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一百六十三章情动深处谁人知

第一百六十三章情动深处谁人知

    凌轩在vi病房里书写了方案文稿,不久宁慧芬就从家里打来电话,说家私城的人把床铺送来了。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凌轩吩咐唐纤纤先回去处理,自己则去前台办理退院手续。

    看着这两天一直在医院陪伴自己的湛琴琴和唐诗赢,凌轩不由的道:“二位,现在我出院了,你们的任务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唐诗赢和湛琴琴一愣,湛琴琴道:“没有上级的吩咐,我们的工作就要继续。”

    凌轩惊恐的道:敢“你们不会要到我家里常住吧,那已经很挤了。”

    唐诗赢道:“我给严队打一个电话。”说着,便在一旁的走廊逼拨通了电话。

    凌轩看着湛琴琴道:“如果你要到我家里住,我是举双手赞成。”

    湛琴琴娇啐,心里并不回答。

    过不久唐诗赢回来,道:“严队说我们还是要有人跟随到你家常住,另外的人可以暂时居住在严队家里。”

    湛琴琴微微的道:“那我在凌大哥家常住好了。”

    唐诗赢也没有反对,道:“既然如此,我们大家去准备一下。这持久的拉据战还不知道要维持多久呢?”

    凌轩点点头,道:“既然如此,琴琴你就回宿舍拿衣服把,我回家给你找一个床位。”

    湛琴琴道:“我看只有宁姐的房间可以住得下人了。”

    凌轩呵呵的道:“我想也是。”

    回到家中,家私公司的床已经运到,而且全部安装完毕,四张大床在房间里并排一起,显得格外的宽大,铺上统一的垫被、枕头。整个并凑起来的大床足足可以容纳十人以上一起同眠,就是没有那么大的蚊帐将床罩住。《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

    原来凌轩睡的大床没有地方摆放,唐纤纤正要将它拆掉。凌轩道:“把宁姐房间的床拆了,把这张大床搬进去,琴琴要过来住。”

    唐纤纤惊讶的道:“琴琴也要加入我们了?”

    凌轩道:“琴琴是以警察的身份来保护我们的,总得给她找个住地的地方吧。”

    唐纤纤神秘一笑的道:“如此一来,琴琴就是想逃出你这个色狼的手掌也难了。”

    凌轩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凌轩虽然不是正人君子,为人却是坦荡荡,不会强来的。”

    唐纤纤不服气的翘嘴道:“哼,那你对我呢?”

    手打说,提供最新文字版说阅读

    凌轩一把抱住她,嘻嘻的道:“总会有另外的嘛!况且当时对你也不是很了解,加之你美丽动人,我就免不得了动了色心,结果就浪子野心……”

    “是色狼野心吧!!”唐纤纤依偎在他的怀里,娇嗔的道。

    凌轩点头哈腰的应声道:“对,色狼野心。不过对此我一点也没有后悔,如果当初我没那样做,可能现在我才真的后悔了。”

    唐纤纤娇妮的道:“我真的有你说的那样好?”

    凌轩道:“如果你都不算好,我还真不知道这个世上有那个女人是好的了。”

    “嗯~~!”唐纤纤娇妮的依偎在凌轩的怀中,无比幸福。

    凌轩抱着唐纤纤站在窗前看着外边的天。已经接近元旦,天气一天天的冷了起来。[看说上1八看书1八00100]尽管市地处南方,几乎没有大雪飞扬,但是在北风的狂扫之下,天还是灰蒙蒙的,虽只有一层薄薄的云,但是已经看不见太阳。

    社区周围种植的园林景观树木还是一派绿油油,紫荆花甚至还在绽放,如同情人张开双臂,迎接北风的狂烈,宛如娇嫩的少女迎接粗犷的男子。

    落花伴随枯叶一起飘零于地上,北风席卷了一切尘世的污浊与混沌,大地一片清新,皎洁,也带来了一些生命的喜悦与从容。

    “先生,过来喝点汤吧。”宁慧芬亲切地叫着。

    唐纤纤微微挣开凌轩的怀抱,道:“我去整理一下房间,免得琴琴来的时候不习惯。”

    宁慧芬急道:“纤纤,还是我来吧。”

    手打说,提供最新文字版说阅读

    唐纤纤道:“不用,你侍侯先生就可以。”

    “你给我喝些什么汤啊?宁姐。”凌轩回头坐在餐桌前。

    宁慧芬身上披着深红棉织外套,头发如瀑般披散着,正在桌子上摆好碗筷。宁慧芬微笑的道:“就是你给的偏方啊。”

    凌轩微笑的道:“现在才下午,这么早就吃,会不会消化不良啊!!”

    宁慧芬道:“刚才妈打来电话,亲自吩咐的,最好让你一天喝三次。”

    凌轩嘻嘻的道:“那我可真是金枪不倒了。”

    宁慧芬大羞,微微的道:“先生,这也是为你好。”

    凌轩道:“宁姐,你煮点面条给我吃吧。我肚子有点饿了!”

    宁慧芬欣喜的道:“好啊,我这去煮。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

    没过多久,宁慧芬就弄了半锅的面条端上来。

    凌轩用鼻子闻者面条汤的飘香,赞叹的道:“宁姐,这面条是我今生所能吃到的最美味的面条了!”

    宁慧芬心里一甜,道:“胡说,外边面店做的比我弄的好吃多了。”

    凌轩摇摇头,道:“非也,非也。你用猪头骨炖汤,浓汤煮面,将猪头骨剔下的肉块切成段,醮着酱油,蒜泥,这面条吃起来,简直就是回味无穷。再说了,在外边面馆是无论如何都体会不到这种家庭乐趣的。”

    宁慧芬道:“先生,你真会说话……”

    凌轩一口吃着,一边赞叹的道:“这面吃到肚里,暖在心里。”

    宁慧芬兴趣盎然的看着凌轩狼吞虎咽的样子,微笑的道:“先生,你慢点吃。还多着呢,再说一会儿还要吃晚餐,你现在可不能把肚皮撑破了。”

    凌轩微笑的道:“一会儿打包一些给晓婷送出,让她也尝尝你的手艺。另外叫纤纤也出来吃。”

    “老公,你就吃吧,我还不饿。”唐纤纤在房间内听到凌轩的话,不由微笑的道。

    凌轩道:“纤纤,你不多吃一点,一会儿哪里来力气陪我睡觉啊。”

    “说胡话呢你,睡觉哪里还要用力气的?”唐纤纤在房间微笑的道。

    凌轩得意的道:“没有力气,你如何老树盘根,还有鱼跃龙门……”

    “净胡说,羞死人了……”唐纤纤在房间羞涩不已的啐道,想起自己与凌轩在床上的如漆似胶,心中不由一荡。

    “纤纤不吃,那宁姐就陪我把这面条吃完好了。1八看书(1八00100)免费说”凌轩说着,亲切的摸了摸宁慧芬滑腻的手。

    宁慧芬娇羞的坐下,凌轩亲自给她夹面条。宁慧芬羞涩的道:“先生,我自己来好了。”

    “不行,我要喂你。”凌轩说着,一边喂她,一边伸出左手顺着她的腿儿,然后定格在她的大腿内侧,挑了几下。

    宁慧芬经过这些日子凌轩的不断开发,变得敏感不已,此刻被凌轩一弄,全身一阵颤抖。杏眼儿斜睨,秋波流转,几欲滴出水来。

    “先生,吃面……”宁慧芬却羞涩的声音动听至极,就像林鸟的啁啾,婉转流动,凌轩仿佛又听到了潺潺的流水声。

    凌轩突然在宁慧芬的大腿上轻轻掐了一下,淫淫的笑道:“可我更喜欢吃你!”

    宁慧芬的娇靥霎时就像藏在萼中欲绽的深红,谁说红颜易老?微醉的宁慧芬不是最好的反证么?三十四岁的宁慧芬宛如二十岁的少女一样动人,却更加的风情万种。

    “一会儿琴琴过来撞见不好,还是等晚上吧。”宁慧芬说着就要起身,凌轩知道她的下身肯定流淌着淋漓的,春色满面的神情顾盼动人,凌轩看得的心中一荡。

    “不要……”凌轩在宁慧芬面前,总是喜欢有意无意的耍一下孩子脾气,这让宁慧芬天生的母性得到泛滥。

    “你生气了?先生……我,我,对不起。”宁慧芬见凌轩不高兴,心翼翼地看着凌轩,攥着凌轩的手,她的手冰凉冰凉的,“先生,如果……如果你现在真的想要我,我给你就是了,但是你别生气了,好吗?”

    她的吴侬软语在这样的冬天里无异于一道暖流,凌轩有些感动,回攥着她的手把她拥在怀里,他甚至听到了血液在胸膛里撞击的声音。

    凌轩的喉咙显得干涸,轻轻地抚摸她,亲着她鬓边的乌发,不由的升腾,粗气的道:“好宁姐,我要操你……”

    “在这儿?――”宁慧芬低低地问,显得无比的娇羞。

    “当然了……你把脚张开一点,宁姐,你这里好温暖……”

    就在餐桌前,宁慧芬的裤子被凌轩脱了半截,搭在她的腿弯,丰满肥硕的屁股裸裎在空气里。她粗粗地喘着气,或许是因为紧张和寒冷的缘故,她有些颤抖,“先生,你快些进来,我……羞人……”她的顺从蕴藏着无边的温柔,此时的她就像是凌轩的妻子一般。

    回答她的是凌轩强有力的进入。

    她稍稍叫了一声,面颊上焕发出魅人的神采,双眼也放射出亢奋的光芒。是凌轩让她彻底抛开了女人的贞节和妇德,抛弃尊严和魂魄,和自己的女儿一起服侍在凌轩一的胯下。欲念就像一条险峻的钢丝,让她在人性和间越挣扎却捆得越紧。

    凌轩有时候都不敢相信,自己会拥有此次大的魅力,甚至可以说是超乎常人的魔力,能使每一个女子在自己面前蜕变成稚龄纯情屈从于爱欲的少女。难道说,冥冥之中真有一种力量,操纵着行经凌轩人生海洋的航船?凌轩不停地问着苍穹,可苍穹无语,凌轩把一串串的疑问化成尖锐的刀,刺向这个哀怜呻吟的女子身上。

    每经过一次欲的燃烧,凌轩就感到体内的灵魂在裂变,黑色的恶魔就像在凌轩体内植入了癌细胞。

    凌轩想早晚有一天,自己会病入膏肓,万劫不复。但是纵使万劫不复,他也无怨无悔,甚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叫我老公,快叫……”

    宁慧芬正四肢颤抖地承接着凌轩一次又一次重重的撞击,大厅里的空气渐渐起来。宁慧芬的面庞如梳如洗,眼角飘浮着兴奋的泪花,他们激烈的声被凝固成一道火烫的气流汇集在她的低低沉沉的丘壑。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纤纤也没有刻意出来打扰,或者是今天早上的狂潮已经让她有点不堪重负,又或者是她想保留力气留给更加的夜晚。凌轩和宁慧芬一直在餐厅里激战着,或许是一直保持着一种站姿,宁慧芬三次狂潮之后,凌轩也感受到了一些的疲惫,双腿渐渐发麻,耐不住火烫的燃烧升腾,终于在宁慧芬的身体里一倾如注,浓稠的精水像一汪碧泉,又像大树的根隐没在这一片丘壑的深处。

    宁慧芬闪着泪花的眼,蜷缩在凌轩的怀中,无言中透着温存,温婉,温顺……

    “先生,我这辈子遇上了你。就是死,也无憾了……”宁慧芬春情荡漾的脸上,居然蹙蹙的柳叶眉时时舒展不开,像大观园里的林黛玉。

    凌轩怎么也想不到山沟沟乡村里出来的宁慧芬,居然会说出这样文绉绉的话语来,而且这样的坦然。

    凌轩抚摸着她丰满的玉峰,微微的道:“我不许你这样说,如果你要死,也是让到欲仙欲死,因为我爱你,爱到发狂……”

    宁慧芬一怔,没有羞涩,没有娇妮,转首注视着凌轩,哭了。

    友情提醒:抵制不良作品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