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盛唐皇师 > 第3章声名鹊起
    这个中年人在绵阳也算是个名人了,万贯家财被他短短几年挥霍一空。一些围观的人见李明说他以后还可以东山再起都嗤之以鼻。

    其中有一位卖货郎最不服气,他放下担子,在他明的摊子前蹲下来,也在地上写了个“鼠”字,笑道,“那先生也为我测上一测,看我运程如何?”语气之中明显带有挑衅之意。

    李明看了他一眼,淡淡笑道,“你若贪财,则命不久已!”

    货郎大怒道,“你这人好生无礼,叫你测字,何以咒我死?”

    李明摇了摇头,轻笑道,“是不是咒你,明天之前自见分晓,现在多说无益。”

    货郎卦金也不会,直接拂袖而去!旁观众人也是议论纷纷。

    李明倒是自在,一副云淡风轻,悠然自得的样子,不管旁人如何指指点点,他就是波澜不惊。

    黄昏渐渐来临,街上的行也变得稀落了不少,街道两旁有些店铺已经点起了油灯。李明摸了摸肚子,站起来伸了伸腰,也准备回客栈吃饭休息了。

    他刚走了两步,忽然后面有人大喊道,“神仙请留步,神仙请留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后面响起。

    神仙?不会吧?这世上真有神仙?李明连忙四处张望,神仙这两个字他听倒听得多,可从来没见过,神棍倒是见过不少!

    街上的行人听到有人大叫神仙,也纷纷驻足观望。好奇心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绝不止李明一个。

    一个人向着李明直冲过来,冲到李明面前“扑”的一声跪倒在地,口中连喊,“多谢神仙救命之恩,之前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神仙,请神仙莫怪!”

    李明定睛一看,原来此人正是之前让他测字的货郎。货郎此刻对着李明连连嗑头,李明连忙拉起他,疑惑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四处观望的人群看到有热闹看也很快汇聚到他们身旁,围成一圈。

    “先生一定是神仙下凡,要不然不会算得这么准!”货郎对李明既感激又崇拜。

    “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李明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货郎就将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道了出来。原来货郎今日看到李明给那个中年人测字,说中年人还可以东山再起,他十分的不屑。

    因为那个中年人是全绵阳人都知道的败家陈,名叫陈远光,祖上出过大官,官至御史,所以攒下无数的家财,可是到了陈远光这一代,出了个游手好闲,每天只会花天酒地的纨绔。

    陈远光因为家里有钱,天天上青楼下妓院,逢赌必到,无论是赌钱,赌石他都必定到场,最后,几年时间就把一副偌大的身家输得一干二净。

    李明说陈远光这样的亡命赌徒也能咸鱼翻身,那岂不是狗也能不吃屎?所以他故意和陈远光测同一个字,就是心存戏弄,谁知李明却说他贪财就会命不久已,他非常气愤,当时连卦金都没有给就拂袖而去。

    货郎今天运气不错,到了申时就已经把货物卖完了,对李明的话就更不放在心上了。货郎不是城里人,家住在城外十里的黄家庄,今天这么早卖完货就买了些小玩意,想早点回家去好好哄一下一双儿女。

    谁知他刚走到黑风林,从林子里突然窜出几个匪徒打劫财物,货郎当然不愿意交出自己的血汗钱了,于是趁着匪徒稍不注意拔腿就往绵阳城跑。

    匪徒见他竟然敢跑,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马上拿出刀剑,向着他穷追不舍,并扬言要杀了他。

    眼看匪徒们越追越近,货郎心里不禁暗暗叫苦,心想,这回吾命休已!在心里闪过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灵光一闪,今天那个算卦先生说我贪财丧命,莫非他真的那么神,算得如此之准?

    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灵机一动,从怀里拿出一些银子,向着后面洒去,少说也有十两,匪徒见地上有银子,也顾不得追他了,先去捡地上的银子,这才让他逃过一劫。匪徒捡了银子,他捡回一条命!

    一众围观的人听后也觉得惊奇不已,纷纷对李明投来佩服的目光。

    货郎把整件事情完完本本说完后,向李明行了个礼道,“先生,只是小人至今还是不太明白,为何我们两人同测一字,在先生看来却有两种结果?”

    围观的群众听到货郎问出这个疑问,全都凝神侧耳,因为他们也想知道为什么。

    李明微微一笑,“易之一途,博大精深,非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不过既然你想知道,那告诉你也无妨。”

    “陈远光先测鼠字,我说他一生衣食无忧,只因他写字之时街上刚好有一辆米车经过,并且车上的米袋有破洞,米洒了一路,试问一只老鼠,它什么时候才能吃完一大车米?你说这是不是衣食无忧?”李明解释。

    众人恍然大悟,是啊,一只老鼠就算吃到它死都可能吃不完那一大车的米,真正是一生衣食无忧啊!

    “可我同样也是测个鼠字啊,为什么却有杀身之祸呢?”货郎不解。

    “盖因你写鼠字之时,巧逢一人正挑了两笼猫经过,一只老鼠对两笼猫,胜负如何,各位自有判断,而为何老鼠会碰到猫,无非是因为贪而已!”李明道。

    听完李明的解释,众人也是拜服不已,纷纷询问李明姓名,大家都想这位活神仙给自己指点一下迷津,要是得到他的指点,虽不说前途光明,最起码可以趋吉避凶。

    面对热情的人群,李明不紧不慢的道,“各位,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自然也就没有不劳而获,就算你命再好,若是待在家中等天上掉馅饼,只怕最后掉的会是铁饼,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

    李明不想到自己居然有机会在古代给古人上了一堂现代的心理课,还是免费的。

    众人依然不肯散去,虽然今天不能得到神仙指点,但起码得知道名字吧,说不定日后有机会呢?

    所以,众人一致要求李明报出名字,李明无可奈何,只好道,“在下袁天罡。”

    知道李明的名字后,众人才慢慢散去。那货郎却没有走,他无论如何也要请李明去酒楼喝酒,说就当今天的卦金,李明百般推辞,但终天拗不过货郎,也只好跟着他一起到了一家名叫醉仙楼的酒楼喝酒去了。

    醉仙楼乃是绵阳有名的酒楼,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但是一般的小老百姓是不会到这样的酒楼吃饭的,因为一顿酒菜的银子就够他们一家一个月的用度了。

    今天货郎请李明到醉仙楼看来也是要大出血了,不过相对于自己的性命,货郎认为这一顿太值了,而且还能和袁天罡拉近关系,说不定还能再次得到他的指点。

    待进入酒楼大厅坐下,隔桌的刚好是一个刚才围观的人,一见到李明,马上堆满笑容,站起来对李明行了一礼道,“先生,你也来醉仙楼喝酒?先生想吃什么尽管点,我请!鄙人黄山,和黄天是同村,黄天就是那个货郎。”

    李明这时候才知道那个货郎原来叫黄天,他对黄山微微一笑道,“黄兄不用客气,这顿饭可是黄天请的,就无须黄兄破费了,天罡在此谢过。”李明回了一礼。

    “哦,那先生是否介意同桌?”黄山退而求次。

    “在下是不介意,不知黄天兄是否介意?”李明向黄天道。

    “黄山,这顿饭是我请袁先生以报救命之恩的,你同桌似乎不太好吧?”黄天苦着脸。本来请李明一个他就有点肉疼了,现在若加多一个黄山,那岂不是又要出多一些银子!

    黄山见黄天一脸不情愿,本来想就这样算了,但是这可是和活神仙交好的千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放过实在不甘心。于是他一咬牙道,“黄天,我们是同村兄弟,也不必如此见外,这样吧,这顿饭我们一人出一半怎么样!”

    黄天见黄山说到这份上,也不好意思再推托,于是三人拼成一桌,叫了店小二过来点了两壶酒,还有几样小菜。

    李明原来在现代也是生在一个不是十分富裕的家庭,知道老百姓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每天柴米螀醋茶,都需要钱,所以他也十分理解黄天他们的难处,尽量点的菜都是最便宜的。

    见到李明如此体恤他们,黄天和黄山两人都非常感激,因为就算李明叫最贵的菜式,他们也不敢有意见,现在是他们想讨好李明,再贵也得忍着。

    在李明他们吃饭的时候,绵阳城里的大街小巷都在传李明今天的神机妙算,他成了绵阳讨论最多的人。可是此刻的李明根本不知道他成了绵阳城的风云人物,而是和黄天黄山两人喝得兴高采烈。

    酒过三旬,菜过五味,借着酒意的黄山道,“先生,这些年来日子过得越来越艰难,还求先生指条明路,若侥幸有成,日后必不负先生,但凭先生一言,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黄天也道,“先生,今日救命之恩黄天绝不敢忘,若他日先生有命,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李明眯了眯眼,想了想,然后小声道,“西北草原良马,你们能悟则富贵可期,悟不透则流离乱世,言尽于此,告辞!”

    说完李明大步走出酒楼,回客栈去了。黄天和黄山还在面面相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