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非凡人生 > 第十章美容界教母
    凌轩打完电话,只见柳晓婷不知什么时候到了他的身边,道:“凌总,黄总来了,就在办公室。”

    柳晓婷带着一对轻巧的眼镜,显得斯文秀气,干干净净,清清白白的一个女孩子,就是说话也显得很文静。

    凌轩点点头,道:“我就过去。”回头再看看,电视台的记者已经离开,美容师们正在打扫碎玻璃。

    回到二楼办公室,只见黄总、叶凤、温恬美都已经在哪里坐着。

    黄亚琴,纤盈美容连锁机构的创始人及董事长,十二年前从医院出来创立纤盈的时候,周围的人都认为她疯了。当时医院待遇优厚,而美容院在当时是被人们称为“黄窝”、“鸡店”,黄亚琴的老公又是中级人民法院的院长,人们无法理解她那一行为。

    创业的艰难自然不必再提,每一个成功者,都有辛酸的过往,也有一些运气。黄亚琴的运气在于她的出身,法院院长的老婆开的美容院,谁会相信是“鸡店”。而且女人又是爱美的,特别是有钱的女人,为了年轻漂亮,就是花再多的钱也愿意。洗一个脸,单价三百块,开一张美容年卡上万元,做五次光子嫩肤要一万块,这样的价格在很多普通老百姓眼里是天价了。可是在那些富太和官太的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黄亚琴利用自己和丈夫的络关系,很快打开了市场,而且平常这些富太官太就经常一起聚会,有什么都会拿出来。当一个人做美容得到认可之后,就会迎来羊群效应。纤盈美容院不自觉的就成了官太富太经常聚会消遣和显示身份的象征。你是什么样的身份,从你消费的项目和价格,就可以知道。女人的虚荣心都是很强的,当纤盈成了这样一个品牌,就不愁没有收入。

    经过几年发展,纤盈就到了扩大经营和全面扩张的阶段,五年之内,在全市开了十三家直营店,一所整形中心,称为市乃至全省数一数二的美容连锁机构。纤盈的发展壮大,让黄亚琴在当地的美容行业里,素有“教母”之称。

    黄亚琴今年已经五十二岁,医生出身和做美容的她,保养得非常的好,就像三十多岁一样。肌肤竟然还像少妇那样充满弹性和雪白,而且穿着时尚,这些年企业发展了,很多事情她都不用去操心,显得更加的精神闪烁。

    凌轩对黄总微微点头,把门关上,刚坐下,就听她主持道:“今天发生的事情,我觉得凌做得非常好,处理也非常妥当,你们都应该好好的学习。”

    黄亚琴的话,显然是说给叶凤、温恬美听的。

    凌轩在她们面前,可不敢居功自傲,微微的道:“报社那边还没有处理妥当,那个记者好像软硬不吃。”

    黄亚琴点点头,转而对温恬美道:“温经理,据说那电视台的人是你请来的?”

    温恬美振振有词的道:“我见那个男人叫来报社记者,我想我们当然不能示弱,就把电视台的人叫来了。”

    手,提供最新手打版说阅读

    “我晕!!简直就是猪!”凌轩心里一遍遍的暗骂。

    黄亚琴显然也有点动怒了,道:“你嫌我们纤盈知名度还不够响,还要在全市人民面前露一下脸对吗?”

    温恬美显得委屈的道:“他们说了,只报道正面内容!”

    黄亚琴气道:“温经理,你告诉我,什么叫做正面内容?”

    温恬美支吾的道:“就是报道那个人是无礼取闹,他的行为是非法的。记者还将把采访我的内容作为重点报道。我在采访中,说了那个人无理取闹,他的行为是违法的。”

    黄亚琴被她气得恨不得刮她两把掌,道:“温经理,人家犯不犯法不是你说的算,难道你能代替法院?还有电视台不是你开的,她们凭什么听你的话。还有就是,这样的事情,不管对方如何的错,只要是曝光了,对我们都是负面影响。被人家砸门,追究下去,原因是什么,是我们把人家的眉做坏了。市民看了会怎么想,他们会说我们根本就是欺世盗名……你就是在正面,也是负面,谁没事来砸你大门啊!!!”

    温恬美一下子被黄亚琴数落这么多,委屈得鼻子一酸,眼圈一红,就差没有把眼泪掉下来。

    黄亚琴对于温恬美也是无可奈何,当初决定用她,是因为她有关系络,身边有一大堆可用的资源,的确很多时候她也为美容院带来了很多的顾客。但是这个人的脑子的一些想法,天真得让人承受不了。

    面对既成的事实,黄亚琴知道再多的埋怨也是无用,当即的道:“温经理,你马上给我想尽办法,一定不能让记者把新闻播出。”

    “我知道,我呆会就给她们电话。”温恬美委屈的道。

    黄亚琴一听,那教母的威严顿时显露出来,厉声的道:“什么叫呆会?马上就打。”

    “我……我这……就去打!”温恬美没有想到黄亚琴如此震怒,支吾的说着,走出会议室到她自己的办公室去给电视台打电话。

    黄亚琴对着凌轩道:“凌,报社那边你给我盯紧一点,我这里有一个朋友,是报社的一名编辑,也是我们纤盈多年的顾客了。你可以给她打个电话,就说是我介绍的你联系她的。”说着,给凌轩递了一张名片。

    ,尽在手打说

    凌轩接过名片一看,上面写着“廖晨娟”三个字,头衔是早报的副总编,把名片上的电话记下之后,道:“黄总,我这就给她电话。”

    黄亚琴点点头,道:“凌,你警察朋友那里也让他帮一下,看能不能问出什么来。”

    凌轩点头,显然知道这事情的背后绝对不会是顾客愤怒之下的激动之举那么简单,搞不好是同行中有人故意使坏。这层道理,凌轩想到,黄亚琴这个在“江湖”打拼这么多年的美容教母不可能不知道。

    “我明白,黄总,还有什么吩咐吗?”凌轩问了一句。

    “去忙你的吧。”黄亚琴微微的道。

    凌轩点头出去,顺道把门轻轻的关上。

    “黄总,你觉得这次砸门事件是同行中人的捣乱?”叶凤惊讶的道。

    黄亚琴道:“难道你没有察觉出来吗?从你们给那个顾客做眉发炎,我就觉得蹊跷,有什么道理会发炎到溃烂去?我们的消毒工作那么到位,而且在她发炎之后,我们马上做了消炎处理,可是也是处理,越是溃烂,分明是苦肉计。”

    叶凤道:“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黄亚琴道:“你马上带这个顾客去医科大做皮肤检测,我要知道她眉头溃烂的真正原因。”

    叶凤道:“我马上去办。”正要起身,黄亚琴又道:“叶,你觉得凌这个人怎么样?”

    叶凤一愣,道:“黄总,你这是……”

    黄亚琴严肃的道:“我是在问你他的工作能力?”

    叶凤道:“很好啊!这些日子的合作中,我觉得他为人谦虚,工作责任心强,而且脑子反映快,点子又多……”

    “好了,我知道!出去办你的事情。”黄亚琴微微的点头。

    叶凤微微点头,转身离去,却不明白黄亚琴为什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候,问自己凌轩的事情。

    人就是这样,越是想不明白的,就越是要去钻牛角尖。

    叶凤这样睿智的女人也不例外。

    ,提供版下载、在线阅读。无繁杂广告,流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