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袁天罡对张大有的反应没有感到丝毫的惊讶,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摆了摆手,袁天罡对张大有道,“少安毋躁,且听我与各位慢慢道来!”

    “各位,张大有一口咬定是李荣是毒害他父亲的凶手,但李荣已经证明他当日并无作案的时间,相信各位刚才也是看在眼里的,那么说李荣已经可以排除,各位认为我说得可对?”袁天罡对着众人道。

    众人齐齐点头,的确是如此,李荣有人证证明他当日并不在张家村,的确不是毒害张大有父亲的凶手,凶手定另有其人。

    “经过我和师爷的勘查,张大有家中也无打斗的痕迹,也排除了有人暴力行凶然后再灌毒的可能性,尸检却证实张大有父亲是中毒而亡无疑,那么,到底是谁要毒杀死者呢?”袁天罡继续分析。

    大家顺着袁天罡的思路,认为也是的确如此。

    “还有,是谁有动机杀害死者?凡杀人者,不外乎几个原因,一是谋财害命,但据张大有所说,他家一贫如洗,有谁有见财起意杀害他父亲吗?我想这个假设也是不成立的,不知各位认为可对?”袁天罡娓娓道来。

    众人连连点头,张大有家本身并无值钱的东西,谁会吃饱了没事干去杀他父亲惹上一身骚,那不是自找麻烦?

    “另一个可能是情杀,但相信大家都不会认为这是情杀吧?那这个可能也排除了,还有一个可能是仇杀,但张大有并无与别人结仇,他父亲长年在家也没有与人有怨,那问题来了,没有人有动机杀害死者,那死者又如何会中毒而亡?”袁天罡又抛出一个问题。

    众人左思右想也想不出为何会出现这种离奇的事情,都望向袁天罡,期待他继续说下去。

    袁天罡没有让大家失望,他继续道,“不是回为钱财杀人,也不是情杀,更不是仇杀,那就奇怪了,当初本官也是一筹莫展,莫非是鬼神所为?但张大有父子并非大恶之人,想来就算鬼神也不至于如此,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他父亲中毒并不是人为的,而是有另外的原因。”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不可能那些毒自己跑到粥里去吧?”有人问道。

    袁天罡喝了口茶,淡淡道,“这个问题问得好,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难不成毒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直到我看到张大有家院子里的这个葡萄架才忽然想起来,有一种可能真的会毒从天降!”

    “什么?这怎么可能,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有人惊奇道。

    “我曾从一部奇谈杂书中看到过一件事,那就是在夏天的葡萄架上很容易有毒蛇,因为葡萄叶非常浓密,在夏天是阴凉的地方,而蛇生性喜欢阴凉,所以我就想这个葡萄架上是不是也有毒蛇,而张大有父亲又是在葡萄架下面煮粥,会不会刚好蛇毒滴到粥里而他父亲不知道,喝了粥以后才中毒身亡?”袁天罡侃侃而谈。

    “为了验证我的这个猜想,所以我才会让张大有长来一条狗,目的是为了让狗试试粥里是不是有毒,刚才在肉粥煮沸的时候,我一直注意着葡萄架上方,果然,在肉粥煮沸了以后没多久,就有一条五彩蛇沿着葡萄架爬了过来,正好在那煲肉粥的上方。”袁天罡非常仔细的描述。

    “大人,那为什么当时你不直接抓住那条蛇,要让它的毒滴到粥里,还要让狗吃下去呢?”有人不解问道。

    “因为人心!各位想一想,要是当时我就抓住那条毒蛇,而没有让它的毒落入粥中,让这狗中毒而死,那么就算我说是因为蛇毒而令张大有父亲中毒而亡,张大有会相信么?各位会相信么?”袁天罡不慌不忙。

    众人仔细一想,确实,那种做很难服众,毕竟也只是袁天罡的推论。

    “要是我那种做,各位会不会说这只是意外,并不见得蛇毒会落到粥里?我想大部分人会有这人种想法,没有亲眼看到这前,是不会相信的。”袁天罡道,这种人他见得多了。

    众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当中还有如此之多的弯弯绕绕,普通老百姓那会想到这么多,都是想到什么做什么,所以他们当不了官,只能当一个老老实实的老百姓。

    “张大有,本官现在证明了你父亲所中之毒乃因为葡萄架上的毒蛇之毒,并非李荣所下,你可有异议?”袁天罡对张大有问道。

    张大有连忙拜倒在地,对袁天罡连连磕头,口中高呼,“大人,小人并无异议,大人真乃神人,这样的事谁会想到,有大人做资官的父母官真是我资官[之福。”

    在场诸人也都纷纷附和,称袁天罡真是少有的青天大老爷,这样的奇案这么快就告破,并没有草率的判案,还李荣一个公道。

    李荣更是对袁天罡连连道谢,要知道,换一个县官的话,他可能就要屈打成招了,那时候就算保住性命至少也得发配,留下一个怪病缠身的老母亲在家中,那种情形他不敢想像。

    “张大有,你这次的做法实在是太急躁了,出了命案就应该立即报官,岂可先把尸体掩埋,再根据自己的臆测去告官,简直荒唐!这样做有误导官府之嫌,更破坏当时的案发现场,使得很多线索被掩盖,增加破案难度,你可知罪?”袁天罡突然大喝一声!

    “小民知罪,还请大人降罪,小民愿意领罪!”张大有心服口服。

    “那好,首先李荣借钱与你,助你渡过难关,本是好意,然因其母忽然染病,而需索还,本也正常,但他没有想到会因此差点惹来杀身之祸,你此乃以怨报德,我观你与李荣实乃是好友,否则他也不可能借钱与你,你试试与别人借试试?”袁天罡语重心长。

    “小民知错!冤枉李荣兄弟,愧对亡父,愧对李荣兄!”张大有高呼道。

    又对着李荣连磕头,口中道,“李荣兄弟,我错了,我一定会尽快把钱还你的,请李荣兄弟大人有大量,宽限几日。”

    李荣那敢受他如此大礼,急忙闪过一旁道,“张兄弟,我知道你是因为伯父突然离世方寸大乱才会做出如此举动,唉,算了吧,大人总算还我一个清白。”

    “张大有,现本官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李母如今患疾,须人照顾,你就去照顾李母三月吧,希望你把李母当成自己的母亲看待,莫要怠慢,你可愿意?”袁天罡道。

    “小人愿意,多谢大人开恩!”张大有那有不愿之理,这已经是袁天罡开恩了没有治他一个诬告之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