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袁天罡在长案后坐定,望向张大有和李荣两人,“你两现各执一词,本官在没有勘查现场之前不会采信任何一方之言,今天暂且到此,你二人明日辰时在衙外等候,一同前住案发现场,不得有误!”

    “是,大人!”张大有与李荣双双退下,张大有依然对李荣怒目而视,他还是认为毒死他父亲之人必定是李荣无疑。

    第二天一早,袁天罡就在师爷和一众衙差的陪同下走出衙门,门外张大有和李荣早已在等候多时了。袁天罡没有想到除了涉案的张大有和李荣外,还有几十个百姓也在等候。

    袁天罡向身边的师爷问道,“怎么这么多进姓聚集到衙门外?是不是又出了什么事?”

    师爷连忙笑着对袁天罡道,“大人误会了,这些百姓是自发聚集到此,想看看大人是怎么查案的,所以一大早就在门外等候了!”

    “哦!”袁天罡有些愕然,林子大了真是什么鸟都有,只听说过发生人命案不想沾边的,想不到还有等着看热闹的。

    袁天罡在一众衙差的簇拥下带着张大有和李荣一路向张大有家中进发,到了已时,终于到了张大有的家中。

    袁天罡将一众人等全部挡在门外,只和师爷两人走进张大有家里。张大有家有一间瓦房,一个院子,房子已有些年久失修,可以看见有些椽子已经开始腐烂。

    屋子里非常简陋,只有两张床一张桌子,还有几个柜子,上面铺满了灰尘,看样子很久没有打扫了。

    在屋里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袁天罡和师爷走出屋子。一众人就将目光集中在袁天罡身上,袁天罡真是受宠若惊,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厉害了?这是主角才会有的待遇!

    袁天罡踱了几步,又想了想,然后叫来张大有,“张大有,你将你如何发现你父亲被毒死,之前你父亲在做什么,之前吃过什么通通给我详细说一遍,不要有任何遗漏。”袁天罡道。

    于是张大有就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原来张大有那天出门之前,他的老父亲正在煮粥,加了少许的猪肉,还叮嘱他中午回来一起吃,张大有答应了一声就出门去了,没想到中午回到家中发现老父亲倒在了门口,全身乌黑,早已气绝身亡,手里还紧紧抓着那只盛着粥的碗。

    张大有只好草草把父亲葬下,但他越想越不对劲,无缘无故父亲为何会中毒呢?

    于是他就想到昨天刚和李荣起了争执,李荣在临走之前又扬言要他们父子小心点,他觉得此事十有**是李荣做的,所以就扭着李荣去见官。

    袁天罡听完张大有的讲述,没有听出有什么证据可以直接证明李荣就是凶手,这一切都只不过张大有的猜测。

    “张大有,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句,你想不想查出害死你父亲的凶手?”袁天罡问道。

    “大人,只要能查出是谁害死我父亲,将凶手绳之于法,大人尽管吩咐,小人一定全力配合。”张大道。

    “好!”袁天罡大声道,“张大有,现在我要检验尊父的遗体,带路吧!”

    “这……”张大有迟疑了一下,死者已入土为安,再去惊动是犯了忌讳的,但是为求一个明白,张大有在片刻后还是带着袁天罡走向村后的小山坡,一众衙差和吃瓜群众尾随在后。

    这个小山坡是整个张家村的坟地,张家村历代的先人都是下葬于此,显得有些阴森森的,好在他们人数众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害怕。

    片刻之后,张大有把众人带到一座新坟前,在坟前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口中说道,“父亲大人,我知道现在再惊扰您老人家是我不孝,但是若是不能找出害死您的凶手,是更大的不孝,今有县令大人要为父亲找回公道,需要检验您老人家的遗体,还望父亲勿怪!”

    等张大有站起身后,袁天罡一挥手,“开棺!”

    众衙役七手八脚扒开坟头,把那副薄棺抬出坟坑。

    袁天罡拿出一条白手绢系在了鼻唇之间,又叫众衙役用布打绑住口鼻。然后打开棺盖,棺盖一打开,一股腐臭之气冲天而起,好在袁天罡绑住了口鼻,不然的话就这股尸气就让他呕吐,现在只是有一丝渗进鼻子都觉得胃里一阵痉挛。

    一众衙役早已退得远远的,生怕受池鱼之殃。

    袁天罡行上前,往棺里一望,只见一具已经腐烂了七八分的尸体,身上的恶蛆在钻来钻过,非常恶心,尸身上流淌着黑色的尸水,确定中毒无疑。

    袁天罡走离尸体好远才解下手绢,深深的吸了几口新鲜的空气,才叫众衙役盖上棺盖重新埋好。

    回到张大有家中,张大有急忙问道,“大人,可曾有什么眉目?”

    袁天罡沉吟了一下道,“现在还不好说,等我问过李荣再作论断。”

    于是叫来李荣,详细询问了李荣在案发当天的去处还有做过什么事,而李荣也是有所准备,把证人全都带来了,证明他在案发当日根本不在张家村。

    这就难办了,只知道死者是中毒而亡,而根本没有其它的任何线索,这该怎么办呢,这是自己上任的第一件案件,要是办砸了脸面上会非常难看。

    忽然,袁天罡灵光一闪,对张大有道,“尊父当时在什么地方煮粥?”

    张大有对着院子一指,“就在院子的葡萄架下。”

    袁天罡急冲冲的对张大有道,“快带我去看看!”

    张大有不敢怠慢,马上带袁天罡到当时他老父亲煮粥的葡萄架下,那葡萄架下还有一个炉子,炉子里面还有一些炉灰,但并不多,显然,这个炉子是很少用的。

    “尊父经常用这个炉子煮东西吗?”袁天罡问。

    “不是,这个炉子很少用的,只有天气热的时候偶尔用一下,因为这里比屋里要凉快,一年都用不了几次,怎么,大人,我父亲的死和这个炉子有关系?”

    袁天罡围着炉子转了两圈,又抬头看了看葡萄架,只见葡萄的长势非常的好,叶子碧绿碧绿的,藤蔓也非常的粗大,叶丛浓密,在夏天的确会比屋里凉快得多,也难怪张大有的父亲会在这里煮粥。

    袁天罡就在葡萄架下不断的来回踱步,这下可急坏了张大有,又问道,“大人,难道和这只炉子真有关系?”

    袁天罡又抬头看了一直那葡萄架道,“现在下论断还太早,但我看**不离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