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与张柬之喝至半酣之后,袁天罡道,“孟将兄,这次你为我谋得此差事,天罡感激不尽,孟将兄为我之事忙碌奔走,我实在过意不去,刚为兄卜一卦,兄之前程不在隋,而在唐也,望兄暂且韬光养晦,以待时机!”

    张柬之知道袁天罡知天机,明地理,既然他这样说肯定会有其用意,连忙低声问,“天罡兄此话何意?”

    “天下将乱矣,隋亡唐兴此乃天意,望兄三思!”袁天罡拍拍张柬之的手背。

    张柬之脸色一变,急忙道,“天罡兄之意是唐将代隋?那何人取代?”

    “天机不可泄漏,兄若信天罡则潜龙于渊,待得风云起时,可位极人臣,今日之言出之我口,入君之耳,莫要外传!”袁天罡正色道。

    张柬之凝重的点了点头,“天罡兄请放心,轻重缓急我自分辨得清楚,必不会外泄。”

    张柬之又不是白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若是传扬出去,那是杀头大罪,还会连累九族,又岂会泄漏出去。

    对袁天罡的本事别人不知道,作为他多年朋友的张柬之却是心如明镜,既然他敢和自己如此说,那隋亡唐兴之事十有**,看来世道又要大乱了。

    “天罡兄让我韬光养晦,那天罡兄又有何打算?为何天罡兄还要接资官令?”张柬之并不糊涂。

    袁天罡对着张柬之神秘一笑,“各人天命不同,际遇不同,至于我为何接资官令?那是因为我从来没当过官,想当当看看当官是个什么滋味,嘿嘿!”

    这可是袁天罡的真实想法,可是张柬之并不知道眼前的袁天罡早已不是他认识的那个袁天罡了,有这种想法一点也不奇怪。

    张柬之见袁天罡一脸的神秘,也知道他们修道之人很多秘密是不方便让外人知道的,所以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缠。

    他想了想,然后低声道,“天罡兄,你说我将来位极人臣这恐怕言过其实吧,我何德何能可以位极人臣!”

    袁天罡叹了口气,有些哀伤,“老朋友,你虽位极人臣,亦名留青史,但……唉,不提也罢!”

    话说到这个份上,张柬之那有轻易罢手之理,于是他诚恳对袁天罡道,“天罡兄,有话但说无妨,莫非有何难言之隐?”

    袁天罡其实很佩服张柬之的为人,刚正不阿,从不牵强附会,学术精深又不贪财,但一生也是坎坷非常,虽然为了天下做了不少的好事,可最后却忧愁愤懑而死。

    轻轻的拉住张柬之的手,袁天罡语带伤感,“孟将啊!你虽位极人臣,名留青史,但仕途坎坷,终不得善终啊!痛哉!”

    谁知张柬之听完后却哈哈大笑,“天罡兄,大丈夫生于世上,能位极人臣,名留青史,还有何求?纵不得善终又有何惜哉!”

    袁天罡再一次被张柬之胸襟之豁达所折服,但这样的人为何会最后落得不得善终的下场?这个结局就不能改变吗?

    袁天罡心如电转,以前并没有我这个袁天罡,或许张柬之的命运就按照历史的方向不可逆的发展,可是现在有我这个不一样的袁天罡啊!难道我不能改变他的命运?

    要知道,命运是相互的,我袁天罡这只不应该出现的蝴蝶都可以出现了,那我那双翅膀一扇又会改变多少人的命运轨迹呢?

    以袁天罡现在的能力是不可能改变什么的,但要是将来有了这样的能力他一定不会让张柬之这样的好人不得善终。

    “孟将兄好气魄,是天罡矫情了,当自罚一杯!”袁天罡举起手中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天罡兄,话既已至此,不妨实说,我日后也好提防一二。”张柬之可不会和袁天罡客气。

    袁天罡哈哈一笑,“好,孟将兄有此兴致,详说也无妨,进士并入清河县,古稀永昌近御前,仁杰鼎力来相荐,凤阁鸾台终得见。”

    后面的神龙政变之事袁天罡并不想说,他希望自己真的能改变张柬之的命运,那他就不用晚景凄凉,最后愤懑而死了。

    张柬之一撇嘴,不满道,“天罡兄莫非欺我糊涂?如此便是你口中的详说?还不是打个哑迷让我猜!”

    袁天罡哭笑不得,看来今天不说个清楚明白张柬之怕是不会放过他的,只好连连告罪,拱手道,“孟将兄莫急,这就与你详说。”

    张柬之正襟危坐,等着袁天罡给他说出个子丑寅卯。

    袁天罡看张柬之那副驾势,就知道今天肯定是混不过去了,只好也坐正身子,一本正经的道,“孟将兄现在还无功名吧?”

    “现并无功名。”张柬之据实回答。

    “可有考试之打算?”袁天罡问。

    “正有此意,天罡兄此问何意?”张柬之不解。

    “我欲劝孟将兄勿急,待大唐平定天下,其时可出仕,兄必中进士,调任清河丞。然兄需忍耐,任上多顾百姓,永昌元年,贤良征试,必拔头筹,监察御史乃兄囊中之物。”袁天罡缓缓道。

    张柬之听袁天罡如此说,心情也是非常激动,监察御史,权力不可谓不大,掌管监察百官、巡视郡县、纠正刑狱、肃整朝仪等事务,正是可以一展胸中抱负的职位。

    “兄在御史之位时切记莫忘百姓疾苦,毕竟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非一家之天下!”袁天罡郑重道。

    “天罡兄大可放心,若他日真有如此风光,必不敢忘却初衷之志。”张柬之义正辞严。

    “然兄之仕途并未于此止也,后可任合州刺史,蜀州刺史,荆州开史,至长安年间,仁杰荐兄,出任洛州司马,司刑少卿,其时兄亦老矣,然姚崇又荐兄出宰相之职,天子允之,授官同凤阁鸾台平章事,晋升凤阁侍郎。”袁天罡一口气说完,拿起桌上的酒就“咕咕咕”喝了几口。

    张柬之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当宰相?现在自己还是一白衣而已,对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之位连想都不敢想,可是袁天罡却言之凿凿,就如亲眼所见一样,感觉太不真实。难道袁天罡是从后世返回之神人?

    张柬之这个想法却是真相,但他怎么会知道这么荒谬的事就如此真实的发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