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袁天罡和李淳风在武士彟的引领之下很快就来到后院。

    此刻的后院却是一片鸡飞狗跳,只见院中一匹浑身赤红色的宝马正在绕着院子狂奔,那些花盆,和花架散落一地,一片狼藉。

    一个英姿飒爽的少年正骑在那匹飞驰的宝马上,一身紫色的长袍更是让他显得英气逼人。此时少年正在拼命的扯动手中的马缰,试图让这匹烈马停下来。

    武士彟士看着像被台风肆虐过后的院子,面色铁青,如果是平时也就罢了,他素来知道这个女儿性格跳脱,争强好胜。但是今天他好不容易把天下第一奇人袁天罡请来,没成想却让他看到女儿如此不堪的一幕。

    “媚娘,你这是在干什么?如此胡闹成何体统,还不给我下来!岂有此理!”武士彟士有些气急败坏。

    眼前的女儿那里有半点淑女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野小子。这太失礼了,这让他有点恼羞成怒,这个脸丢大了啊!在別人眼里,这就是教女无方!

    “袁先生,小女顽劣,让先生见笑了。”武士彟对袁天罡尴尬一笑。

    袁天罡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满,这可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女皇帝,也是唯一一位女皇帝,今天是真正面对面近距离接触这位历史上最特殊的皇帝,也是最真实的武则天。袁天罡心里是激动的,但他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以免被人看出端倪。

    一旁的李淳风见到此情此景也是半天没回过神来,要不是事先知道武媚娘是个少女,他肯定认为这是一个英俊潇洒的少年。

    这个时代的女子,讲究的是知书识礼,三从四德,贤良淑德,正常情况下她们都是小门不出,大门不迈的,何曾见过如此豪放的女子?今天他算是长见识了。

    袁天罡一付云谈风轻的模样,对武士彟道,“无妨,令千金这是真性情,率性而为,自然之道,这样反而能看出更多的东西。”

    此时武媚娘已经勒停马匹,跳下马走到武士彟面前,拉住武士彟的手,脆声道,“爹爹,您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女儿?”

    武士彟本来想教训一顿这野丫头的,但是听到袁天罡说过是自然之道,也就不想过于苛责,毕竟他平时最是宠溺这个小女儿的。

    但是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只见武士彟脸色一沉,狠狠瞪了一眼武媚娘,“整天疯疯颠颠,你就没有其它事可以做吗?你这样那还有一个淑女的样子?将来谁还敢娶你!”

    武媚娘委屈的撅了撅嘴,轻声道,“嫁不出去也没关系啊,正好可以侍奉爹娘一辈子。”

    “武大人大可放心,令千金绝对不会嫁不出去。”袁天罡在一旁笑道。

    武媚娘瞟了袁天罡一眼,忽然惊叫道,“是你?你这个登徒子怎么会在我家的?”

    “媚娘,不得无礼,此乃名满天下的第一奇人袁天罡袁先生,莫要口不择言!”武士彟听到女儿如此说袁天罡,不由怒喝。

    袁天罡也是郁闷,不就看了你两眼么,怎么就上纲上线,说自己是登徒子,有这么严重么?这是**裸的污蔑!

    武媚娘不悦道,“爹爹,您老人家千万別让他骗了,什么天下第一奇人,不过是一些江湖术士故弄玄虚,沽名钓誉罢了,也没见有什么本事,偏偏扮得像世外高人一样,到处招摇撞骗,混吃混喝。就今天早上,这个可恶的登徒子一直盯着我看,我看他一定是居心不良,也不知道是怎么混进我们家的。”

    武士彟见武媚娘竟说得袁天罡这样不堪,脸色黑如锅底,“媚娘,你今天早上见过袁先生?他对你做了什么?为何你一直说他是登徒子”

    还没等武媚娘说话,袁天罡便已开又道,“大人,今早在客栈天罡的确见过令千金,不过当时我只是以为一位俗世佳公子,见其生得眉清目秀,英气勃勃,好奇之下多看了几眼,本想与这位公子攀谈一番,谁成想这位公子大骂我登徒子,当时我就感觉奇怪,明明一个男子为什么会骂我登徒子呢,我还问姑娘是否姓武,谁知这位公子丢下银子连饭都不吃就跑了!”

    武士彟听完袁天罡的话才明白原来武媚娘和袁天罡之间还有这么一次见面,一个男子盯着一个女子看的确是不礼貌,但当时武媚娘是男子打扮,这好像也怪不到别人身上吧?

    “袁天罡是吧?不如这样,我爹爹不是说你是天下第一奇人,能掐会算吗?本姑娘倒是不信,我现在叫侍女用盒子装一样东西在里面,若是你能猜到,那你盯着我看的事就一笔勾销,怎么样?”武媚娘挑衅的望着袁天罡。

    一边的李淳风知道武媚娘这回输定了,对袁天罡来说,这射覆之术就是小菜一碟。

    武士彟见自己女儿提出这样的要求也没有阻止的意思,因为他也想见意一下袁天罡的本领是否如传闻中那样的厉害。

    还真是个争强好胜的小女孩啊!想不到武则天小时候也是有这么调皮的一面,看来后来的冷酷无情在大权在握之后才慢慢养成的。但那个就真的是武则天最真实的一面吗,或许每个人在选择了一些就必须放弃一些,而武则天选择了权力,所以放弃了真我,想想还真是活得累啊!

    看着武媚娘一脸的得意和狡黠,袁天罡心里一笑,看来不拿出些真本事还真会让这小丫头小看。“好,那就请四小姐叫人准备吧。我们一会在大厅见分晓。”袁天罡大笑道。

    武媚娘一见袁天罡答应,马上就叫来一个侍女,拉她到一边,在侍女的耳边细声的嘱咐一番,侍女就下去准备去了。

    武士彟虽然说没有反对武媚娘与袁天罡的赌斗,但还是客气的对袁天罡道,“袁先生,真是不好意思,是我教女无方,这小女儿自小我就把她当儿子来养,所以性子很野,而且从不服输,经常搞到家里鸡飞狗跳,但又拿她没办法。但平时也没有这样任性刁蛮,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让先生见笑了。”

    “武大人,其实不用戴着面具做人是一种幸福,四小姐能够不顾别人的眼光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做一个真正的自己,这点令我很佩服!”袁天罡心有感触。

    武媚娘听到袁天罡这句话,心里莫名的一动,眼波也微不可察的瞄了袁天罡一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