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盛唐皇师 > 第1章演的是那一出
    初秋,天空万里无云,整个穹顶湛蓝湛蓝,微凉的秋风吹拂在身上特别舒爽。天高眼望远,风微花沁香,果然是一个旅游的好季节。

    随着国内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也越来越多人选择了闲暇时出门去旅游,体验不同地方的风景名胜和人文风情,以增长自己的的见闻和阅历。

    而每年的秋季,则是人们出门旅游最好的季节,炎夏刚过,寒冬未至,天清云淡,秋高气爽。

    李明也不例外,作为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即将踏上社会的一个大学毕业生,他便趁着还没工作之前好好的放松一下自己,所以他决定去旅游。

    他选择的旅游地点是昆仑山,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脉之祖”。如李白的“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美诗,***的“横空出世,莽昆仑”的华章,女娲炼石补天、精卫填海、西王母蟠桃盛会、白娘子盗仙草和嫦娥奔月等。诗人王心鉴有《昆仑行》一诗曰:白云有意掩仙踪,雪岭未融亘古冰。身在塞外远俗域,多少心霾已澄清。

    对于自小就喜欢钻研玄学和道家学说的李明来说,昆仑山有着无与伦比的吸引力,能够亲自探索昆仑山是他的夙愿。

    这个秋天,李明终于如愿以偿,踏上了他魂牵梦萦的昆仑山,那碧草连天的原野,那黄沙荒漠的粗旷,那巍峨壮阔的高山,那深幽宁静的河谷,那圣洁入云的雪峰,一切的一切,都让李明感受到昆仑的伟大与神秘。

    现代的昆仑最著名的是什么?当然是地狱之门了,也就是谷称死亡谷的地方。李明看了看地图,他现在的位置离地狱之门也不远了,到底要不要去看一看呢?可是听说那里是有军队驻守的,不知道能不能进去。

    李明有点踌躇,因为是单人自由行,他想商量也找不到个人,他左思右想,最终决定去看一看这世界闻名的地狱之门,那怕是看一眼也好。

    于是他在第二天绕过驻军,从一条羊肠小道来到死亡谷谷口,估计这条小道是那些猎人踩出来的。

    谷内的光线很昏暗,显得有些阴深。李明大着胆子往前走,直走越觉得发毛,谷里四处布满了狼的皮毛,熊的骨骸,猎人的钢枪以及荒丘孤坟,似乎向世人渲染着一种阴森恐怖的死亡气息。

    李明渐渐的深入,但不安感越来越强烈,他有些后悔了,不应该这么冲动的。

    突然,天空响起一声闷雷,震耳欲聋,李明吓得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明明是晴天的,怎么会打雷?李明愕然。

    倾盘大雨转瞬而至,李明被淋成一只落汤鸡,雨势很大,看样子短时间内是停不了了,怎么办?在站在雨里等他停?李明又不是神经病!

    可是下雨天在树下避雨是很危险的,说不准一个雷下来就被送去见佛祖了,可是这山谷内除了大树还是大树!

    雨越来越大了,李明几乎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没办法了,总得找个地方避一下吧,他努力的睁大眼睛朝四周张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也不想看到李明的狼狈样,居然被他发现前面不远处的一棵有数个人才能合围的大树有一个树洞,这个时候的李明也顾不得危不危险了,拔腿就往那树洞跑去。

    跑进树洞,李明松了口气,终于有个暂时可以避雨的地方了,他决定,等雨一停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李明打量了一下这个树洞,树洞不小,起码能容纳四五个人,地上有些动物的毛发和枯叶,有一股腐味。

    嗯,突然,李明发觉有些不对劲,现在下大雨,天空估计也是阴沉沉的,而且这谷内本来就阴暗,现在应该更暗才对啊,可是怎么树洞里连动物的毛发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他连忙抬头再仔细看看树洞内,他忽然发现原来在树洞的一侧有一条手臂粗的裂缝,一束光亮正从里面透射出来!

    李明大吃一惊,树洞内怎么会有光亮?他走近那道裂缝,仔细的观察起来。他用手敲了敲,发出的声音竟然是空洞的。

    里面是空的?李明更吃惊了。于是再用力一推,“哗啦啦”一阵响声过后,在李明面前出现了一个他不敢想信的画面。

    一条两米左右宽的通道蜿蜒不知通向何处,而两侧每隔一段距离便镶嵌着一颗碗口大的发亮珠子。树洞里的光亮正是这些珠子透过那道裂缝射出来的。

    李明咽了咽口水,盯着那些珠子,心道,这不会是传说中的夜明珠吧?这也太奢侈了吧!

    等等,这里可是地狱之门,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通道?难道这条通道真的是通往地狱?或者是传说中的仙人真的存在,这是通住仙人洞府的秘道?

    李明怀着忐忑的心情慢慢沿着通道往前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还没有走到尽头,也不知道通往那里,李明有些焦躁,可是已经走了这么久,没有回头的道理,只好硬着头皮住前走。

    再走了许久,前方忽然越来越亮了,李明大喜,莫非出口就在前面?他心情一下激动了,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到了!

    李明快步朝着出口方向狂奔,果然,前方是一个洞口,已经可以看到蓝天了!

    他兴奋的冲了出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到一阵的头晕目眩,然后便失去知觉了。

    或许他太累,又或许他的心神一下子从紧绷到放松,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中他学会了周易,学会了风鉴相术,还学会了观星和风水学。

    朦朦胧胧中,李明好像听到有人在他,“公子,醒醒,公子,醒醒!”

    迷迷糊糊中,李明睁大了眼睛,看到一个少女正在叫他,可是这个少女穿的却是一身古装,他一愣,难道有剧组在附近拍戏?

    “太好了,公子你终于醒了,你已经睡了两天两夜了!”少女雀跃欢呼!

    “呃,这是那里?现在是几号?”在通道中走了太久,李明有些犯晕。

    “几号?”少女一脸不解。

    “是啊,现在是几号了,你们剧组在拍什么戏?”李明继续问道。

    几号?剧组?听得少女一愣一愣,这些都是什么?她瞪大双眼看着李明,轻声问道,“公子,你不是没睡醒吧?怎么说胡话呢!”

    李明一骨碌爬起来,发现自己也穿着古装,还以为是剧组为他换的,他觉得奇怪,自己又不会拍戏,给自己穿戏服有什么用,而且他早就和一家公司谈好了,下个月就要报到了。

    “美女,麻烦你把我的背包还给我,我对拍戏没兴趣,叫你们导演找别人吧,我还有事要走了,我还得赶飞机呢。”李明自顾自的说。

    少女目瞪口呆,公子今天怎么了,怎么净说胡话呢,还有什么导演,飞机,那是什么东西,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还叫自己美女,真是羞死人了,我……我真的很美么?

    其实少女的确长得十分标致,精致的五官,身姿婀娜,那起码是个花旦级别的美女。可李明这时候那有心情欣赏,他现在最想的是快点拿回自己的背包走人。

    看着自己的公子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少女一时间也不知所措,正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把低沉的声音,“纲儿,睡了两天两夜还没醒么?”

    跟着一个相貌威严,仪表堂堂的中年人走了进来,见到李明已经醒了过来,开口道,“早就叫你出外游历要小心,这次摔落山崖也没事,是上天保佑我袁家,下次看你还敢不敢鲁莽。”

    他又沉吟了一下,却道,“这次你出外游历之前我给你算了一卦,是十死无生之象,可现在你以事也没有,难道我算错了?”

    李明看着一身古装的中年大叔在自言自语,不由道,“大叔,我虽然不知道你们在拍什么戏,但我实在没有兴趣,你们快把我的背包还给我好吧!”

    中年男子一听李明如此说,双目一瞪,喝道,“纲儿,你好无礼,竟然叫我大叔?”

    李明撇了撇嘴,“别演了,演得再好也是假的。”

    中年男子怒了,这简直反了,自己是他亲叔叔,说他几句还说自己演!他大步走到李明面前,抬手就给了李明一耳光,“啪!”清脆响亮。

    “这么多年的圣贤书你读到哪里去了?仁义礼智信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今天我就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礼不可废!”中年男子怒不可遏。

    李明瞬间懵了,脸上火辣辣的疼,难道现在演戏都是这么真实的么?真打啊?

    “停停停!”李明还没搞清楚状况,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先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再说。

    “我想问一下,这是那里?”李明觉得还是先把事情捋一捋。

    “这里当然是你家里啊!”中年男子余怒未消。

    李明吓了一跳,这里怎么就是我家了,我家明明是楼房,怎么可能是如此古色古香的木结构古建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