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大唐之从大元帅到皇帝 > 第10章公堂之上的狼狈为奸

第10章公堂之上的狼狈为奸

    不过李恪却是全然不惧,只见李恪将身形一闪,便躲过了那萧大爷的一拳。

    并且借着那萧大爷用力过猛的机会,直接一拐砸在了那萧大爷的背上,给那萧大爷来了一个狗吃屎。

    跟着萧大爷一起来收保护费的那些小混混,一看自己的大哥吃了亏。就呼啦一下全都围了上来。

    五六个人将立刻围在了中心,可李恪却没有管他们。是直接弯腰伸手将那萧大爷的头发抓在了手中。

    并且用力一提便将那萧大爷从地上提了起来,然后用手掐住他的喉咙说道:“今日谁敢上前一步,我就让你们的老大去阎王爷那报道。”

    这一下那些小混混可不敢动了,一个个如同热锅蚂蚁一般,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那个萧大爷仍然是不服气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今天你要敢动我一个指头,兰陵萧家不会放过你的。”

    李恪没有想到,这个收保护费的萧大爷,竟然和兰陵萧家有关系。这就更加让李恪来了兴趣。

    只见李恪将手轮圆了,直接一个耳光打在了那个萧大爷的脸。随后就是左右开弓打了他七八个耳光。

    打的那个萧大爷如同猪头一般,恐怕连他的老娘,都认不出他是自己的儿子了。

    打完之后,李恪再次掐住那萧大爷的喉咙,开口说道:“今日本公子就带你去见官,我看你如何和官老爷解释。”

    说完之后便押着萧大爷,准备向齐州城的县衙而去。而月儿却来到了那名女扮男装的小姐面前,低声的说道:“这位姐姐,我们一起去看看热闹吧。”

    那女扮男装的小姐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已经被人家看破了。于是娇羞的点了点头,答应答应月儿和李恪一起去县衙。

    而那几个小混混一看,自己的老大被人家拉去见官。不但没有感到丝毫的惧意,反而脸上还露出了笑容。

    就在这个时候,从对面来了几个巡逻的马快班头。看到这里围着一帮人便直接走了过来。

    看到李恪掐着萧大爷,便直接将李恪等人围了起来,其中一个班头开口说道:“为何在大街上闹事?”

    “这位班头大哥,这个姓萧的竟然公然讹诈商贩,今日本公子准备将他缉拿见官。”李恪开口说道。

    “李班头,快点将这个贼人拿下。”那个萧大爷看到了班头,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开口喊道。

    “人家可告你欺诈商贩,你却让我将人家拿下。这到底是什么道理呀?”那个李班头一脸正色的说道。

    “李班头休听他信口雌黄,明明是他拐了我府中的小妾。被我发现追赶,可是他却恼羞成怒准备将我置于死地。”

    “如果要不是李班头来的及时,恐怕我这条小命就丧在他的手中了。”那个萧大爷声泪俱下的说道。

    “来人,将这个大胆狂徒给我拿下。押回衙门交给县令大人处置。”那个李班头抽出腰刀,开口对身边的马快班头下令说道。

    这些马快班头听到李班头的命令,便瞬间将李泰围在了中间。并且同时全部抽出了腰刀。

    “这位班头,休听他信口雌黄,在场的各位商贩都可以替本公子作证。班头只要一问便知真假。”李恪开口说道。

    可是这时让李恪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些商贩竟然一个个全都躲了起来。生怕李班头向他们询问一般。

    就连那个卖面具的老板,此时也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不由得让那个萧大爷,脸上露出了一丝狞笑。

    “这位班头,刚才的事情我可以作证。这位公子所说句句属实,是这个姓萧的欺诈商贩。”那女扮男装的小姐开口说道。

    “既然你知道内情,那就到县衙去走一遭吧。是非公断自有县令决断。”那个李班头开口说道,并且将众人带往齐州县衙。

    ……

    “李班头,到底是什么事情要惊动本官。”从后堂走出的齐州县令,一脸不快的对李班头问道。

    还没等李班头开口答话,那个萧大爷便开口说道:“二叔,是侄儿我被人在大街上欺负了。”

    这齐州县令看到那个萧大爷之后,脸色瞬间变得有一些难看,并且开口说道:“此乃公堂重地,要注意你的言行。”

    那个萧大爷连忙跪倒在地,一副受了多大委屈一般的说道:“还请县令大人为草民做主,这个外乡人拐了草民的小妾,被草民当街抓住。”

    “怎奈这外乡人反倒恼羞成怒,准备将草民打死在街上。好在李班头来的及时,这才救下了草民的这条小命。”

    “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做下如此违法乱纪之事。来人,将那胆大妄为之辈给我打入大牢。”齐州县令一副义正言辞的说道。

    事到如今,李恪又岂会不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便开口说道:“县令大人,自古公堂审案,需问过原告和被告,还要听证人证词,并且传召证物。”

    “向县令大人这般审理案件,本公子还是头一次见到。难道这是大唐律法所规定的?”

    “既然你要证人证词,那本官就传证人。免得你说本官对你不公平。”县令说完之后,便命李班头将那几个小混混叫到了公堂之上。

    他们又岂会说出事情真相,一边倒的指责李恪。说是李恪拐骗了萧大爷的小妾,并且还准备当街行凶。

    而至于那个所谓萧大爷的小妾,就是李恪的贴身侍女月儿。这不由得让李恪心中愤怒。

    还没等李恪发火,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姐却率先开口。只听她开口对县令说道:“兰陵萧家果然嚣张霸气,竟然在这公堂之上亢瀣一气。”

    “本公子一定将此事告知家父,让家父在皇上面前参你兰陵萧家一本。我看你们萧家的家主是否还保得住你。”

    这一下可让那县令有一些紧张了,于是便开口问道:“不知这位公子是何人,公子的父亲又是哪一位?”

    那位小姐开口说:“家父孔志约,祖父孔颖达。本公子名叫孔惠元。”

    “原来是曲阜孔家的公子。你我两家也算有一些交情,何必要来趟这趟浑水呢。”齐州县令开口对孔惠元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