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袁天罡在葡萄架下来回踱步,似是在沉思,张大有等人也不敢打扰,静静的待在一旁听候吩咐。

    过了一会,袁天罡叫张大有去找一条狗回来,然后就地在这个炉子上再煮一次粥,至于材料就用上次张大有的父亲所用的一样。

    张大有不明白袁天罡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要找一条狗,还要再煮一次粥,但是他不敢问,只好一一照办。

    一众人等也不明白为何袁天罡要这样做,但是谁又敢去问呢,既然大人叫张大有这样做一定有他的深意,只是大家不明白而已,相信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了。

    不一会张大有就牵来一条大黑狗,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煮粥,袁天罡刚在一旁坐着等。

    粥慢慢沸腾了起来,一股股白气从泄气孔袅袅升起,香气渐渐弥漫整个葡萄架,袁天罡用力的闻了闻,果然很香,看来张大有的父亲煮粥真有一手。

    “大人,粥开了,接着怎么办?”张大有问。

    袁天罡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淡淡道,“等!”

    又过了一会,由于火太大的缘故,煲里的粥都溢了出来,张大有见状连忙把煲盖掀起,放到一旁,又用勺子搅拌了一下煲里的粥。

    袁天罡的眼睛渐渐睁开,并叫师爷陈文轩走到近前,问道,“文轩,此事你怎么看?”

    陈文轩对袁天罡拱手行了一礼,摸一摸下巴的短须道,“大人,依卑职看来,此事定有蹊跷。”

    “哦,此话怎么,不妨仔细道来,一起参详。”袁天罡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依卑职看来,之前与大人一起勘查张大有家中之时并未有发现有打斗痕迹,证明并非暴力致死,后来开棺的结果也证明了这一点,死者是中毒而死确实无疑,但最大嫌疑的李荣有人证证明他当日并未出现在案发现场,他作案的可能性可以排除,那除了他谁还有作案的动机呢?”陈文轩露出深思之色。

    “若无利益冲突,何人会无缘无故杀人呢?可张大有家徒四壁,也不太可能有人见财起意杀害死者,但事实上死者却的确是中毒而亡,卑职实在不明白为什么。”陈文轩仔细分析起来。

    “文轩,凡事不必拘泥于常识,墨守成规之人多无建树,定要推陈出新,大胆假设,方有所得啊!”袁天罡拂了拂衣袖。、

    “卑职谨记大人教诲!”陈文轩肃然道。

    此时,米粥沸腾,热气滚滚。袁天罡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煲粥,神情专注。

    忽然,从葡萄架上滴落一滴水珠,正好滴落那煲滚烫的米粥中,不注意的话是绝对看不到的。袁天罡觉得奇怪,怎么会有水滴在葡萄架上滴下来呢!

    他抬头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原来在正对着那煲粥的正上方的葡萄架上缠着一条五彩斑澜的毒蛇,此刻那条蛇正张大嘴巴。

    袁天罡突然明白张大有的父亲是怎么被毒死的了,他叫过师爷陈文轩,在陈文轩耳旁细声吩咐了几句,阿文轩便领命而去了。

    袁天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动声色,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对着张大有道,“张大有,毒害你父亲的凶手找到了!”

    张大有一听,不禁喜出望外,连声道,“大人,是谁这么狠心毒死我父亲?还请大人明言并为小人作主!”

    其它围观的人愕然了,怎么拉来一条狗,煮了一煲粥就找出了杀人凶手了?这也太神奇了吧,众人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

    袁天罡环视众人一眼,嘴角扯了扯,笑道,“相信大家都很好奇我是怎么找到凶手的吧?”

    众人齐齐点头,袁天罡摆了摆手,淡淡道,“大家不要着急,我会让大家看到我是如何找出凶手的。”

    “张大有,把那条大黑狗带过来,然后把煲里的肉粥让它吃了。”张大有一脸不解,但还是把狗拉了过来,然后又从煲里搯了一盆肉粥给黑狗吃。

    那大黑狗怕是平时也饿得够呛,估计都没有吃饱过,见一盆肉粥摆到它面前,也顾不得烫,慢慢吃了起来。

    不一会,一盆肉粥就让它吃了个精光。众人疑惑的看向袁天罡,不明白袁天罡为何给大黑狗吃肉粥,这和张大有父亲的死又有什么关系呢?

    袁天罡见大黑狗吃光了盆里的肉粥,众人的神情他也尽收眼底,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解释。

    过了一会。那只大黑狗忽然全身抽搐,口吐白沫,晃了几晃倒在地上,气绝身亡。

    众人见此情景不禁大吃一惊,无缘无故的大黑狗怎么会就这样死了,难道是因为吃了那盆肉粥?

    袁天罡看到众人吃惊的神情,才淡然道,“大家看到没有,大黑狗之前还活蹦乱跳,但吃了肉粥后不出三刻就死了,那就证明肉粥是有毒的。”

    众人也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有人道,“对呀,大黑狗明明好好的,就是因为吃了那盆肉粥所以才死的。”

    也有人道,“不会是肉粥的材料有问题吧?”

    众人的眼睛突然全部望向张大有,张大有慌了,焦急的道,“不关我的事啊,我怎么可能下毒,肉粥是大家看着我煮的,我就算想下毒也没有可能啊!”

    张大有是真的慌了,要是众人一口咬定毒是他放的那他真是百口莫辩,因为煮粥的过程只有他一个人完成,并无第二个人参与,那毒不是他放的又是谁放的?

    袁天罡看着惊惶失措的张大有,大声道,“各位乡亲,毒不是张大有下的,这点我可以作证,下毒的另有其物。”

    “文轩,把凶手抓来!”袁天罡大喝一声。

    一旁的陈文轩在得到袁天罡的吩咐后早已准备停当,一声令下,几名衙差就用勾子和绳网在葡萄架上把那条毒蛇给抓下来。

    众人一看那条毒蛇,色彩斑澜,就知道这绝对是剧毒之物,慌忙退开了几步。

    袁天罡对张大有道,“张大有,这条蛇就是毒害你父亲的凶手!”袁天罡语出惊人!

    “什么?大人,你是说这条蛇是杀死我八父亲的凶手?这怎么可能!”张大有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