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大唐之从大元帅到皇帝 > 第12章与萧家错综复杂的关系

第12章与萧家错综复杂的关系

    为了安全起见,李恪命高侃派禁军护送孔婧柔回了曲阜。为何会急着将孔婧柔送回去。

    原因就是李恪得知了一件事,那就是这孔婧柔竟然是偷偷跑出来的。为的就是准备行侠仗义路见不平。

    当李恪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绝对是哭笑不得。明明是儒家的长小姐,不好好熟读论语却要舞刀弄枪。

    如果这件事要是让孔颖达知道了,那还不气得怒发冲冠。估计连夜就得从长安城赶回曲阜,好好的质问一下自己这个孙女想要干什么。

    不过李恪反倒对孔婧柔的性格十分喜欢。因为在孔婧柔的身上,李恪看到了后世女人的影子。

    特别是在孔婧柔换回女装的时候,竟然让李恪一时间看得呆了。李恪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孔婧柔竟然有一副红颜祸水的容貌。

    看着慢慢远去的车队,李恪身边的月儿调皮的说道:“殿下,孔小姐已经走远了。”

    听到月儿的话,李恪尴尬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对月儿说道:“嗯,那个,本王的住处是否已经收拾干净了?”

    “殿下您就放心吧,月儿不但将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而且还特意布置了一番。原本以为能给殿下当洞房呢,可惜如今美人已去。”月儿咯咯笑着对李恪说道。

    “好你个小丫头,竟然没事干调侃起本王了。信不信本王打你屁股。”李恪说完之后,便想作势要向月儿扑来。

    可是月儿不但没有躲避,而是直接开口对李恪说道:“殿下,就算你打月儿,月儿也要说。如果殿下能够娶到孔小姐,对殿下绝对是一件好事。”

    李恪又岂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曲阜孔家虽然不算五姓七宗之一。但是在整个天下的影响力,绝对是不容忽视的。

    如果能够娶到孔家的女儿,那么李恪将变相得到了孔家的支持。自己在齐州想要站住脚,也就不那么困难了。

    不过李恪知道,在这些名门望族的眼中,自己皇子的身份未必有作用。不要忘了,曾经唐朝的一个皇帝,想将公主嫁给五姓七宗,人家都直接拒绝了。

    “那些事情只能看缘分了,自古道强扭的瓜儿不甜。”李恪无奈的对月儿说道。

    ……

    第二天一早,李恪便命高侃押上了萧县令,向兰陵萧家而去。这兰陵萧家隶属于沂州兰陵县。

    这兰陵萧家可是两朝天子,九位宰相。在南北朝的时候,南朝的齐王朝与梁王朝,都是这一个家族建立。

    所以说这兰陵萧家的实力绝不容小视。而李恪今日亲自赶往兰陵县,去见兰陵萧家家主的原因,并不是兴师问罪。

    而是准备取得兰陵萧家的支持,因为只有得到了兰陵萧家的支持。李恪才可以在这齐州一带站稳脚跟。

    为何李恪会认为兰陵萧家能够支持他,原因就是李恪与在兰陵萧家还有另外一层关系。那就是李恪的外婆就是兰陵萧家之女,也就是杨广的皇后萧皇后。

    不仅如此,李恪与萧家家主萧瑀的儿子萧锐,还有着另外一层错综复杂的关系。

    那就是本应该与李世民平辈的萧锐,却娶了李世民的长公主襄城公主为妻。虽然这襄城公主和李恪并非一母所生,但是这萧锐也算是李恪的姐夫了。

    ……

    “少爷,蜀王殿下正在府外求见。”萧家的老管家萧忠,来到书房内对萧锐说道。

    “没有想到这小子刚刚到齐州之官,就想起我这个姐夫了。”萧锐说完之后,便起身向府门外而去。

    (萧瑀本应住于长安城内,他的子孙也应该生于长安城中。而且萧瑀也并非是沂州兰陵县人,而是南兰陵武进人。因为剧情需要,龙魂做了一些改动,各位勿喜勿喷。)

    萧锐来到府门外的时候,便看到李恪负手而立站在自己的门外。便急忙上前两步向李恪行礼说道:“蜀王殿下大驾光临,下官有失远迎。”

    “姐夫何必如此多礼,不知皇姐现在身体可好?”李恪伸手将萧锐扶起来后问道。

    “公主不知有多少弟弟妹妹,唯一知道关心公主的,恐怕只有你一人了。”萧锐叹息的说道。

    原来这襄城公主,虽然是李世民的长公主。但却无法与嫡长公主李丽质相比。毕竟襄城公主的母亲是谁,史书上都没有记载。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让襄城公主在皇宫中的时候,和李恪走的就比较近了。也许算得上是同命相连吧。

    “姐夫不必如此,只要你们过得恩爱又何必去管他人呢。”李恪对萧锐笑着说道。

    “对了,殿下突然跑到了沂州来,恐怕并不是只来看望你皇姐的吧?”萧锐开口对李恪问道。

    “还真就让姐夫猜中了,本王刚到齐州就被人家陷害。要是没有父皇送的2000禁军,恐怕现在已经被人家流放了。”李恪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知何人竟敢如此大胆,难道他不知道你是堂堂的大唐亲王。这样做岂不是自寻死路?”萧锐对李恪问道。

    “姐夫说的倒是在理,怎奈这要置本王于死地的人。却是姐夫你们兰陵萧家的人,所以本王就将他给姐夫你送来了。”李恪说完之后对高侃摆了摆手。

    高侃马上便带领禁军将那名萧县令押了上来。而此时那个萧县令,早就已经吓得亡魂外冒了。

    原本他觉得只要到了兰陵萧家,自己这条命也算是保住了。可是他却忽略了萧锐是驸马爷。

    如今听李恪与萧锐之间的谈话,他才想起了这层关系。所以此时他觉得自己已经绝无生路了。

    萧锐看到这个萧县令之后,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然后开口对李恪说道:“殿下,他虽然不是萧家长房子孙,但确实是萧家之人。”

    “如今他既然犯了大唐国法,那殿下只需按国法论处即可。无需在看谁的面子。”

    “姐夫这话说的就外道了,毕竟咱们都是一家人。虽然这个萧县令玩忽职守,但是本王怎么也应该将他交给姐夫处置。”李恪笑着对萧锐说道。

    萧锐点了点头后便对身边的管家萧忠说道:“将他交回他的本家,让他们那一支的主事之人给我一个交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