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盛唐皇师 > 第16章客栈风波
    或许是因为连日来不断地赶路劳累所至,这一觉袁天罡睡得很沉。李淳风只休息了两个时辰便已醒来,见袁天罡依然睡得无比的香甜,也不敢打扰他。

    这段日子和袁天罡相处,李谆风对这个师父是越来越敬佩,袁天罡对他的指正是一针见血,恰到好处。

    两人之间亦师亦友,李淳风很享受这种感觉,和这样的师父一起,没有太大的压力,很轻松。袁天罡完全不像时下的老师,时刻摆出一副为人师表的刻板样,反而经常和李淳风讨论各种术数和奇闻异事,偶尔也会因为彼此观点的不同而争得脸红耳赤,不过大多数时候,袁天罡都是一副云谈风轻的模样。

    李淳风为自己能有这样一位良师益友而感到庆幸,很多时候,袁天罡会让李淳风对同一件事从不同角度去分析,从而理清整件事的脉络,分清楚轻重利弊。这种別具一格的方式让李淳风耳目一新。

    李淳风悄悄的出了房间,到了大堂,随便点了两个小菜,一壶酒,坐在一张靠窗的桌子旁,自斟自饮。

    利州城颇为热闹,街上的行人络驿不绝,街道两旁的小贩也卖力的吆喝。有卖冰糖糊芦的,有卖胭脂水粉的,也有卖饰品杂货的,一派繁华景象。

    李淳风望着外面人来人往的街道,想起了袁天罡说的天下将乱,但看这利州城,一片歌舞升平,没有任何要天下大乱的迹象,李淳风心中不由升起一团疑云,那为什么袁天罡却说天下将乱呢?

    正在李淳风冥思苦想之际,忽然一大队官军向着客栈直奔而来,到了客栈门口分列两边。路上的行人慌忙闪到街道两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四处张望。

    李淳风也觉得奇怪,这多么官军突然出现在客栈门口,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客栈老板见到有官军站在门外,急忙从柜台里走到门口,对着一个领头的小军官点头哈腰,满脸陪笑道,“这位军爷,不知光临小店有何贵干?”

    那个小军官连正眼都没瞧客栈老板一眼,伸手把他推到一边,“一边候着,武都督武大人立刻就到,你们给我小心侍候,要是怠慢了都督大人,你们担当不起。”

    客栈老板一听,吓得双腿打颤,心里想,都督啊,那可是利州最大的官了,怎么突然来到我这小小的客栈呢?我这座小庙可供不起这尊大菩萨啊!该不会是有重犯住进我的店里,都督是来抓人的吧?客栈老板胆颤心惊。

    “利州都督武士彟武大人到!”门外传来一声高喊。

    客栈老板和一众正在大厅闲聊的房客连忙站了起来,拱手对着大门处高声喊道,“恭迎武大人!”

    只有李淳风还坐在座位上,慢慢喝着小酒,连眼都没抬一下。

    那个小军官见李淳风还老神在在的喝酒,并没有站起来迎接武士彟,双目一瞪,几步走到李淳风身前,大喝道,“何方狂徒,见到武大人骂临竟敢不迎接?岂有此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李淳风嗤笑一声,“那是你们武大人,不是我的武大人,我与他素未谋面,为何要迎接他?”

    小军官大怒,大喝一声,“大胆!竟然还敢叫嚣?来人,把他给我抓起来!”小军官一挥手,马上有几个士兵走上前,就要把李淳风抓起来。

    “放肆!”两道声音分别从门口和楼梯处传来。

    只见一个身穿青袍相貌威严的中年人大踏步走进了客栈。他几步就走到李淳风面前,对他拱手行了个礼,歉然道,“这位小兄弟,在下御下不严,打扰小兄弟雅兴,实在抱歉,小兄弟的酒钱我来付,以作赔罪,不知小兄弟意下如何?”

    李淳风见武士彟士亲自过来赔罪,也不敢托大,连忙起身还礼,“劳烦武大人亲自赔罪,在下又岂会不依不挠,不识时务呢,此事就此作罢。”

    “未请教小兄弟高姓大名,如此风采令人佩服!”武士彟对着李淳风笑道。

    “在下乃一介山野村夫,既然武大人纾尊降贵相问,不敢不说,在下李淳风见过大人!”李淳风拱手道。

    武士彟神色一动,“可是岐州雍县拜在袁天罡门下的李淳风?”武士彟问道。

    李淳风讶然,不知道武士彟士是从哪里知晓自己拜袁天罡为师的,但是他还是答道,“正是在下,不知武大人从何处得知我师徒之名?”

    武士彟抚掌大笑,“令师袁天罡之名早已天下闻名,听说近来又收了一个叫李淳风的岐州雍县人为徒,且李淳风的本领并不比其师袁天罡差多少,可称绝代双骄,原来阁下就是李淳风,失敬失敬!”

    一旁的小军官这时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回踢到铁板,本来想在都督大人面前好好表现一番,也好让自己在都督心里留下个好印象,好让自己的晋升之路更顺畅,谁会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此时袁天罡也走了过来,“淳风,这是怎么回事?”袁天罡问道。

    原来袁天罡一觉醒来已近黄昏,醒来后并没有看到李淳风,估摸着李淳风定然是在楼下喝酒,于是便下楼来寻,刚走下楼梯恰巧见到那小军官叫人抓李淳风,情急之下便大喊一声放肆。

    昭昭日月,朗朗乾坤,光天化日之下就不分青红皂白抓人。一个小小的军官都敢如此肆无忌惮,可想军败坏到何等程度!

    “呵呵,一场误会,师父,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利州都督武士彟武大人!”李淳风指了指武士彟,又对武士彟士介绍道,“这位就是我师父袁天罡”

    武士彟看着眼前这位一身白袍,英俊不凡的少年,心里不由感叹,好一个俊俏的小公子!想不到大名鼎鼎的袁天罡竟是如此风流倜傥的一位美少年!

    对着袁天罡施了一礼,武士彟笑道,“原来这位玉树临风的美少年就是名震天下的一代奇人袁天罡袁先生,久仰久仰!”

    “武大人客气了,传闻不可信啊,我何德何能,岂敢称一代奇人!?”袁天罡淡笑道。

    “不瞒袁先生,在下对袁先生的相术一直很仰慕,听说袁先生恰好在利州,所以特意来寻先生,以求先生光临寒舍,帮犬子一相,还请先生莫要推辞,”武士彟诚恳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