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9章突如其来的交集

    向李二殿下汇报完后的张将军,再次回到了北衙禁军。并且按照李世民的交代,给这2000禁军都配了战马。

    而且不但给2000禁军配备了唐朝最先进的陌刀,还配备了骑兵的制式武器马槊,并且全军装备明光铠。

    当张将军将着2000禁军交给李恪的时候,也不由得让李恪大吃一惊。没有想到这张将军竟然如此的大方。

    就这样,李泰向李二殿下和杨淑妃告辞之后,变统领着这2000禁军,带着自己的贴身侍女月儿,离开了长安城。

    这长安城距离齐州,整整有2000多里的路程。就算李恪所带全是骑兵,也需要十几天才能到达。

    不过李恪和月儿皆坐在马车之中,这就更加的导致行军速度缓慢。所以用了二十几天的时间才到达齐州。

    李恪到达齐州之后,并没有直接带人进入齐州城。而是自己带着月儿先行进了齐州城。

    让2000禁军在齐州城十里处等待。并且临行之前交代,让他们在正午时分进入齐州城与自己会合。

    李恪带着月儿进入了齐州城,这可把月儿高兴坏了。月儿从小便被送到宫中做了宫女,所以根本就没有离开皇宫的机会。

    所以看到什么都感觉新奇,总免不了上去询问一番。李恪却一直跟在月儿的身后,像一个大哥哥一般呵护着她。

    李恪率先进城的原因,就是想看一看这齐州城的风土民情。现在李恪在齐州城,只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乡人。

    而如果等李恪接任齐州刺史之后,恐怕再想知道一些民情。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就在月儿在一个面具摊前,看着一张张奇怪的面具时。从对面来了两个人,可以看出是一主一仆。不过这主仆二人长得却是十分的清秀,甚至有一点娘炮。

    不过本不应该与李泰有任何交集的这主仆二人,却因为一件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两个本不应该相识的人在这里相识。

    因为这主仆二人同样来到了面具摊位前,并且有说有笑的挑选着面具。本来这并不是一件什么出奇的事。

    可就在这时候,从对面来了一伙人,直接将摊位给围了起来。其中那个领头的人对着摊位的老板说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想在这里摆摊儿就要交税。”

    “可是你却屡教不改,就不能怪萧大爷我手下无情了。兄弟们动手,把他的摊子给我砸了。”

    摊位的老板直接跪在了那人的面前,恳求的说道:“萧大爷,你就放了小老儿这次吧,小老儿一家上下全靠这个摊子活着呢。”

    “这些面具也是小老儿起早贪黑制作而成,就指着它换几个铜钱买一些粮食度日。如果萧大爷砸了小老儿的摊子,那就相当于断了小老儿一家的生路呀。”

    “少在我面前哭穷,今天我就把话放这儿。我要是拿不走100文钱,你的摊子今天我砸定了。”那个被称为萧大爷的人气势汹汹的说道。

    李恪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人公然收保护费。这不由得让李恪心中万分生气,便准备出手干涉此事。

    可是还没等李恪开口,那个俊秀的公子却率先开口了。只听他怒声的说道:“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这与拦路抢劫又有什么不同。”

    “哪一位的裤腰带没有记住,把你给放出来了。今天我抢劫也好收税也罢,难道你还想管一管不成?”那个萧大爷一脸不屑的说道。

    而就在这时,那个萧大爷身边的一个跟班,却在萧大爷的耳边低语了几句。在看这萧大爷看那名公子的眼神,可就有一点不一样了。

    不过那名公子却毫无惧色的开口说道:“自古道,路不平有人踩,事不平有人管。今日本公子就要带着你去见官。”

    “其实这件事十分简单,只要这位公子愿意陪我喝上两杯。不但今天的钱我不收了,以后他在这里摆摊做买卖,我也分文不取。”那个萧大爷一脸淫笑的说道。

    这时李恪却看到那名公子的脸上,出现了娇羞之色。再仔细一看,李恪终于明白了。

    原来这主仆二人并非是什么公子小厮,而应该称之为小姐丫鬟才对。因为她们竟然是女扮男装。

    李恪心中暗自说道:“怪不得看起来这么娘炮,原来竟然是女扮男装。”

    那个萧大爷可没有管女扮男装的小姐怎么娇羞,而是直接准备伸手将她抱入怀中。

    到了这个时候,李恪又岂能视而不见。只听李恪大声说道:“我说这位兄弟,大家都是道上混的,只不过是求财而已。何必要伤了和气呢。”

    听到李恪的话,那个萧大爷便看向了李恪。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说道:“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你我之前可曾见过?”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虽然你我虽然素未谋面,但是干的却是一样的营生。那就是收税。”李恪笑着对那个萧大爷说道。

    “哈哈哈,原来是同行啊。既然是同行就应该知道规矩,将在这齐州城混饭吃。就必须和你萧大爷我打声招呼。”那个萧大爷一脸狂妄的说道。

    “西北玄天一片云,乌鸦落在凤凰群。满屋都是英雄汉,哪是君来哪是臣?”李恪开口说道。

    李恪也是临场发挥,直接将后世智取威虎山中***的黑话,对这个萧大爷说了出来。

    这一下可把那个萧大爷搞懵了,一脸不解的对李恪说道:“我说兄弟,你说的这都是哪跟哪儿啊。”

    “这位兄弟,既然都是道上混的,为何连行话都听不明白。难道你只不过是一个街头上的小混混不成?”李恪一脸不屑的表情说道。

    “看来你小子也是来找事儿的,既然如此,就休怪你萧大爷我不客气了。”这个萧大爷被李恪说得怒火中烧,便准备对李恪动手。

    而此时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姐,听到李恪的这首歪诗,不由得扑哧一笑。心中已经明白,李恪是在调侃这个萧大爷。

    不过这个时候,那个萧大爷的已经饿虎扑食一般,向着李恪扑了过去。这不由得让那个女扮男装的小姐,为李恪捏了一把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