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大唐之从大元帅到皇帝 > 第5章终于要离开皇宫了

第5章终于要离开皇宫了

    “李恪,你与其他兄弟,虽然并非一母所生。但却同样流着大唐皇室血脉。所以以后一定要互相扶持,切莫再做出让人笑话的事情。”长孙皇后一脸慈爱的对李恪说道。

    这话听起来并无毛病,不过李恪却从中发现了一丝长孙无垢的提醒。那就是在告诉李恪,你并非是当今皇上的嫡子。

    而所谓的互相扶持,恐怕也只是李恪扶持人家而已。谁让自己只是一个庶出的皇子呢。

    “皇后娘娘大可放心,儿臣知道应该如何去做。以后自然会尽力辅佐太子殿下。”李恪恭恭敬敬的对长孙皇后说道。

    听到李恪的话,长孙皇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便带人离开了内侍省,回寝宫立政殿去了。

    不过李恪却从李泰的脸上,看出了一丝怒气。别人觉得是李恪导致他的两个贴身太监受了极刑。所以才会对李恪心生怨念。

    不过李恪却心知肚明,李泰对自己心生怨念的原因,并非是那两个毫无轻重的小太监。而是李恪的那句辅佐太子李承乾。

    不过现在李恪可没有心情关心,他们兄弟两个窝里斗。而是要保住自己这条得来不易的性命。

    如今李恪已经可以初步断定,当日将自己推入御花园池塘中的,绝对并非是这李泰,而是另有其人。

    不管当日下手的是谁,李恪都必须多加小心。免得同样的事情再次上演。李恪可不想像李宽一样死的不明不白。

    ……

    李恪梳理了一下自己对这个时代的记忆,想要找出可以支持自己的人。毕竟孤木难支的道理,李恪还是明白的。

    于是李恪让月儿拿来了文房四宝,然后便在纸上写出一个个人的名字。长孙无忌,李孝恭,尉迟恭,李勣(徐茂公)等等的贞观老将。

    李恪心中十分的明白,这些人没有一个会为自己所用。甚至不站在自己的对立面上,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原因就是这些人可都是推倒大隋的主力,而李恪的身世却与隋朝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在宫中被人瞧不起的原因。

    换作谁有一个残暴不仁,欺娘戏妹,杀兄弑父的混蛋外公。都会感觉自己抬不起头来。

    就连原本的李恪也是这样认为的,否则也不会一直忍气吞声。不过如今的李恪却不这样认为,他如21世纪的一部分人一样。

    在他们心中一直认为,商纣王和隋炀帝,绝非如同史书上所记载那般。甚至有可能还是一代明君。

    只不过他们所做的事情,触及到了世家大族和诸侯的底线。所以导致他们最终成为了,史书上所记录的暴君。

    不过就算李恪这样认为,也无法改变天下人的印象。归根结底一句话,李恪的外公隋炀帝杨广,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昏君人渣。

    就在李恪胡思乱想的时候,李二殿下的贴身太监王德再次来了。恭恭敬敬的向李恪深施一礼后说道:“殿下,皇上让您去一趟甘露殿。”

    “王公公,不知皇上这么晚了叫本王去有什么事情。不会是因为今天的事情要怪罪本王吧。”李恪一脸担心的表情对王德问道。

    王德回头看了看身边并无其他人,于是便开口对李恪说道:“刚才皇后来过立政殿,至于和皇上说了什么,奴才就不知道了。”

    “不过奴才看皇上的表情,并没有丝毫生气的意思。所以殿下不必有什么好担心的。”

    李恪点了点头后,对王德说道:“那就请王公公头前带路,本王这就随王公公去见父皇。”

    ……

    李恪一边向甘露殿而去,一边心中不停的暗自思量。李二殿下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情。长孙皇后刚才又对李二殿下说了什么。

    不多时,李恪便有王德带着便来到了甘露殿外。王德对李恪说道:“殿下先在这里稍等,奴才进去向皇上禀报。”

    李恪点了点头后对王德说道:“那就有劳王公公了。”

    由始至终李恪对王德说话,都是那样的客客气气。这是王德从来没有感受过的,所以对李恪就更加的感激了。

    不多时王德便再次走了出来,对李恪说道:“皇上让殿下进去。”

    随即便带着李恪进入了甘露殿,李恪恭恭敬敬的向李二殿下行了三拜九叩大礼。然后开口对李二殿下说道:“不知父皇唤儿臣前来有什么事情要交代?”

    “今日朕将你叫来是有一事要问,希望你向朕如实回答。”李二殿下放下手中的狼毫笔,开口对李恪说道。

    “不知父皇要向儿臣问什么,只要是儿臣知道的,定然是知无不言。”李恪规规矩矩的说道。

    “你觉得这皇宫之内如何,住的可乘舒服?”李二殿下面无表情的对李恪问道。

    听到李二殿下的话,李恪心中不由一紧。看来正如自己所猜想的一般。今天白天的所作所为,恐怕已经被长孙皇后告诉了李二殿下。

    既然事已至此,那李恪自然也无需再有什么隐瞒。于是开口对李二殿下说道:“父皇,如果这皇宫之内没有父皇和母妃的话,儿臣一天都不想待下去。”

    “你为何会这样觉得?朕到是十分想听你说一说。”李二殿下也来了兴趣,表情也没有刚才那般严肃了。

    “父皇您有所不知,因为儿臣母妃的家世。导致宫中的皇子和公主,都不待见儿臣。甚至就连那些宫女太监,都不将儿臣放在眼中。”

    “经常会人前背后的说儿臣是前朝余孽。要不是父皇宠爱母妃,恐怕我们母子三人早就被赶出皇宫去了。”李恪开口对李二殿下说的。

    “今日你与李泰的两名小太监发生争执,难道也是因为此事不成?”李二殿下开口对李恪问道。

    “父皇说的不错,他们今天当着儿臣的面,对儿臣污言秽语。最后儿臣忍无可忍,才将他们送到了内侍省。”随后李恪便将事情的经过,对李二殿下说了一遍。

    “这段时间你确实受了不少的委屈。朕本来觉得将你留在身边,会对你是一种保护。看来朕真的错了。”

    “既然这皇宫之内,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归属感,那不知你可否愿到封地之官。”李二殿下开口对李恪问道。

    “儿臣一切都听父皇的,只要是父皇所决定的事情。而且都会毫不犹豫的去做。”李恪开口对李二殿下说的。

    听到李恪的话,李二殿下自然明白李恪不愿留在宫中。于是便开口说道:“那明日朕在金銮殿上便宣布,让你到封地之官去吧。免得再留在这是非之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