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几人一同回到大厅之中,武士彟叫侍女重新换过香茗点心。

    “先生此行是要往何处?”几个坐下后武士彟问道。

    袁天罡也不隐瞒,淡笑道,“此行乃是前往德阳,我这徒儿的前程说不得在德阳就有着落了。”

    “哦,那先祝先生与贵徒心想事成!”武士彟也不细问,想来这袁天罡一定是有把握才会前去德阳的。

    不一会,刚才在后院那个侍子手中拿着一个盒子走进大厅,放在桌上便退下去了。

    袁天罡看了一眼那盒子,笑着对武媚娘道,“四小姐,我想你现在最好回房换成女装再来。”

    武士彟和武媚娘都不知道袁天罡是什么意思,武士彟问道,“先生此言何意?”武媚娘也是一脸不解。

    “盒子里的东西我已经知道是什么,所以一会就要给四小姐看相了,我觉得四小姐还是换回女装更好一些”袁天罡笑眯眯的道。

    武媚娘却是嘲讽道,“盒子都还没有打开,而且也没有看到你算啊,你就知道盒子里有什么?你这也太假了吧,果然是来混吃混喝的!”

    “有一种叫心算,你们是看不出的。”袁天罡也不慌。

    “就算我们看不出,但是也不能说你算的就是对的啊,你还是说出来,然后我们一起看看你说得对不对吧,要是你真这么神,我马上去换衣服。”武媚娘不屑道。

    “也好,我猜盒子里有四只活老鼠!”袁天罡微笑道。

    武媚娘却是哈哈一笑,“还自诩是什么天下第一奇人,我都替你脸红,传言果然不可信!”

    袁天罡不慌不忙道,“还是打开盒子看一看我猜得对不对再说吧。”

    武媚娘也是个直性子,把桌上的盒子打开,向众人展示,只见盒子里果然是一只老鼠!武士彟大为惊叹。

    可武媚娘就没那好说话了,“你不是说有四只活老鼠吗?现在只有一只,可见你学艺不精,以后就不要到处招摇了。”

    “呵呵,四小姐,你说我输,可是我觉得是你输才对,不信的话你剖开老鼠的肚子自然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袁天罡根本不在乎武媚娘说什么。

    “好!本姑奶奶现在就剖开这只老鼠,看到底是你输还是我输!”武媚娘见袁天罡还在狡辩,不由咬牙切齿。

    她从衣袖里抽出一把匕首,一刀就把老鼠的肚子剖开,那只老鼠痛得“吱吱”直叫,可武媚娘那里会在乎一只老鼠是死是活,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揭穿这个袁天罡的真面目。

    但接着武媚娘一双凤眼却是睁得老大,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武士彟见武媚娘这样的表情,也快步来到桌边,他也是大吃一惊,只见那只老鼠的肚子里正有三只小老鼠在一动一动!

    武士彟惊为天人,马上对武媚娘喝道,“还不快去换衣服!”

    其实武媚娘此时的心情也是很复杂,有疑惑,有沮丧,还有一点点的……

    不久后,武媚娘就换了女装出来了,在她进入大厅的一刹那,袁天罡的喉咙不自觉的动了动,武媚娘换成一身女装后实在是太惊艳了。

    一身素白的长裙将她的玲珑浮突完美的展现出来,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薄施淡粉,唇红齿白,圣洁而优雅,就如一朵天山雪莲。也难怪能迷得李治神魂颠倒,乐不思蜀。

    袁天罡也是个男人,看见一个如不吃人间烟火般的女子,你说他没有一点动心,那绝对是假话,只不过他并不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人,还是很快便回过神来。

    袁天罡的神情武媚娘尽则眼底,心中暗道,任你是天下第一奇人也挡不住本姑娘的魅力,一种自傲的感觉油然而生。

    袁天罡围着武媚娘转了几圈,越看越是觉得武媚娘漂亮,皮肤雪白,十指修长,婀娜多姿,尤其那一双眼睛,深邃而有神。

    武士彟见袁天罡看武媚娘比看两个儿子都还要久,心里也是忐忑,不知道这个最疼爱的小女儿究竟命运如何。

    “龙瞳凤颈,女相男心,权倾天下,千古一皇!”袁天罡凝重的道。

    “不知先生此言何意?”武士彟问道。

    “大人,四小姐犹如天仙下凡,不可方物,且乃极贵之命,若寻得高人相助,可为天下主!”袁天罡一字一顿的道。、

    武媚娘也听到袁天罡的话,心里如响起九霄雷霆,可为天下主!光这一句就让武媚娘惊得心头剧震,几乎站都站不稳。因为这句话实在是太吓人了,在这个时代,一个女人想做天下主?完全不可能,男尊女卑在人们心目中早已根深蒂固,如果一个女人想做天下主,那就是和全天下为敌!

    “先生,你是否真的看清楚了?”武士彟紧张的问。

    “我相人无数,四小姐这样的面相骨相还是第一次见,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信与不信,在你们不在我!”袁天罡无奈道。

    “不过,就算可成天下主,也是花甲之年了!可惜可惜啊!”袁天罡感叹道!

    “先生休要胡言,此等不逆不道之言,乃诛灭九族之大罪,望先生不要信口雌黄,徒增人笑。”武媚娘明亮的眼睛闪过一道莫名的光彩。

    “天下风云起,青云遂志时,成皇一朝后,彼日是归期!”袁天罡不知为何突然对着武媚娘轻吟道。

    袁天罡自己也是一惊,自己怎么会突然对武媚娘说出这话,自己根本就没有打算和她说话啊,怪了!看来此地不宜久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大人,我已为两位公子和两位小姐看过相了,现在功成身退,就此告辞!”袁天罡对武士彟一抱拳。

    “先生何必急着走呢,吃过晚饭再走不迟。”武士彟连忙挽留。

    武媚娘听得袁天罡对她吟的诗,觉得他是意有所指,但她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时焉能放袁天罡轻易离开?

    于是武媚娘笑吟吟的对袁天罡道,“袁公子,小女子今早先在客栈无故对公子无礼,方才又怀疑公子的本领,实在是冒犯了公子,不如今晚就由小女子作陪请公子在府上喝两杯水酒,以作赔罪,不知公子是否赏面?”

    “这不好吧?岂能由小姐陪我一个江湖术士喝酒呢,有失体统,有失体统,我看还是算了吧。”袁天罡可不想留下来。

    刚才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说出那几句话,这非常的诡异,谁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古怪的事,他可不想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