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七十八章老家报喜,母女香艳又3

第七十八章老家报喜,母女香艳又3

    晚上十点的时候,凌轩从肖菱的屋子出来,赶回自己的家中。

    “先生,刚才你妈打电话来,让你打电话回去给她。”宁慧芬看见凌轩回来,喜迎笑脸的说道。或许是她刚刚洗澡完的缘故,脸蛋显得红扑扑的,特别的娇嫩。

    凌轩仔细的打量了宁慧芬,因为她今天做了光子嫰肤的原故,肌肤变得更加的细腻白暂。她的身体也起了些变化,下巴尖起来,恢复成以前年轻姑娘的容貌。身体的变化不大,但腰细了些,或许是凌轩滋润的原因,她的臀部和**比以前还要丰满。因为每天洗澡,宁慧芬的身体渐渐有了现代化妆品的香味,女人的风韵更加不用说,凌轩是越来越喜欢她了。

    凌轩看着她的时东候,总是觉得很兴奋,说白了就是很有**的冲动。恨不得抱起她就是一阵狂亲和缠绵……

    “她有说什么吗?”凌轩走向家里座机,问了宁慧芬一句。

    宁慧芬摇摇头,道:“没有,就问了一句我是谁?”

    凌轩道:“那你怎么回答?”

    宁慧芬羞涩的道:“我说是先生的保姆,然后她就把电话挂了。”

    凌轩拿起电话,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喂,妈。”

    “死子,这么久都不给我电话,去哪里了?”凌轩的母亲覃志红拿起电话劈头就骂了一句。

    凌轩一阵打哈哈,道:“妈,你找不到我,不会打我手机吗?”对于自己母亲一星期不少于一次的电话骚扰,他一早习以为常。

    “臭子,你就不能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吗?”覃志红气愤的教训儿子道。

    凌轩嘻嘻的道:“妈,你每次都定时打电话来,还用得着我打电话回去?再说了,没电话就是平安。我一切都挺好的,用不着打电话。”

    覃志红道:“你请保姆了?”

    凌轩嘻嘻的道:“你不是一直埋怨我不会照顾自己生活起居,生物钟凌乱吗?我也是遵照你的意思,请了保姆照顾我的生活。”

    覃志红关心的道:“儿子,现在的骗子很多,你最好多留一个心眼,别让手脚不干净的人把家里的东西都搬走了。”

    凌轩微笑的道:“妈,你就放心好了。宁姐很好的,她是来市投亲戚不成,流浪到我们家门口,最后我收留了她……改天你上来看了,一定会喜欢和放心的。”他一边给母亲解释,一边对厨房里煮糖水的宁慧芬看着。

    宁慧芬听到凌轩跟母亲说到自己,眼神也不时的看向凌轩,当四目相对的时候,她又不好意思的低垂下头来,特别是听到凌轩在电话里不断的称赞自己的时候,心里美滋滋的。

    “原来是乞丐啊!儿子你这个人,就是心地太好了,我就是怕你被人家利用了。”覃志红仍不免的担心道。

    凌轩道:“妈,你连自己的儿子还相信不过吗?我可是你的杰作,有我这样的儿子,你应该自豪才是。”

    覃志红道:“儿子,今天周末,去哪里玩了?”

    凌轩道:“我没有啊,就是陪同事出去喝了点酒。”

    “那有没有女孩子?”覃志红突然感兴趣的问道、

    凌轩无奈的摇摇头,自从三年前跟女友分手之后,覃志红就开始操心起凌轩的另一半来。自从回老家养老的两年多来,覃志红基本上每周一个电话,除了生活和工作的一些事情之外,都是催凌轩抓紧时间找新女朋友的。整天说一个人在老家闷,让凌轩找老婆生孩子,趁早给她生一个孙子。

    “妈,你又来了!!”凌轩面对母亲的多管闲事,忍不住的埋怨道。

    “儿子,昨天我又找瞎子算命先生算过了,他说你今年就会碰到你生命中最适合你的另一半,而且还会有桃花运,不过关键还得看你能不能抓住机会,所以你今年对遇到的女孩子一定要殷勤一点,嘴巴放甜一点,手脚麻利一点,多献殷勤,千万别错过机会。你也老大不了,你的同学都当爹了,你还连女朋友都没有……”覃志红有开始长篇大论的讲起她的大道理。

    凌轩道:“妈。今年还有几个月,现在都十一月了。我今年的桃花运也该没了,你别尽听那些江湖骗子胡扯。”

    覃志红急道:“所以才叫你抓紧时间啊,瞎子算得很准的。时候给你算的,有那样不准?就连当年你失恋和不当老师都算出来……”

    “妈,你又来了!!”凌轩严正的“抗议”母亲封建迷信的毒害。

    覃志红耐心的劝慰道:“儿子,如果你实在忙着没时间找对象,不如抽空回一趟老家。你爸开的诊所里招了三个新护士,都挺漂亮的,而且都是大专毕业的。我和你爸都商量过了,她们都可以发展成对象,你回来看那一个合适的,妈就替你作主……”

    凌轩听到母亲的叽叽喳喳,反问的道:“妈,别光着说我,你和爸都好吧!”

    覃志红一听,更加有劲的道:“你爸就不说了,一天到晚只记得那些病人,哪里还想得起我这个老婆。”

    凌轩呵呵的道:“医者父母心啊,老爸这么忙,那不是赚翻天了?”

    “儿子,你还真别说,我很久没有去银行查账,前几天一查,吓我一大跳啊。”覃志红神秘的低声道。

    凌轩一听,道:“难道老爸真的发了?”

    覃志红道:“何止,银行账户上,居然有两百多万……”

    “啊?!”凌轩也惊讶的叫了一声,两百多万,那不等于每月尽收入十万?!一个镇里的诊所每月十万利润,这也是很吓人的。相当于每天三千的营业利润,按照感冒打点滴一个五十块来收费,一天就是六十个人来打点滴啊。这比得上大医院看感冒的人数了……

    “我们镇上也就两三万人,妈,老爸的诊所也太夸张了吧?”凌轩有点不敢置信的道。

    覃志红道:“儿子,你是不知道,现在我们这里成了开发热土,除了火力发电厂,还有钢铁厂、冶炼厂、造纸厂,就是外地来的民工就是上万人……你爸是医科大主任医生,大家都相信他的医德。每天都是人满为患。要不怎么我说他眼里只有病人,没有我了呢!”

    生意红火当然是好事,但是想起纤盈被砸门时间。凌轩颇为担心,道:“妈,老爸生意这样红火,那其他诊所的人不眼红啊?会不会得罪或招惹别人啊!”

    “儿子,你还真灵光,前两天的确有那么一个人来闹。后来被警察带走,一审问才知道是丘医生派来捣乱的。那天警察要去抓丘医生,你老爸说要息事宁人、和气生财,警察才没有抓他。”覃志红把事情简单的说,凌轩听得心里却是扑通扑通的跳,道“老妈,你们可要心一点,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覃志红道:“这事情你老爸一直没让我跟你说,就是怕你担心。不过你放心好了,现在你爸可是大红人,派出所所长、镇长、书记他们都是你老爸的病人,有他们照着,安全着呢。再说了,你爸刚刚招了两个保安,现在诊所可安全了。”

    凌轩听了稍稍的安心的道:“这样我倒是安心一些,前些日子你不是说诊所要搬迁吗?事情进展得如何了?”

    覃志红道:“已经定了,就是派出所旁边,原来邮政局那栋楼,原来的邮政局已经搬迁到新城那边。”

    凌轩一听,道:“这么大的一块地,那要多少钱啊?”

    覃志红道:“不多,二十多万,六百多平方米。划算吧,因为地是国家的,刚才也跟你说了,现在你爸是大红人,所以他说要找这么一块地做诊所,人家镇党委书记就把这块地留给你老爸了。”

    凌轩道:“这单位的地怎么又变成政府的了?”

    覃志红微笑的道:“邮政局搬迁到新城,政府给了他们原来三倍的土地,原来的那块当然要归还人民政府。本来说是拍卖的,起步价都要十五万,但是考虑到做诊所有利人民,所以政府就以二十五万加十万的价格给了我们。如果不是要拿钱买房子,我还真不知道银行账户上有这么多钱,你老爸更加不知道。”

    凌轩一听,迷糊的道:“这二十五万为什么还要加十万呢?”

    覃志红道:“这邮政局本身就是三层楼的结构,每层近六百平方米,难道这个楼你不要给人家钱啊!你爸看过房子了,决定把一楼大厅做成门诊,除了两个专家门诊房间、一个配药房,一个消毒仪器房,一个护士休息间,还可以做十个病房,剩下的三百平方米就做接待大厅。装修起来比镇上的卫生所还气派!你爸说了,二楼留空,准备引进一些仪器。儿子,你不是做美容策划的吗?现在镇里挺多女人喜欢美容的,我和你老爸说了,如果你将来娶媳妇了,回家来开一间美容院,就在诊所的二楼,一定生意红火。”

    凌轩听到母亲给自己的生涯做了规划,当即有些苦笑不得,道:“妈,我老婆还不一定喜欢做美容呢?你就别操心了。”

    覃志红道:“你们不开美容院,我就拿来当健身房或者幼儿园的,现在老人棋排乐也是很多人玩的。”

    文字版,尽在

    凌轩道:“那三楼你们打算拿来干嘛啊?”

    覃志红道:“还能干嘛,住人啊。一共八个房间,三个大厅,儿子,你是不知道,我跟你爸看了那重新装修的设计图,就像酒店一样漂亮。你讨了老婆回来,一定不愿意回城里住。”

    凌轩道:“如果你们搬去诊所三楼住,那家里的别墅谁住啊?”

    覃志红道:“你老爸说要把它卖了,我不肯。留着,将来给我儿子或者孙子住,地皮房子在那里,一辈子都不会贬值,怕什么!买掉了多可惜,再说了,现在房地产的价格都在涨,我们这里迁来这么多的人口,肯定也会涨的。”

    凌轩嘻嘻的道:“吗,我们家不成了当地的地主老财了?你干脆炒地皮算了。”

    覃志红道:“这点钱就地主老财了?你都不知道,我们这里那些放高利贷和做生意的,那些不是千万身价,别墅都七八层高。儿子,你是没回来所以不知道啊。我可偷偷告诉你,凡是那些有钱的过来看病,我都让你老爸收他们十倍以上的价钱,反正他们也不在乎这点钱……”

    凌轩惊讶的道:“那……万一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覃志红微笑的道:“儿子,你真是笨啊。我们给他们的药不一样,当然价钱就不一样。就像你搞美容,使用不一样的品牌,价钱肯定也不一样,这是一个道理。那些人为了摆阔气,往往自己要求用好的药,我们也是顺水人情。收他们的贵,收老百姓的便宜,所以你老爸才这么得人心,财源滚滚!”

    凌轩听到老妈的生意经,不由的感叹自己赚钱还不家里老人,于是又问道:“老妈,最近你买彩票有没有中奖啊?”

    最新版,尽在

    其实买彩票是凌轩老爸的喜好,在医院上班闲着无事就拿那些彩票数字走势图进行研究,每期都购买一百几十块的,特别是福利彩票的7选7是最爱,因为奖池往往累计高达数千万,所以最能吸引人购买。自从退休开诊所之后,他还是非常喜欢买,但是因为忙,就没有时间研究,覃志红只能帮他看,帮他买。这时间一久了,覃志红自己就迷上彩票这玩儿,反正退休在家有时间,没事就研究,而老伴有空就提意见做参考。覃志红手气不错,每期都能中一些奖,最多一期还中了五千多,破了老伴三千多块的最高记录,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的迷上了彩票。

    “唉,儿子你还说,这星期投入五百三十二元,才中了三百二十五元,亏了。”覃志红在电话那头有点丧气的道。

    凌轩安慰的道:“那是老妈你看见存折存款太多,所以看不起那些钱,特意捐献给了社会的福利事业!”

    覃志红道:“儿子,这个就暂且不说。你什么时候回家来看看,我们新招的三个护士真的都很不错的……”

    “妈!我长大了,你就别为我操心了!”凌轩再一次提醒母亲。

    覃志红不依不饶,道:“儿子,我是为你好啊,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我看着她们就挺喜欢的,人又漂亮,又温柔体贴,文化水平又不低!而且当护士的,特别会照顾人。”

    凌轩实在没有办法,道:“妈,我自己找,争取在春节前给你找一个不比那三个护士差的女朋友,行了没有?”

    “儿子,一言为定。我可跟你说好了,如果春节回家,你还没有带女友回来。你的婚姻就由老妈我作主!”

    “一言为定。”

    “儿子,我看你的了!”

    “妈,晚安,顺便给我问候一下老爸,让他别太忙了!”

    “好的,儿子。你也要注意身体,让那个保姆多给你炖汤,现在家里不缺钱,用不了那么拼命,知道吗?”覃志红还是不放心儿子一个人住,千叮嘱万嘱咐的。

    “知道了,老妈万岁!晚安!!”凌轩终于忍不住在一声大呼中,挂掉了电话。抬头一看时间,已经十点三十八分,这个电话整整花去了他三十多分钟。

    “先生,打完电话了吗?快来趁热把糖水喝了吧!!”宁慧芬温柔贤淑的站在厨房给凌轩盛了一碗糖水。

    凌轩看着她温柔贤惠的样子,刚刚在肖菱家里积蓄的那团火焰,顿时熊熊的燃烧起来……

    徐玲玲在浴室里洗澡,哗哗的水声显得特别的有节奏,宁慧芬把滋补的桂圆鹌鹑糖水端到凌轩的跟前。凌轩拍拍自己的大腿,张开双臂示意的道:“宁姐,来,来我大腿上给我抱一下!”

    宁慧芬回首四顾了一下,确定窗帘布都拉上,外边的人无法从窗户看到屋里,才羞涩且听话地将柔软的身躯在他怀里。

    丰腴弹性的美臀做到凌轩的大腿下,感觉无比的舒爽,凌轩一把将她抱住,一边在她柔软的腰肢上重重地捏了一把。

    “啊!心糖水。”宁慧芬紧紧的端着那一碗糖水,生怕打倒了。

    凌轩可不管这些,凑过脸来亲了亲宁慧芬白皙透红的脸颊,淡淡少妇体香夹着沐浴后的清香一丝丝钻入他鼻孔。

    宁慧芬一阵羞涩的道:“先生,趁糖水还热,快来吃。”

    凌轩张开嘴巴,就像调皮的孩子,嘻笑的道:“我不想吃了,除非你喂我。”

    宁慧芬羞涩的点点头,端着糖水,用瓢羹弄起一粒圆白的鹌鹑蛋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然后尝试了下感觉不烫了,才喂给凌轩吃。

    凌轩吃了粒后,宁慧芬又弄起一粒正待喂给他吃,凌轩微笑的道:“宁姐,你也吃。”

    宁慧芬娇艳动人的道:“我不饿,你吃了我后面再吃。”

    凌轩显得不依不饶的道:“不,你吃,否则我也不吃了。”

    “先生?!”宁慧芬又是无奈又是心喜地道:“好,好我吃。”

    就这样凌轩和宁慧芬俩人你一口我一口,有时候还一起共吃一口,俩人情融洽地吃完了一碗糖水。

    宁慧芬想把碗拿回厨房,结果被凌轩抱住,她只得将碗放在茶几上。凌轩把她从自己大腿放到沙发上,自己躺着,将头枕在宁慧芬的大腿上,感觉后脑勺处柔软而富有弹力,大腿饱满结实,天生一个好枕头。

    “先生,你累了吗?要不回房睡吧!”宁慧芬笑容很甜,但多了几分羞涩,声音越来越轻柔。

    凌轩发现宁慧芬凝视着自己的时候,就像看着一件心爱的物事,目光温柔而又充满爱惜。四目相对,她的脸似乎越发红了,但目光没有一点退缩。

    凌轩突然感觉这样的场景真好,温馨而浪漫,他静静地躺着,一句话不说,似笑非笑地看着宁慧芬。她紧张地笑了,耳根子都羞得通红,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凌轩眨眨眼,然后眼睛一闭继续睡觉。其实凌轩根本睡不着,一双手不时的伸向宁慧芬的胸部和臀部。

    宁慧芬也不开口说话,惟有喘息声变得越来越急促。她把凌轩的头抱起来,大概想挪个位置。她似乎犹豫了一下,然后把凌轩的头放在身体的另一个地方。

    凌轩只觉得头部被宁慧芬的双臂紧紧地抱着,然后后脑就触及到一个更为柔软的地方,就像枕着两团波涛,微微一动,那汹涌的波涛就改变形状,朝两边溢开。凌轩楞了一下,忽然明白过来那是宁慧芬的胸膛,刹那间口干舌燥血流加快,胯下棒子一下子就直了。

    凌轩顿时坐起身来,把宁慧芬一把就按倒在沙发上!

    “啊!?先生……”宁慧芬突然一声娇喘,这些日子的相处之后,其实她已经变得很敏感,只要凌轩轻轻抓弄一下她,就会**泛滥,激情荡漾。因此凌轩将她按倒之后,她就情不自禁的抱住凌轩的项脖,脸颊红晕绯绯!

    凌轩毫不犹豫的掀开她的衣裙,用爪子直接揉弄她的**,紧接着就是褪去她身上的衣裙,同时也剥光自己,奋身而入……

    一阵咚咚的心跳加速,啪啪的撞击响声同时在屋里回荡……

    外边北风凌厉,但是吹不到屋里,只有满屋的春光不断的绽放,宁慧芬那甜甜的呻吟,一阵阵沁人心脾。

    当徐玲玲从浴室出来,看见沙发上的场景,在春的荡漾之下,以绽放的名义,情不自禁的加入了大战的行列……

    原本静寂的空间,顿时洋溢着娇声浪语,粗喘声,和**刮动得如鱼唧唧水声,汇成一片美妙而动人心弦的乐声。

    友情提醒:抵制不良作品注意自我判断请勿模仿主角适度阅读益脑沉迷络伤身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