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二百五十二章小别胜新婚

第二百五十二章小别胜新婚

    凌轩正想着跟诸女好好的耍一轮花枪,他口袋里的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纯文字更新超快1八001001八看书说}

    “谁这么讨厌}”凌轩心理骂了一句,打开一看,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原来电话是陶菲菲打来的。

    “好老公,你在哪里呢。我好想你,这么久,也不见你来看我,又不给我电话。是不是把我忘记了l“天地良心,我林可没有忘记你l你现在哪里宁”

    ”凌轩刚才心理想骂的话早不知道忘到那个天涯海角去了,嘻嘻的笑道:“我也想你啊,菲菲陶菲菲嘻嘻地笑道:“你是不是要来见我”

    凌轩心想既然警方己经把保护取消,也就说以后跟菲菲见面再也不会有什么不方便了。如果菲菲还不知道何承伟死,那她一定还以为自己被保护着,如果能突然出现在她的跟前,相信这是给她的最大惊喜,当即微笑的道:“你说,你在哪里”

    r菲菲说道:“你真的要来见我吗”

    凌轩说:“我做梦都在想……”

    陶菲菲乐呵呵的道:“那我就在老地方等你}凌轩嘟嚷道:“我马上到。

    r菲菲在电话那头笑嘻嘻的道:“老公,你快点来。你要不来,我今天就不走了,等你三天三夜,不吃不喝,饿死在街头!

    凌轩颇为感动,轻声问:“菲菲,你怎么了,这么激动”

    陶菲菲顿了顿,才幽怨地说道:“谁叫你不来看我的,知道吗,我想你快丢魂了。

    凌轩听得好不是滋味,深感对不住她,被警察监控这么久,除了那一次见面之外,两人过的完全是隔绝的生活,心理不由的产生愧疚,凌轩动情的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到。{纯文字更新超快1八001001八看书说}”挂断电话,冲下楼开门就要往跟陶菲菲约会的老地方玫瑰酒店去。

    “啊一一”门一打开,凌轩整个人就傻眼了,只见到陶菲菲俨然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手机。走廊上的桔红的光洒在她身,她分外动人。一条黑色长裙,把她包裹得身材丰满有致,恰到好处;娇美的面孔在光影中,仍是那么高贵,雅致,还有几分傲气。只是因为有点激动,看见凌轩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颤抖。

    凌轩没有给陶菲菲惊喜,相反是对方给了自己一个莫大的惊喜,这如何让他不感动菲菲看见凌轩急匆匆的样子,微笑的道:“老公,你对我真好,电话挂断不到十秒就赶出来见我,本想惩罚一下你的,现在看起来不必了。

    原来陶菲菲一接到何承伟死亡的梢息,当即不顾苏楠的阻拦,打车飞奔赶来跟情人相聚,她一早恨不得投在凌轩的怀里撒娇。

    “菲菲一一!!”凌轩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前就是给陶菲菲一个深情而激动的拥抱。

    “你一一你要把我憋死啊!!气都喘不过来了一一”陶菲菲一阵兴奋,又一阵埋怨的说道。

    凌轩把陶菲菲抱进家里,兴奋的道:“菲菲,你怎么一个人就跑过来了宁”

    陶菲菲被凌轩抱着气喘吁吁的道:“严峰跟我说何承伟死了,危险己经解除,我就赶来了。[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凌轩道:“我也是刚刚收到梢息,我还破骂了严峰一顿,他怎么能这样儿戏的看特我的人身安全,特别是你。

    菲菲不以为然的道:“老公,这样不是更好吗你看,以后我们可以自由自在的一起,也没有人去干预,多美好一一”

    凌轩神秘的一笑,道:“菲菲,刚才你说要给我惩罚,是如何惩罚个”

    陶菲菲道:“我在门口想,如果你三分钟还不出门,以后我都不会见你l“菲菲,你真狠心,这样不是要了我的命吗个”凌轩故作苦瓜脸的说道。

    菲菲装作不看见的道:“你会吗看看家里养了多少美女一一”

    凌轩兴奋的拉住菲菲的双手,道:“我给你介绍一下其她的老婆,以后大家是一家人,你就是她们的大姐大,不过话说前头,你可不能欺负她们一一”

    “菲菲姐,你好l”唐纤纤第一个给陶菲菲点头示好的问侯:“我是唐纤纤。

    “你好11”陶菲菲拉住唐纤纤的轻轻的拍着,如同姐妹一样温馨。诸女见状,于是纷纷上前跟陶菲菲打招呼。

    一圈下来,诸女和陶菲菲也算认识了,虽然陶菲菲鼓励凌轩找女人,可是也没有想到凌轩居然找了这么多,而且一个个貌若天仙。也不说陶非菲如何大度,主要是凌轩的强悍并不是她反对就可以的,而且对方有十一个美女,陶非菲深知凌轩不可能因为自己而放弃眼前的十一个美人。(1八001001八看书免费说)如果自己硬要逞强,自己最终可能就是一无所有。既然要跟十一美女同侍一夫已成事实,与其为这个事情生气,还不如豁达的接受,跟她们打成一片,或许这样日子才能过得宽心。

    菲菲心理想通了,她并不在乎跟这么多美女共同分享凌轩,而是担心凌轩如何满足这么多如狼似虎的美女,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啊l不过她的担心很快就得到答案。

    “老公,带我去看看新房11”陶菲菲依偎在凌轩的怀里撒娇的说道。

    诸女自然明白是怎么回事,纷纷示意各自做自己的事情,结果凌轩和陶菲菲一进房间,立刻狂吻起来。凌轩伸出舌头,陶菲菲含进嘴里,使劲地吸允着,陶菲菲比他还热情呢,象一头凶猛的豹子,要把凌轩压倒。

    凌轩微笑得意的道:“好宝贝,你是不是想我想疯了l“知道就好11”陶菲菲满面绊红,双眸如水,又一次扑向凌轩缠绵。

    一阵激吻。菲菲似乎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满脸春情荡漾,向凌轩媚笑着,只见她两手一拎裙子,问道:“老公,你猜我今天穿什么色的裤视q”

    凌轩一愣,想不到菲菲如此妩媚发浪,盯着她下边,笑吟吟的道:“黄色的个”

    陶菲菲一脸妩媚的摇头。

    “红的个”

    陶菲菲微笑的又摇头。

    “总不成是绿的吧个

    菲菲i道:“你才是绿的呢。[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

    凌轩想了想,忽然笑道:“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光着的。

    陶菲菲瞪他一眼,嘲笑道:“看你也猜不出来。还是自己看吧。”说着,将裙摆上拎。

    凌轩沿着粉嫩的大腿,目光上移,到达目标时,他笑了,说道:“你明明没穿嘛。

    r菲菲强调:“再细看看。

    凌轩仔细观察,不错,是穿了的。不过是肉色的,又近于透明,若不细心,真以为没穿呢。

    凌轩瞧着那一处神秘幽谷,春光迷人,忍不住的伸手去摸。陶菲菲就势凑上来,双臂勾他的脖子,又将巧的香舌吐出来。凌轩也配合着,伸舌贴上;二舌激再战斗,不时有声音发出。

    凌轩那只手,在菲菲的丘上,发挥着手上的各种动作。不一会儿,陶菲菲便冒出暖滑的泉水来,凌轩的另一手也来助威,在她的后背,屁股上尽享艳福。

    凌轩的进攻,令陶菲菲冲动起来,她的呼吸急促了,她的娇躯不能再安于平静了,象浪涛上的船,不时地颠簸着。

    春光无限,那挤压己久的激情瞬间爆发的时候,产生的能量只怕无人可明氏挡。

    1八00100

    不一会儿,凌轩又把手挪到她的高峰上,在高峰上肆意挑逗着,各种动作轮番出击。时而揉搓,象在和面;时而压迫,将其压扁;时而握住,一下下捏着;时而夹着峰顶的玛瑙,温柔地提拉;时而用拇指,频频地拨动,使其以最决速度,挺立起来。

    菲菲受不了了,眼神浮荡,鼻子哼出令人血脉责张的音乐来。r菲菲蓦地推开他,央求道:“老公,我要……我要……你……”那娇媚的脸孔,以及v声v气的声音,凌轩只觉骨头都软了。

    凌轩抱起菲菲放到温柔的床上,撩起她裙子,剥掉裤视。自已脱掉裤子,跪在地毯上,把着,向前顶去。都不用手帮忙,两人下身同时一挺,一阵禁制己久的激情喷发而出,如同火山岩浆撞击。

    r菲菲完全不顾矜持的大叫道:“老公,好棒

    在淫声浪语下,凌轩运足力气,每一下都沉着有力,每一下都顶到陶菲菲最敏感的花心上,顶得陶菲菲快活无比,自已也觉得爽不可r菲菲的两片红唇,紧包着凌轩,不时有浪水滔滔。

    凌轩开足马力,闪电般地冲击着。在无声地徜下,很快就把两人的都弄湿了,并流到床上,甚至滑落滴在地上。

    在凌轩的动作下,除了陶菲菲的,还杂有别的声音呢。

    “啪、啪、啪……扑滋扑滋……”这一切构成原始的交响乐,一对男女尽情享受着的快乐,忘掉人间的一切苦恼。

    别胜新婚,一点不假。

    凌轩一鼓作气把菲菲推向,当那最美妙的一刻来临时,菲菲伸出双臂,紧搂凌轩的脖子,嘴里大叫道:“美死我了……亲爱的……你真好……你真好……”之后,陶菲菲完全瘫软无力的躺在了床上,眯着美目,嘴唇动着,象在回味着。

    “我不行了一一”陶菲菲眯着眼睛的呻吟道,凌轩却还不满足,伸手抓弄着她丰r迷人的身体。

    凌轩看着她的浪样,非常得意。坏笑着说:“宝贝儿,你都爽了,我还没好呢。

    r菲菲用媚眼横一下他,道:“找其她姐妹去一一”

    凌轩却坐了起来上,将她两腿叉开,说道:“不行,我就要你。”陶菲菲的身上很白,是正宗的雪肤。

    凌轩伸手在她身上溜达着。菲菲身上光滑如瓷,又那么完美,连一个痣都没有。凌轩对那对微的玉峰,爱不释手,那么大,那么挺,那么有弹性,两粒玛瑙兴奋地夹起,比樱桃还可爱。凌轩开心地在她玉峰上做文章,又见她的脏沟闪着诱人的光泽,抓着她肥美的屁股,感受着那里的肉感,又溜进脏沟,顿时性起,挺身又进陶菲菲的菊门l“啊一一”r菲菲一阵惨呼!娇i的骂道:“老公……你……杀了呢。

    来,最新说下载

    凌轩才不管她,把菲菲修理到完全服帖听话为止。如果不是唐纤纤在门外见到菲菲不堪重负,纠集十一美女进房支援,r菲菲恐泊都要给凌轩的欢喜弄得七孔开花,脱虚精亡都可能。

    唐纤纤十一女进来之后,战况激烈程度可想而知,凌轩如鱼得水,神龙腾池,八时激战,从下午六点道凌晨四点,结果十二女在凌轩强烈的炮火轰击下集体“阵亡”,这让十二女更加坚定团结一心“对付”凌轩的决心。

    凌轩得意的大胜而归,自己在厨房找了一些吃的补充了一点能量之后,为了不受诸女“痛苦”呻吟的打扰,一个人回书房入定练功去这样幸福的生活,夫复何求!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