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各位,如今皇上已经下旨,让蜀王李恪前往齐州出任齐州刺史。而且还授都督齐淄青莒莱密登七州诸军事。”

    “如果这李恪在齐州发展壮大,恐怕那些前朝余孽,便会出现在他的身边。甚至有可能鼓动他举兵反叛。”长孙无忌开口说道。

    如今长孙无忌的书房之内,坐着有七八个人。这些人一个个可都是朝中重臣。杜如晦,房玄龄,褚遂良全都在。

    “今日朝堂之上皇上的决心,各位大人也都看到了。现在就算我们做再多的努力,恐怕也是无济于事。”

    “再者说了,虽然蜀王李恪拥有前朝血脉。但是如今前朝余孽已经所剩无几,就算他们想支持蜀王李恪。”

    “这蜀王李恪也未必能够让他们放心,谁又愿意将自己的命交给一个孩子呢。所以老夫觉得长孙大人不必如此紧张。”杜如晦开口说道。

    “话虽如此,但是难免有意外发生。为了大唐天下长治久安,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让他发生。”

    “所以老夫觉得,我们应该向皇上上联名状,让皇上收回成命。”长孙无忌开口说道。

    “长孙大人,恐怕现在我们已经无力回天了。只能派人时刻盯住蜀王李恪,只要他没有什么异动的话。那我们便不必再操这份心了。”房玄龄开口说道。

    “长孙大人,其实这件事十分容易。只要我们让他在齐州得不到实权,就算他到了齐州又能怎么样呢?”

    “何必现在我们联名上书激怒皇上呢?到时候未必能够阻止得了蜀王李恪前往齐州,反而还会让皇上对我们不满。”褚遂良开口说道。

    “不知褚大人有何高见?”听到褚遂良的话后,长孙无忌便开口对褚遂良问道。

    “各位恐怕忘记了山东世族,他们可是连皇上都不放在眼中。又岂会让李恪一个毛孩子对他们指手画脚。”

    “恐怕到时候不用我们做什么,他也会被山东世族给架空起来。如果他老老实实的做逍遥王爷还好说。”

    “如果他敢挑战山东世族的底线,恐怕他能不能回来长安城,都不一定了。”褚遂良笑着说道。

    “褚大人言之有理,一时间老夫竟然将山东世族忘了。看来是我们多虑了。”长孙无忌笑着说道。

    此时的长孙无忌心中无比的开怀,毕竟他可是十分了解山东世族的实力的。就连李二殿下也不止一次,想要让山东士族出仕。

    只可惜山东事主却全部推辞了,由此可以看出李二殿下,在山东士族的眼中,都没有什么地位可言。更何况一个十三四岁的毛孩子了。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长孙大人最好放出风去。就说这次蜀王李恪前往齐州出任齐州刺史,是皇上准备对山东世族动手的一个开始。”褚遂良再次说道。

    “褚大人果然妙计,只要山东世族接到这个消息。就算他蜀王李恪有天大的能耐,在这其中也未必能够呆得下去。”长孙无忌大笑着说道。

    ……

    “殿下,这些东西真的都不带走了吗?丢在这里感觉怪可惜的。”月儿看着面前的那些物品,一脸不舍的对李恪说道。

    李恪并没有回答月儿,只是报以无奈的微笑。以此来告诉月儿,自己已经决定了。

    看到李恪的表情,月儿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继续开始为李恪收拾行囊。毕竟两三天后李恪就要前往齐州之官了。

    原本听到李恪要前往齐州之官,月儿那是好一顿的伤心。觉得自己要和李恪分开了。

    最后还是李恪答应她,会带着她一起前往齐州,这才让月儿的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

    于是便开始勤快的收拾起来,而且恨不得是要将整个房中的所有东西,全部都带到齐州去。

    最后李恪只能无奈的下令,让月儿只带书籍,其它的一律留在皇宫。所以才惹来了月儿的这番牢骚。

    此时的李恪可没有心情关心月儿怎么收拾,因为他正在担心自己的前途。

    不仅褚遂良知道山东世族的实力,作为一个拥有21世纪记忆的李恪,对山东士族的了解恐怕比他们还要多。

    在齐州附近的名门望族,可不仅只有五姓七宗的清河崔家。你可是还有着很多庞大的名门望族存在。

    其中最有名的就是兰陵萧家,琅琊王家,琅琊颜家,邹城孟家,曲阜孔家。特别是邹城孟家和曲阜孔家,更是在整个天下有着崇高的地位。

    所以李恪想要在齐州落脚,那也不能缺少那些名门望族的支持。虽然李恪对这些名门世家很不感冒,甚至对他们还有一些深恶痛绝。

    不过现在凭李恪的实力,却无法与这些名门望族为敌。甚至还要想办法得到他们的认可。

    不过想要取得他们的认可,那可不是一件什么容易事。毕竟山东世族连李二殿下都不放在眼中,更何况自己只是一个皇子。

    而且李恪还有另外一个担心,那就如同历史上一样。自己最终会被调往益州。如果真的如同历史上那样,那李恪就只是这齐州的一个过客。

    所以李恪现在要想的,不仅仅是取得那些名门望族的支持。同时还要保证李二殿下不会将他调往益州。

    否则就算他将齐州经营的再好,最后也只不过是替他人做嫁衣。而占便宜的人就是将来的齐王李佑。

    就在李恪为自己的将来盘算着的时候,太监王德走进来对李恪说道:“殿下,皇上召您去甘露殿。”

    “有劳王公公了,那就麻烦王公公头前带路。”李恪急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对王德说道。

    这让王德再次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尊敬,于是变想问出他心中一直不解的问题。那就是李恪为何对自己如此尊敬。

    于是便开口对李恪说道:“殿下不必如此客气,老奴只不过是一个下人而已。又如何能够承受得了殿下的这番好意。”

    “王公公这话说的就不对,这天下间的人本不应该分三六九等。难道只因为本王生于皇家,就天生比人家高了一等不成?”

    “难道宫中的太监宫女,天生就应该伺候人不成?只不过是所走的命运旅途不同而已,所以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应有的尊重。”李恪开口对王德说道。

    李恪的话让王德不由得满面震惊,急忙向四处打量了一番之后。便低声的对李恪说道:“殿下以后千万再不要说这样的话,如果被皇上和皇后听到了,那殿下可就有麻烦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