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处理完张大有案子之后的两日,袁天罡都没有什么事,一整天就待在衙门,他终于知道当官的痛苦了,每天早早就起床批阅公文,那些要上报,那些要即时处理,都要分清楚。

    而且鸡毛蒜皮般的小事也要袁天罡处理,才两天他就感到厌烦了,忙里偷闲他总是要看一下玄学方面的书籍,可是师爷又会提醒他还有一堆的政务要处理。

    这天,袁天罡偷偷溜出衙门,脱下那一身官袍,换上一件白袍,整个人看上去还是颇为英俊的。

    来到大街上,袁天罡长长的呼了口气,拍了拍心口,还好,没有被师爷发现,不然又是各种的为官之道,长篇大论,听得袁天罡一个头两个大。

    作为一个县令,他对自己治下的这个资官县还真是不太了解,毕竟上任的时间还短。所以他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了解一下这里的百姓到底生活得如何。

    每一间店铺他都会走进去看看,和掌柜聊聊天,又在茶馆酒楼小坐,听听百姓最关心的是什么事,一天下来,他收获良多。

    这时隋朝的税收还是蛮重的,很多做小生意的都叫苦连天,但是没有办法,总要养家糊口,再艰难也要熬下去。

    袁天罡不由感慨万分,无论那个朝代,最苦的都是小老百姓,现在还好,等过一阵开凿大运河老百姓的日子将会更惨!

    袁天罡满怀心事,边走边想,根据历史,隋朝是亡在隋炀帝杨广手上,而现在杨广正是当朝皇帝,自己还在他手下当官,这真是相当讽刺。

    突然,袁天罡被撞了一个踉跄,连退两步,差点摔倒在地。他不禁有些不悦,抬起头刚想喝斥。

    “对不起,对不起,撞到先生您了!”对方已经连连道歉。

    袁天罡定眼一看,这撞到他不正是那个被张大有误告的李荣?后面还跟着一个挎着药箱的人,看样子是个郎中。

    “李荣,你这么急冲冲的出了什么事?”袁天罡问道。

    由于袁天罡没有穿官服,李荣一开始并没有认出他来,这时才发现自己撞到竟然是袁天罡袁大人。

    李荣大惊失色,连忙打躬作揖,连连求饶。

    袁天罡也不会和他一般见识,摆摆手道,“不用多礼了,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焦急?”

    李荣不敢隐瞒,就对袁天罡道出了原委,原来李荣的母亲前几天患上一种怪病,到了晚上就叫痛,整个资官县的郎中几乎都看遍了,但是都没有什么效果,这是本县没有给他母亲看过病的最后一个郎中了,要是这个郎中也没办法,李荣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了。

    因为此时已到午后了,急着带郎中回家给母亲看病,所以才撞到了袁天罡。

    “哦?还有这此等怪病?你母亲白天有否不妥?”袁天罡问道。

    “白天并无大碍,只是晚上就疼痛难忍,也不知是为什么,也只好每日请郎中回家诊治,可是依然不见起色,实在是让人担心。”李荣忧心忡忡。

    袁天罡听到李荣如此说,双手手指不断在弹动,似乎在计算什么,片刻后对李荣道,“这么多郎中为令堂诊治也不见起色,不知你敢不敢按我教你之法治?”

    李荣听得袁天罡此言,疑惑道,“大人,你还擅长医道?”

    “非也,只是我觉得怪病需另辟蹊径医治而已,既然你心存疑虑,那罢了,你快和郎中回家中为令堂诊治去吧,莫要耽搁了。”袁天罡道。

    李荣急道,“大人不要见怪,是我唐突了,还请大人慈悲,给家母诊治,小民感激不尽!”

    袁天罡笑着对李荣道,“我的方法无需药石,只要你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但我不敢保证有没有效果,到时你可别要怪我多管闲事。”

    李荣急忙道,“大人请讲,小民定不会怨恨大人!”

    “那好,你听好了,今日太阳偏西之时,你换上好衣服,就站在你家路边等候,待有射箭之人,你就把他请回家中,设酒席好好招待他,并留他过夜,或者便可以治好令堂之病!”袁天罡神秘一笑。

    李荣听后不由奇怪道,“大人,就这样就可以了?”

    “那你还待如何,只要你按照我说的去做,是否有效,明日自见分晓!”袁天罡淡淡道。

    “好,小民就依大人之言,现在就回家中准备,若家母转好定会好好多谢大人!”李荣对着袁天罡抱拳再施一礼,就急冲冲奔回家中,连那郎中也顾不上了。

    那郎中被晾在了原地,看着李荣急奔而去的身影,又看看袁天罡,心道,一个毛头小子,知道个屁,无需药石也能治病?骗鬼吧,我还见过那个人说无需药石就能治病的!

    袁天罡也没有理会那个傻在原地的郎中,向着县衙直行而去。

    再说李荣回到家中,找出一套好点的衣服换上,就要到路边去等候了,张大有此时正在李荣家照顾他母亲,见李荣的举动有些奇怪,就问道,“李荣兄弟,你又要出门吗,刚才你不是去请郎中吗,郎中呢?”

    因为白天李荣母亲是没事的,这时候也在,她也问道,“荣儿,我见你匆匆忙忙的换一套衣服,到底是为什么啊?”

    “母亲,这是为你治病准备的,这一时间说不清楚,你们也别问,是我们的县令大人袁天罡袁大人吩咐我这样做的,他说这样可以治好母亲的病。”李荣道。

    也不等张大有和他母亲再问,便出门而去,守在路旁,等待袁天罡所说的射箭之人经过了。

    日头渐渐偏西了,李荣在路边已等了很久了,但是还是没有等到袁天罡所说的射箭之人的出现,心里不禁又有些忐忑,不知道袁天罡说的方法是不是真的有效。

    过了一会,一个猎人路过,背上背着一把大弓,李荣一见到这个猎人,心中惊喜交集,连忙走上前去,和猎人说明情况,猎人听后也是欣然答应到李荣家中做客。

    那猎人在李荣家酒饱饭足,吃完时月亮都已经升起来了,猎人到李荣门口散步,忽然看见一只大鸟飞到李荣家的屋顶,鸟啄一下屋顶,屋内李荣母亲就叫一声痛,猎人就拿起他那把大弓,弯弓搭箭,一箭射死那只大鸟,屋内李母竟再无喊痛。

    于是,第二天一早猎人便离去,李荣再三多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