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送走了王珪三人,袁天罡长呼了一口气。他突然发现心真的好累,和古代这些读书人丢书包,对袁天罡来说痛苦万分。

    他虽然对古代文化有所了解,但绝对算不上精通,现在和这些读书人交流,满口的之乎者也,真的很不习惯。

    可是如果和这些读书人交流不用他们的方式岂不是显得自己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嗯?对!就是与众不同,自己可是神人袁天罡啊,与普通人相比不正是应该显得遗世独立,神秘莫测么?

    他一直都想认真做好袁天罡,可他真的了解袁天罡是怎样一个人么?仅凭史书或野史之中的只言片语?历史上记载的那个袁天罡到底是真正的袁天罡还是自己这个冒牌货?他心里不由突兀的想,他也被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

    真正的袁天罡已经死了,现在是他鸠占鹊巢占据了袁天罡的身体,那后世传说中的那个袁天罡难道真的是自己?!袁天罡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但是无论袁天罡怎么想,时间是不会因此而停滞的,日子依然要过,政务依然要处理。匆匆一年又过去了,袁天罡这年刚好二十岁。

    他当上资官令过去了一年,在这一年里,资官县在袁天罡的治理下变得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当地的老百姓对这位袁县令非常感激和拥戴。

    而袁天罡当了一年县令,已经开始感到厌烦,他还是习惯那种无忧无虑闲云野鹤般的悠闲生活,所以经已萌生去意。

    两个月后,袁天罡辞去资官县县令,悄悄的离开了资官县,往蜀中一路游历而去。

    这天,袁天罡来到阆州蟠龙山附近,只见些地龙盘虎踞,山清水秀,于是便在蟠龙山前筑起几间草舍,自此就在此隐修。

    忽然有一天,一个十来岁的年轻人因一直仰慕袁天罡,竟然径直寻到蟠龙山袁天罡隐修的地方,自称李淳风。

    李淳风自幼聪慧好学,博览群书,尤其精通天文、历法、数学等,与袁天罡所学有许多相同之处。

    两人就在袁天罡的草舍住了下来,每天探讨天文术数,大有相逢恨晚之感。

    有一天傍晚,两人正在屋里谈得只起,忽然有人敲门,先敲了一声,然后又敲了五声,问他有什么事,门外面的人说要借东西。

    “袁兄,你我都擅长周易之术,不如各自测算一下看门外之人是借什么东西?”李淳风笑道对袁天罡道。

    “难得李兄有这样的兴致,那我就陪他兄测一卦!”袁天罡欣然答应。

    李淳风便以敲门的声数起卦,“以一声属乾为上卦,以五声属巽为下卦,又以一乾五巽共六数,加酉时数共得十六数,以六除之,二六一十二,得天风姤。第四爻变巽卦,互见重乾。卦中三乾金,二巽木,为金木之物也,又以乾金短,而巽木长,是借锄也。”

    袁天罡笑而不语,李淳风见袁天罡这副神情,以为自己算漏了什么,于是他又推算了一遍,但还是这个结果。

    “袁兄,我测算的难道有问题?”李淳风问。

    “李兄果然对周易深有研究,但我所测算的与李兄的有所出入,我认为来人应该是借斧子的。”袁天罡微笑着。

    李淳风对于自己的卦术相当的自信,不服气道,“袁兄,若我算错而你算对,那么从今以后我拜你为师,终生以师之礼待之!”

    “李兄不可!”袁天罡急忙喊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李淳风也不废话,直接站起来去开门。

    袁天罡无奈的叹了口气,李淳风这种急躁的性子在以后很可能引来祸患,但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淳风打开门问外面的人是要借什么,那人说是来过来借斧子的。

    李淳风呆立当场,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走到袁天罡面前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弟子李淳风见过师尊。”

    “哎呀!使不得,李兄,这玩笑之话怎么可以当真呢?快起来!”袁天罡连忙要拉起李淳风。

    李淳风却不愿起来,“师尊不收我这个弟子,我不敢起!”

    袁天罡见李淳风的牛脾气又上来了,只好无奈道,“好吧,那为师就收你为徒吧,快快起来吧!”

    李淳风见袁天罡答应了收他为徒才从地上站起来,拿过屋角的斧子给了外面那人。

    等那人走后,李淳风急忙拉住袁天罡的衣袖,“师尊,自我学会周易以来,从来没有出过错,但是今天却算错了,师尊却算对了,这是为什么?”

    袁天罡微微一笑对李淳风道,“淳风啊,金短木长是锄没错,可是斧也没错对不对?”

    李淳风想了想道,“嗯,这倒没错,但是师尊是如何肯定他是借斧而非借锄呢?”

    袁天罡淡淡一笑,“淳风啊,我们算卦之人,除了要会按照卦象,爻辞断卦外,还要明白起数又需明理的道理,以卦象来看,可以是锄也可以是斧,但以道理来说,现在已经傍晚时候了,他又怎么会这个时候借锄头呢,肯定是因为就要做饭了,借斧子劈柴。所以说我们不但要根据卦像来断事,更要结合实际来测算。”

    李淳风听了袁天罡一番分析,对袁天罡的测算水平佩服得五体投地,本来他对拜袁天罡为师心里还是有一些抵触的,他认为他和袁天罡最多也就半斤八两,不相伯仲,而且袁天罡最多也就二十岁,比他大不了多少,现在却要叫他师尊,还是有些别扭的,但是说出去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他又不好食言。

    但听了袁天罡这番话,知道自己和袁天罡还是有差距的,心里的那点不满瞬间烟消云散。

    “师尊,弟子一定不忘教诲,这次让弟子感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以后还请师尊多多指点!”李淳风心服口服。

    “好!淳风,就让我们两师徒联手,在这乱世之中搅动风云,名留史册!”袁天罡大笑道!

    李淳风听到袁天罡这样说,有些不解,“师尊,现正太平盛世,又何来乱世呢?”

    “淳风,为师敢断言,不出两年,天下大乱,到时就是我们师徒名动天下之时,建功立业,反掌可得!”

    李淳风被袁天罡的话惊得不轻!但袁天罡绝对不会无的放矢,难道乱世真的要来了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