,一点不假。

    友情提醒:抵制不良作品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