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经过几天的休息和训练,李恪的身体已经恢复如初。虽然看起来还是那般的瘦弱,但是却已今非昔比。

    “殿下,皇上有旨让殿下前往甘露殿用膳。”李世民的贴身太监王德,恭恭敬敬的对李恪说道。

    “有劳王公公了,还请王公公先行回禀父皇,就说本王换了衣衫之后便会前往甘露殿。”李恪毕恭毕敬的对太监王德说道。

    这不由得让王德感到奇怪,虽然自己是李世民的贴身太监。但是在这太极宫中,太监的地位可不怎么样。

    就算是李世民的贴身太监,同样不被皇子们放在眼中。每日呼来喝去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不过今日李恪却对王德毕恭毕敬,这不由得让王德心中十分舒坦。这是他很少能够感觉到的。

    于是便喏了一声之后,便转身回了甘露殿向李世民回报去了。而李恪自然也不敢怠慢,找出自己的蟒袍穿上之后,便带着月儿向甘露殿而来。

    ……

    李恪来到甘露殿中,规规矩矩的跪地向李世民行君臣大礼。同时开口对李世民说道:“儿臣李恪给父皇请安。”

    “平身吧,朕听说你前日不小心掉入御花园的池塘之中,不知现在身体恢复的如何了?”李世民开口对李恪问道。

    李恪抬头看了看李世民后说道:“请父皇不必为儿臣担心,经过这几日的休养儿臣已无大碍。”

    李恪还是第一次见到李二殿下,果然是一脸的威严之色。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感觉。

    “看来这李二殿下果然名不虚传,单凭这份气质就配当这一国之君。”李恪在心中暗暗的说道。

    “皇兄,你也有点太不小心了吧。走个路都能掉到池塘中去,如果让你到两军阵前冲锋陷阵,还不直接被人家割了脑袋。”一旁的越王李泰不屑的对李恪说道。

    如今的李泰刚刚被封为越王,和蜀王李恪一样十分的受李世民的喜爱。每每吃饭的时候都会将他们带在身边。

    不过这李泰和李恪,可是面和心不和呀。而且这李泰有事儿没事儿,就会给李恪找点麻烦。出言挤兑李恪更是寻常之事。

    今日这不又开口调侃起李恪来了,如果要是原本的李恪。绝对不会回怼回去,而会闭口不言一笑了之。

    可是如今的李恪,已经并非是原来的李恪了。所以自然笑着说道:“如果在两军阵前,有自己人在背后搞事情。被人家砍了脑袋也没有什么稀奇的。”

    李泰万万没有想到,李恪竟然敢和自己顶嘴。这可是以前从没有出现过的,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的记恨起了李恪。

    不过李二殿下坐在他们的面前,李泰自然也不敢当场发怒。只能笑了笑后准备找时间报复李恪。

    “无论是在战场之上,还是在平时的生活中。你们兄弟都应该互助互利,只有这样才可以让大唐变得更加繁荣昌盛。”李二殿下开口对李恪和李泰说道。

    “儿臣记住了。”李恪和李泰同时起身对李世民说道。

    其实此时的李世民,多少也有点儿感觉到李恪那句话的弦外之音。不过他却不太相信,有人敢在宫中搞事情。

    ……

    离开了甘露殿,李恪和月儿便向着自己的住所而来。就在这时,李恪却被人给拦住了。

    拦住李恪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泰。只见李泰带着四五名小太监,直接挡住了李恪和月儿的去路。

    “李泰你要干什么?赶紧让开道路放皇兄过去。”李恪一脸上位者的表情对李泰说道。

    这不由得让李泰更加愤怒,恨不得现在就将李恪按倒毒打一顿。不过李泰也是知轻重的人,知道如果自己那样做了的话,老爹李二殿下绝对不会饶了他。

    看到自己的主子生气了,李泰带来的那两名小太监,便开始七嘴八舌的说道:“还在我家殿下面前自称皇兄,也不撒泼尿照照,自己够不够资格。”

    另外一名小太监又开口说道:“这话可就是你说的不对了,人家可高贵着呢。不仅父亲是当今的皇上,就连母亲也是前朝的公主。”

    “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他就是那个昏君隋炀帝杨广的外孙。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竟然将这前朝余孽留在了宫中。”

    “那隋炀帝杀兄弑父欺娘戏妹,绝对是一个千古昏君。这样一个昏君的外孙又能好到哪里去呢。”

    “这可就是你说的不对,人家狗尿苔不济长在金銮殿上了。又岂是我们这些下人可以比的?”

    李泰身边的两个小太监,你一言我一语的便开始调侃起李泰。这可把月儿气得不轻。

    只见月儿向前迈了一步,愤怒的说道:“无论殿下是什么出身,也不是你们这些奴才可以随便调侃的。难道就不怕皇上治你们的罪不成。”

    “哎呦呦,你家殿下还没有说什么,你这个暖床丫头就先不干了。看来你们主仆之间的感情还真不一般啊。”

    “有其外祖父必有其外孙,小小的年纪就和自己的宫女乱搞。可真不愧是昏君的外孙子呀。”

    此时月儿的脸已经被气得通红,作势就要冲上去和那两个小太监拼命。可是却被身后的李恪拉住了。

    李恪低声的对月儿说道:“嘴长在别人身上,人家愿意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总不能狗咬你一口,你反过来咬狗一口吧。”

    听到李恪的话,月儿竟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笑的是那般的俊美,一时间让李恪看得有一点痴了。

    不过月儿可没有在意李恪的表情,而是回头冲着那两个小太监说道:“我家殿下说的对,和你们这两个不男不女的人有什么好争执的。”

    这句话可对那些太监,可是太有杀伤力了,了。这是所有太监都最不想听到的一句话。于是一个个气愤的向着月儿围了过来。

    “你个贱婢,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让我们听听。信不信我们撕烂你那张嘴。”一个小太监恼羞成怒的对月儿咆哮着说道。

    “你以为你是谁呀,让本姑娘说本姑娘就要说吗?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月儿毫不示弱地对那两名小太监说道。

    说完之后便要扶着李恪向住所而去,可是那两个小太监却不依不饶的围了过来。

    看到这一幕,李恪微怒的对李泰说道:“难道你就这么纵容你的属下,如果你要是不会教育自己的奴才。那皇兄我不介意替你管教管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