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八十章女人的性与壮阳术

第八十章女人的性与壮阳术

    吃了一顿香艳的早餐,凌轩回自己房间上浏览一下书籍,在q上跟柳晓婷、凌晓秋在线上聊一下,因为都忙,就只是打了问候,又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

    昨晚跟母亲通了电话,知道老爸暴富之后,他工作的心态显得有点疲软了,按照自己老妈说的,就算没工作,回家开个美容院或者吧的都能混一辈子。

    其实上班奋斗真是挺累人的,但是凌轩不是那种依赖父母的人,他喜欢过自己方式的生活,喜欢花自己赚的钱。可能是手中有粮,心里不慌的原因,一个上午,他都没能进入工作的状态。

    玩游戏腻了,特名别是《g海滩》,再怎么玩,也比不上真实的宁慧芬母女更让人心动。

    在上,凌轩看到一段有趣的评论,《如何征服你心中的女神人》评论上说,人其实是一种动物,准确的说是哺乳动物,当然有的人说自己是高级动物,这也无可厚非。其实人总要满足自己的动物本性后才谈得上更高的追求,吃不饱时他会用一块黄金换一个馒头,这才是人。有的蠢人觉得用金钱、地位、虚荣可以换得女人的真心,其实是错误的,决不会长久。所以世界上真的被女人制服的男人还多些。最后的结论是,男人对女人的下手点应该是针对她们的真正弱点既动物性上。

    因为是在论坛之上,所以,凌轩就发了一个回帖,问:“那女人的动物性又体现在哪里?是温饱、还是性?”

    过了不久,立即有人跟帖回答:“温饱是必须,但是性是根本。你看一下周围的动物,它们没有思想,更不会谈情说爱,可是它们却能很好的繁衍后代,为什么。因为这是它们与生俱来的本能,也就是动物性。同类物种的动物常常有打架发生,其真正原因无非就是两点,第一是争夺食物,第二就是争夺性伴侣;所以,动物性就体现在了食和性之上。女人也是一样。”

    “但是人毕竟不同于动物,人有思想。在性与感情之间,女人会更侧重那一点?”凌轩又追问的道。

    “这个问题可以追溯到远古时期,而现代就著名的争论就是帕拉图式的精神之恋和弗洛伊德的**观。从唯物主义世界观来看,二者都是片面的,关键是你个人如何看待问题。从我的角度,我感觉两个人首先是认识,有一定的基础感情,然后才能发展到性。这是基本,否则在不认识的情况下就发生性,这等于是犯罪或者**。有了感情的性行为,才能叫**。”

    “二者并重?那在一夫一妻的社会制度下,男人就没有发展其他对象的可能吗?”有个读者冒出来加入评论的道。

    “我这里只讨论对女人的征服,不讨论你们包二奶,个女人的问题。”楼主显得很严肃的回复。

    凌轩会心一笑,回帖问道:“楼主的意思是不是说,要以一定的感情为基本导火线,从而达到性的目的,而日后能不能征服这个女人,完全取决于男人对女人性的满足程度!”

    “完全正确,子你实在太有才了。为什么现代社会有那么多红杏出墙和外遇,说白了就是很大部分男人在性方面不能满足自己的女人。所以,征服女人的首要条件就是征服她的动物性,也就是先能提供给她富足的吃住,而后就是满足她的性要求。看看现在的女孩都乐意当二奶,你就明白有吃有住又满足她的性是多么的正确和重要。”

    “完全赞同。”凌轩回复四个字之后,联想到宁慧芬母女的情况,简直就是无比的正确。现在的问题是,当自己要猎取下一个目标,比如肖菱、覃妮妍、柳晓婷、叶凤她们的时候,自己会不会有本钱完全的满足她们……

    性满足,才是最根本之道啊。

    凌轩想着,于是搜索了一下壮阳术,结果乱七八糟的伟哥要跳出一大箩筐。结果发现里面记载最多的就是导引术,也就是练气功壮阳吧,本来凌轩都不相信这一套,可是实在是无聊,而且加之非常需要金刚不倒,所以就耐心的看了一下。

    根据记载,早在两千多年以前的《素问血气形志篇》就说有:“经络不通,病生于不仁,治之以按摩醪药”。其中记载了侧身搓肾式、浸浴搓肾式、按腹式、尿道功法――摩擦鼠蹊式、摩擦强肝法、按压强肝法、摩腹运丹法、揉摩通腹、点振神阙、捏提肚皮、叠掌运丹一大堆的方法。说什么男人若能按上法经常锻炼,必能增强交合的持续力,则不但夫妻鱼水之欢,丈夫更能常保精壮,而百战百胜。凌轩都一一复制记录下来,里面甚至不少的**技巧,对于凌轩来说,简直就是至宝。

    直到快要到中午十二点,跟宁慧芬母女道声别之后,还在徐玲玲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凌轩才穿好衣服离开。

    凌轩赶到人才市场门口的时候,肖菱刚刚出来。因为肖菱下午要赶着回人才市场上班,所以他们就近原则到了一家环境相对优雅的西餐厅用餐。

    “凌大哥,我们不应该破费的。”肖菱把自己当成凌轩的女人,自然也会替他心疼每一分钱来,特别是想着凌轩还有工作的情况下,更应该节约的用。

    凌轩道:“不贵啊,两个人都花不到四十元。”

    肖菱颇有点埋怨的道:“还不贵,都差不多顶得上我一天的工资了。何况你现在又没有工作,还是省一点的好。”

    凌轩道:“我是怕在快餐店用餐,被太多的人认出,那我们一点自由空间都没有了。就是想说一些悄悄话都不行。”

    “我们有什么悄悄话……”肖菱娇嗔的白了他一眼。

    凌轩嘻嘻的道:“就是昨晚在你床上还没有说完那些。”

    “羞死人了!”肖菱啐声的道,想起昨夜自己全身**的被对方抱着,不由的产生一股股心潮荡漾,脸颊上顿时红霞绯云起来。

    凌轩很喜欢女人在自己怀中娇妮打俏,因此他抱着肖菱就是一阵抓狂,弄得她倒在他怀里嘻嘻哈哈的。二人一边吃一边不时的**,温馨而浪漫。

    这顿饭吃了四十多分钟,凌轩送肖菱回去上班,他在门口一直目送她进了人才市场,才开车离去。

    “喂,覃吗?”凌轩拿起手机,想着回家也闷,下午四点还要去她那边,现在差不多两点了,索性提前过去算了。于是便给覃妮妍打了一个电话。

    “凌大哥?!”覃妮妍声音有点迷糊的道。

    凌轩道:“覃,你是不是在睡午觉啊?”

    覃妮妍微微的道:“对啊,早上忙了一个上午,累了就睡了一下。”

    凌轩一愣,道:“家里的东西不是都弄好了吗?还有什么忙的?”

    覃妮妍道:“昨晚晚上我把衣服从包里拿出来才发现我们少买了一个衣柜,今早我去超市买菜就顺便买了一个简单的布衣柜。可是弄了半天,没有装上。”

    “呵呵,原来是这样,我刚刚去了人才市场。没什么事情,这样吧,我现在过去替你把衣柜装上好了。”凌轩本来就打算先过去,正好做个顺水人情。

    “好啊!”覃妮妍显得兴奋的道:“那你吃午餐了没有,要不要我给你弄一份?”

    凌轩道:“不用了,我已经吃过快餐了。我这就过去,一会儿见吧。”

    ,提供最新版阅读

    “那我就在家里等你。”

    没等覃妮妍把话说完,凌轩的摩托车已经开往在江南区的路上,赶到江南花苑。

    凌轩按门铃的时候,覃妮妍在浴室里应了一声,便匆匆的赶了出来。

    门打开,凌轩顿时眼前一阵惊艳的感觉。覃妮妍一身深红色的吊带低胸薄纱半透明的睡衣裙,现出深深的乳沟和雪白的酥胸,而正好突出她的乳凸臀现,两条**性感逼人,两条粉嫩的玉臂白晃晃的诱人,加上肌肤白皙动人,给人就是全身美艳撩人那种感觉。

    “凌大哥,你这么快就到了!快进来。”覃妮妍说着,把凌轩邀了进来,把门关上,自己便又匆匆的跑进了浴室,一边洗漱一边的道:“对不起啊,我刚刚还在睡梦中,你等一下我换了衣服就来。”

    凌轩这才从刚才的惊艳中回过神来,道:“覃,你的衣架放在哪里,我来替你安装啊。”

    “哦!衣架啊,就在房间里。”覃妮妍在一边换着衣服,一边的道。

    凌轩听到她嗦嗦的换衣服声,想起自己曾经偷窥宁慧芬换衣服的场景,想到覃妮妍肯定跟她不一样,那种醉人的香艳,应该是别有一般风味吧。

    这时候,他又想起早上论坛那个大虾说的,征服女人,就必须征服她的动物性。此法如果用在此时的覃妮妍身上,再也合适不过了。

    凌轩想着,胯下的巨龙就像晨勃一样的挺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