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是我家?”李明还视了屋里一圈,这明显是电视剧里面才出现的古代建筑。

    中年男子看到李明一脸不信的模样,心想,纲儿不会是摔下山崖的时候摔坏脑了吧?怎么边自己家都不认得,而且的确不像以前的纲儿,像完全变了个人一样。

    他试探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李明。”李明不加思索。

    中年男子心中一惊,坏了坏了,真的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看来真的摔坏脑了。“小丽,你马上去叫兄长过来!”

    在一旁一直不敢出声的少女急忙走了出去。

    不一会,另一个中年男子也进了这个房间,他一进到房里便直冲到李明身前,双手颤抖的抓住李明的手,眼眶有些发红。

    “纲儿,你怎么了?”他语气非常急促。

    “大哥,纲儿出去游历从山崖上摔下来,可以摔到脑部了,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只会疯言疯语,唉!”

    “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是谁,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乃李明是也!”李明大声道。

    “你怎么会是李明呢,你明明是我儿袁天纲啊!”刚进来的男子用力的握住李明的手。

    啥?我是袁天纲?还是袁天罡?这玩笑开大了吧,袁天罡可是几千年前的人啊!难道我穿越了?回到唐朝了?

    李明不敢置信,瞪大双眼盯着中年男子,“我是袁天纲?现在是隋末唐初?”李明不敢确定。

    “袁守懿是我父亲?袁守诚是我叔父?”李明小心翼翼问道。

    两个中年男子的头点得如小鸡啄米,心底的大石也是彻底放了下来,看来最坏的情况并没有发生,是虚惊一场。

    他们两个是放心了,可李明的心里却凉拔凉拔的,没想到穿越这么狗血的事都发生在自己身上!可是自己没有发现有金手指啊,别人穿越都是美女环绕,武功盖世,自己啥也没有,这不公平吧!

    但是既然穿越过来了,想穿越回去看起来无疑是痴人说梦!嗯,袁天纲,这个名字不好,后世流传那个唐朝的可是叫袁天罡,嗯,好,以后就叫袁天罡,拿这个招牌出去混吃混喝也不错。李明是个乐观的人,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他很快便进入自己是袁天罡的角色了。

    “哎哟,头有点痛!我要休息一下!”李明忽然叫道。

    “那好,你好好休息吧。”袁守懿和袁守诚两人吩咐小丽好好照顾李明就各自走了。

    李明躺在床上,思潮起伏,一个二十一世纪的大学生摇身一变变成了历史名人,太戏剧化了。

    他的头的确是有点痛,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就好像有两个人的记忆在纠缠。

    一些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片段在他脑海里清晰的出现,难道这就是真正的袁天纲的记忆?迷迷糊糊中,他又睡着了。

    李明又做梦了,这次的梦有点特别,因为他在梦中竟然见到一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表年,自称袁天纲,袁天纲告诉李明他已经死去,身体现在被李明占据了,他然望看在李明用他的身体的份上好好孝敬父母和叔父,也好让他走得安心,李明不由自主的答应了。

    然后忽然一打漆黑的锁链不知从何处飞来,将袁天纲拘走,李明一下就被吓得醒了过来,然后感到脑海深处有一股信息传入他的大脑。

    果然是袁天纲生前的记忆,李明也终于了解现在自己真的是在隋朝末年,看来又一个乱世要来了,因为李明知道,隋朝末年群雄并起,逐鹿中原,是一个乱战的年代,李世民,王世充,窦建德等枭雄都会粉墨登场。

    但叫袁天纲李明觉得不好,因为在后世传颂的都是袁天罡而不是袁天纲,所以他决定以后他叫袁天罡而不是袁天纲!

    李明醒来后看到小丽还坐在一旁,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从袁天纲的记忆里得知小丽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侍女,一直负责照顾他的起居饮食,对他是无微不至。

    所以李明对小丽道,“小丽,你去叫老爷和我叔父过来,我有事和他们说,他们过来后你就可以休息了。”

    小丽连忙去叫袁守懿,一会袁守懿和袁守诚就来了。这时的李明早已穿戴整齐,见到两人到来连忙行礼。

    两人见到袁天纲终于恢复正常都很高兴,只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个西贝货。

    三人围着桌子坐下,李明给两人奉上茶,双关上房门。袁守懿两人见李明神神秘秘,都好奇他到底要和他们说什么。

    关上门后,李明也坐下来,对两人小声道,“父亲,叔父,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个绝密,你们不可对外宣扬,因为这关系到我们袁家的兴衰!”

    袁守懿两人一愕,这个从来不关心家事的家伙今天怎么关心起袁家的兴衰来了,以前他只在乎他的学术,看来摔那一跤果然是有些变化,但这种变化两人是乐于见到的。

    “此话怎讲?”袁守诚好奇。

    “父亲,叔父,你们对如今的天下大势有何看法?”李明反问。

    “天下承平,安居乐业!”袁守懿道。

    李明哈哈一笑,“父亲,实话说吧,我乃天罡星降世,特来寻天下明主。”李明不自觉真的代入了袁天纲的角色了,连说话的口气都变以了。

    “住口,你怎么敢亵渎星神!”袁守懿低声喝道。

    袁守诚也低呼,“不可妄言,当有灭族之祸。”

    李明知道再说下已经没有必要,古代那种愚忠的思想在他们脑海里根深蒂固,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

    于是,李明便不再说了,袁守懿和袁守诚唯恐李明出去后乱说,惹来大祸,再三叮嘱他不要乱嚼舌根。

    大业元年,李明忽然收到一封信,乃朋友张谏之写来的,李明知道张谏之也是唐朝有名的人物,原来这时候的袁天罡就已经认识了他。

    张谏之在信中说,他在洛阳为袁天罡谋了个资官县令,让袁天罡早日起程到洛阳上任。李明感慨万分,这张谏之真是好人啊,居然在洛阳为他谋到一个官,要知道,洛阳在当时是陪都,在整个隋朝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就好像现代的上海,要在这样的地方谋个县令,那真是相当不容易。

    所以,李明在第二天马上和家里辞行,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去洛阳了,当然了,这时候的李明已经是袁天罡了。

    当时李明是在成都,要去洛阳路程非常遥远,在没有汽车没有高铁没有飞机的年代,也不知道要走多久,李明只有租了驾马车,一路慢慢向着洛阳而去,也感受下古代这慢节奏的生活。

    这一中路到洛阳估计得半个月,李明从来没有坐过这么久的车,不过好在他在一路上也不无聊,本来他就对玄学感兴趣,所以一路上他都在研究,特别是他在梦里学到的相术等等,越是研究他越觉得古人的智慧真的是令人佩服。

    这一天,他来到了绵阳,走了这么多天也有点累了,终是他就决定休息一天,并领略一下古时绵阳的风土人情。

    上午他好好的游览了一遍绵阳,古代的绵阳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没有汽车尾汽,没有高楼大厦,没有招牌霓虹,一切都是纯净的。

    到了下午,李明忽然心血来潮,就在街边摆了个算命摊,就用他学到的玄学帮人算命。其实李明对于算命这种东西也是半信半疑,这次就可以实践一下了。

    一会,有一个中年人走到了李明的摊前,向李明道,“先生,你会测字不?”

    李明抬头望了中年人一眼,心中自然而然立刻就有了一个判断,这个人看上去现在虽然贫穷潦倒,但是以后一定是个富家翁。

    “当然,本人看相算命风水八卦无一不精无一不晓,请写下要测的字吧。”李明道。说完这句话其实他心里蛮虚的,但是广告不都是这样做的么。

    中年人连忙在地上写了一个字,李明仔细一看,原来是个“鼠”字,他刚想说话,却忽然看到街上有一辆米车经过,很不巧的是米袋穿了个洞,那些米洒了一路。

    中年人见李明久久不语,神情有些落寞,他不知道李明算出了什么,但这么久都不说话,可能也不是什么好事吧,中年人很忐忑。

    李明慢条斯理的道,“你本是富家子弟,只因你亲赌,把家产全部赔光所以才落得如此田地吧?”

    “对,先生真神了,我就是想知道以后我能不能翻身?”中年人急忙道。

    “小赌怡情,中赌伤身,大赌败家,豪赌亡国,切记切记,只要你能改过自新,来年定会转运,痛定思痛改前非,卷土重来未可知,去吧去吧。”李明故作神秘道。

    中年人连连作揖,口中连道,“多谢先生教晦!在下定当铭记于心,定会痛改前非,小小心意不成敬意。”放下了一些碎银子,中年人高兴的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