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赵约罗在得知皇后与紫禁宫有染后,便打算搜集证据和动机。皇后这次行事之谨慎出乎她的意料,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几夜来辗转难眠。

    每次睡不好觉,或是有烦心事,她都会去找谢道年。每次靠在他的肩头,听他低沉而轻的嗓音,漫不经心的絮絮叨叨,她就会格外安心。

    从谢道年的怀里醒来时,夕阳已经沉落了下来,温暖的光线透过长窗,洒在精舍里,暖烘烘的。

    谢道年觉得自己怀里有动静,便道:“小懒猫,醒了么?”

    赵约罗伸了个懒腰,继续赖在他怀里,然后执起他的手,在他手心里点了点。

    又写了几个字——‘你一直坐在这,累不累?’

    谢道年摇了摇头,而后拿起案几上的叆叇,涣散的目光才能凝聚在她脸庞上。

    ‘怎么了?’

    “想多看看你。”

    ‘前些日子我在宫里看到一只黄猫,很像乌梅。’

    “也如你般嘴馋么?”

    ‘你就知道取笑我。’

    谢道年轻轻笑了笑,桃花眼都弯了起来。

    ‘时候不早了,我要回宫里了。你要听父亲的话,好好养病。等你好了,我们一起陪伴父亲和饕饕左右。’

    “红儿。”

    ‘怎么了?’

    “你离开皇宫吧。”

    赵约罗一怔,笑容有些苦涩,她也好想离开那,好想和最爱的人永远在一起。她担心姜楚慈即便登基,也会沦为一个傀儡。她担心皇后为了一己私欲,将文慧帝的协议交给紫禁宫。文慧帝一生的心血,将功亏一篑。她放不下身处水深火热的百姓。

    赵约罗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眼神意外的温柔,她写到:‘我答应你,再等等,我便离开那个是非之地,再不走了。’

    “好,谢三哥等你。”

    赵约罗刚离开善见城,中途便被一个人截下来了。这个人看起来在她回皇宫的必经之路上等了她许久,是楚叙北。

    “文茵她可能快不行了,她想见见你。”

    楚叙北昨夜在军营时,楚文楼连夜赶至,请他回都督府,自他走后,楚夫人便昏迷不醒,大夫说她是油尽灯枯之象,恐怕熬不过今年冬天了。

    这九州内没人知道,楚夫人洛文茵和赵约罗曾为闺中好友,两个人都是在离恨天里长大的。确切的说,是赵约罗将当时奄奄一息的楚夫人救回了离恨天。

    然而,当时的赵约罗并不知,楚夫人是百年前紫禁宫三军元帅的私生女。她和过去的赵约罗一样深爱着楚叙北,最喜欢看他射箭时,他剑眉深目,双臂坚实有力,张弓如月,一支箭射出时立刻抹上第二支,动作行云流水,那是何等的俊美倜傥。

    甚至,她为了他失去了琵琶骨。

    赵约罗永远忘不了她濒死时求自己的样子,“你什么都有了,而我失去了一切,求求你,把楚大哥让给我吧。”

    年幼时的赵约罗因脸上的大片紫红色胎记,被人惧怕,排斥。洛文茵是她唯一的朋友。赵约罗想,这世上再没有另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文茵,也再不会有人比文茵更爱楚叙北,况且,她是魔尊的女儿,而楚叙北是正道名门,自己是不可能帮楚叙北回到紫禁宫的,但文茵可以。

    于是,她答应了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