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盛唐皇师 > 第15章不该出现的人
    袁天罡见李淳风一脸不解,便笑道,“淳风不必多想,两年内自见分晓!”

    李淳风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话都没说。

    忽然有一日袁天对李淳风道,“淳风,我们也该离开蟠龙山了,是时候去德州去等候我们的贵人了!”

    李淳风问道,“师尊,我们在这蟠龙山每日谈经论道,精研易数,岂不快哉?为何还要跑到德州去呢?”

    袁天罡摸了摸下巴,淡笑道,“天下将乱,盗贼四起,岂能不找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在这山野偏乡,又怎么会有出头之日?为师又如何可以让你明珠蒙尘呢?”

    李淳风听了袁天罡的话心里很感动,原来师父是为了自己才去德阳,放弃了这样悠闲的生活,真是难为他了。

    其实李淳风真的想多了,袁天罡那里是为了他才去德阳,是因为他知道在德阳会遇到还在落泊当中的窦轨,他好借窦轨接近李世民。

    这时候的李世民还只是个少年,从这个时候就开始投资他,那将来的收益,嘿嘿……

    于是,师徒二人收拾停当,便向着德阳赶去。、

    几天后,两人风尘仆仆走至利州,袁天罡忽然想起历史记载他曾在这里给还小的武则天看相,难道还真的会遇到武则天?

    两人赶了几天的路,也是累得够呛,要知道,古代可没有高铁飞机,赶路不是用腿走就是马车,能快到那里去,就算给你坐马车好了,还不坐得你生痔疮?

    找了一家酒楼,师徒二人叫了一桌酒菜,准备吃过之后就好好休息。

    酒楼小二很快就将一桌酒菜都布置好,袁天罡和李淳风正准备开吃,忽然听得一声拍桌声“啪!”

    “小二,你这是怎么回事?我点了酒菜都许久了,他们才刚到,怎么他们的酒菜倒先上了?你们这酒楼还讲不讲规矩了?”一把略带清脆的声音怒喝。

    小二急忙陪笑道,“这位公子,他们叫的菜都是简单的,您叫的菜都是精致小菜,需要时间做,所以先上他们的,如有招待不周,还请客官恕罪!”

    “哼,你们就不能快点么,我都快饿死了!”年轻公子不满道。

    小二也不敢有什么违逆,连忙告罪进后厨催促去了。

    袁天罡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隔桌,他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去!原来隔桌坐着一位年轻公子,看样子只有十六七岁,模样非常俊俏,皮肤白里透红。

    只是一个俊俏的年轻公子袁天罡当然不会这样失态,但是不是道是不是职业病,他在看到别人的一瞬总是习惯相一下别人,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但是他这一眼让他大惊失色,他连忙坐正身子,认真打量这个公子。这个公子本来因为菜上得慢就一肚子火了,现在竟然还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那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红晕,心里的火又一下子窜了起来。

    “看什么看,登徒子?”双目一瞪,还颇有威仪。

    此时的袁天罡心里早已经翻起惊涛骇浪了,这个少年的相貌正是梦中传其相术中的一种,龙睛凤颈,贵之极!难道这人是李世民?可是不可能啊,这时候的李世民应该还在太原。

    那这个人是谁就呼之欲出了,这里是利州,袁天罡就是在利州给武则天看的相,可是不是说当时武则天只有几岁啊,但眼前之人起码都有十六七了吧?怎么可能是武则天!

    “敢问姑娘是否姓武?”袁天罡没有理会少年的质问,反而对着少年问道。

    “你那只眼睛看到我是姑娘?不可理喻!”少年生气道。

    但是袁天罡又怎么有那么好骗,那些古装剧他不知道看了多少,一眼就看出这是个女扮男装的假小子。

    袁天罡还想再说,但那少年似乎有些厌恶的看了一眼袁天罡,“哼!和这种胡言乱语之人隔桌真是大煞风景,想好好吃个饭都这么难,本公子不吃了!”甩手就丢出一锭银子,也不等酒菜上来,转身走出酒楼扬长而去。

    袁天罡瞠目结舌,这……这也太有性格了吧!只是被自己看了几眼就饭都不吃走了?

    叹了口气,袁天罡苦笑,如果这真的是武则天,那就全乱套了,明明记载的是袁天罡在武则天还在襁褓中就给他看了相,可是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希望这不是武则天吧,否则事情可就大条了,历史都变了,那他的金手指岂不是废了?

    想到这里,袁天罡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原本以为自己是带着金手指来的,可现在历史的轨迹完全变了,那他还怎么混?可要知道这是个乱世,到处战乱,百姓流离失所,朝不保夕,难道自己也要沦落到如此地步?

    好在,自己在梦里学到的本事可是真的,但是现在真正要努力去消化了,不然,到时候死都不知道怎么死。

    李淳风看到袁天罡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好奇道,“师父,那个人是谁,怎么师父见到他之后竟如此失态?”

    “别问那么多了,吃饭吧!”袁天罡没好气的道。

    李淳风还没见过袁天罡什么时候这么失魂落魄过,好像受了什么打击似的,完全不像平时一副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淡定模样。

    可是他又不敢再问,只好低下头默默的吃饭。、

    袁天罡草草吃完便和李淳风找了一家客栈休息,现在他的脑子很乱,有些事情他要仔细的分析一下。

    他躺在床上,思潮起伏,他回想他来到古代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忽然发现,这些事件的发生时间都发生了变化。

    按照历史记载,这个时候杨广应该才当上皇帝才对,可是现在杨广都当皇帝十多年了,连京淮段至长江以南的运河都已经开凿好了,杨广都准备坐船下江南了。

    更重要的一点,当时的袁天罡绝没有如此年轻,难道蝴蝶效应真的开始了吗?由于自己的穿越而改变了历史的走向吗?

    他就这样在床上辗转反侧,想得越多反而让自己越乱,最后他把心一横,管他那么多呢,反正都穿越过来无法回头了,那就在这个时候留下浓重的一笔吧!人死鸟朝天,不死万万年!我就不信还能让屁给憋死!

    他不断的安慰自己,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