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 > 《穿越在混乱的武侠世界》正文 第十四章她要报仇
    柳随风是个人,但武林中、江湖上、朝堂中,天下间,没有几个人将柳随风当做人。

    不认为柳随风是个人。

    他们认为他是鬼、妖、魔、神、怪、佛、仙,也绝对不是人。

    世上有些人天生邪恶,他们认为柳随风天生邪恶。

    其实为什么如此,原因简单。

    他们畏惧、害怕、忌惮、恐惧柳随风,最重要是他们阻拦驾驭不住柳随风。

    柳随风狂怒起来的时候,千里之地,堆积如山,赤地千里,瞬息血海漂橹。

    他是个可一怒而杀天下,一喜而慰苍生,一悲而斩天下的人。

    天下万事,世间诸事也不如他心中之事。

    大千世界在他眼中不过尘埃,不如他的一喜一怒一悲一乐!

    面对这样一个人,又如何能不畏惧,如何能不害怕?

    这样的一个人又如何能被他人当做人,而不是妖魔鬼怪呢?

    这一刹那,柳随风一怒色变。

    人变色,天地也变色。

    防守、格挡、应付、招架。

    交锋以后便一直如此,可瞬间杀气暴涨,如潮水汹涌。

    他不再格挡,而是攻伐。

    以一种天地万物都不可阻之势来攻,以千军万马日月星辰都不可挡之威来伐。

    攻伐!

    他拔出了剑。

    剑出鞘,遍地生寒。

    一股刺肌刺骨刺肺穿心的寒气涌入全盛。

    剑戳出。

    一剑戳出便击退了如青龙翔天的青龙剑。

    一抬手便搂住了携狠毒快冷凄艳攻势而来的蓝衣人。

    一动便飞身而下,以一种不可避不可挡之剑势飞扑向戚少商。

    戚少商长身而立,他已感觉到了一种仿佛自九幽地狱发出的杀气,一种仿佛天地万物而流露出来的杀气。

    他瞧见柳随风发出那剑刹那,便知晓避不开,挡不了,只能攻。

    这一剑已经锁定了他了,飞刺他而来。

    只能还击。

    可如何还击呢?

    他已经没有了剑,剑在天上被击飞了!

    他只有一双手,一个人!

    戚少商已经流汗。

    他只是试探,可这试探的结果居然如此可怕,如此毁灭。

    这个试探简直要毁灭了他这个人。

    戚少商双手合十,身上冒出了剑光。

    他要将自身为剑,发出蕴含了他精气神的一剑。

    没有法子。

    戚少商一点法子也没有,这是他的搏命。

    他没有想到一出招就要搏命,而且还是如此没有把握的搏命。

    这一刹那戚少商甚至有些后悔。

    他不后悔试探柳随风,他只是后悔丢出了青龙剑。

    他一飞冲天而起,如青龙剑一般,他要化身青龙,挡下柳随风那夺命一剑。

    一道金虹冲天而起。

    在戚少商要挡下柳随风剑招刹那,一道金虹冲天而起,一个人提剑斜掠,剑指柳随风。

    这人当然不是别人,是方柔激。

    方柔激出剑带着一种淡淡的无奈,淡淡的苦笑,可没有后悔。

    他认为应当出这一剑,应当挡下这一剑。

    挡他瞧见戚少商忽然丢出青龙剑,剑破长空杀向蓝衣人的时候。

    方柔激便用金虹剑指向了戚少商。

    但他看出来,那一剑目的不是杀蓝衣人,而是试探。

    那一剑也杀不了蓝衣人,他的剑才没有下手,否则他便杀手杀了戚少商了。

    随后的一幕他没有想到。

    他想象不出柳随风突然失去了笑颜,一出手便如此狂暴,如此不可挡,如此可怕。

    一出招便已令戚少商迫入了绝境。

    青龙剑在手戚少商有机会挡下这一剑,可青龙剑在空,如何能挡?或许可挡下,但一定会伤,甚至就是死。

    方柔激很欣赏戚少商,他不能瞧着戚少商死,因此他发出了他的剑。

    全力一剑。

    方柔激很清楚面对柳随风必须全力以赴,否则就是死。

    他已见过柳随风许多遍了,瞧见柳随风杀过许多人,甚至还和柳随风交手过。

    可他不知晓柳随风,不了解柳随风,正如同他不知晓柳随风明知不可为之的出现在这里。

    可柳随风一直给他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方柔激对柳随风一直怀揣着说不出的忌惮。

    他曾败给了权力帮帮主李沉舟之下,可即便对于李沉舟,他也没有对柳随风那么忌惮。

    李沉舟强,简直不可一世的强,可李沉舟是山岳,是豪迈,是豪气干云的,可柳随风如天上风云变幻莫测,但有可怕神秘。

    因此他不能留手,无论为了自己还是戚少商抑或者已在远方等待他的宋眠花,他都不能留手。

    全力刺出一剑。

    柳随风挑眉,皱眉。

    剑与剑碰撞。

    结果方柔激以更快的速度被击坠在地。

    方柔激的双膝一下都陷入地面,瞬间吐血,面色苍白。

    他抬头望天,震撼不已盯着柳随风。

    这一剑的可怕超出了想象,超出了理解,这是怎样的剑?

    剑势抵消一部分,剑势未止,袭杀戚少商。

    方柔激没有挡下这一剑,只是阻了一阻,缓了一缓。

    可这段时间是弥足珍贵的。

    这段时间已令他青龙剑入手了。

    青龙剑当然不是自己回来的,而是一口长枪。

    孙绮梦的长枪一挑,青龙剑入手。

    青龙剑入手,青光暴涨,杀气大盛。

    戚少商大喝一声,飞天而起,一剑刺出。

    剑对剑!

    可同时一人娇叱“偿命来!”

    孙绮梦也出手了。

    她再一次亮出了枪,运转了夜夜梦魂枪心法。

    她要全力一击,杀了柳随风。

    她不是戚少商、也不是方柔激,他只是孙绮梦。

    她来就是为了报仇,报神枪会一言堂上下一百多条性命被杀之仇。

    她不是大丈夫,只是小女子。

    因此她什么都不讲究。

    她只求杀了柳随风。

    她知晓自己不是六五公子的对手,甚至他认为表哥孙青霞也不是柳五公子的对手。

    可仇不能不报。

    因此柳五公子现身以后,她便在等。

    她原本等铁手铁游夏出手。

    她认为铁手若和柳五公子激战,便有杀柳随风的机会。

    可铁手没有出手,但跑出了一个蓝衣人。

    那个时候她就想出手了,但她看出来这蓝衣人不是柳随风的对手,因此她继续等。

    等戚少商出手,等到了方柔激出手。

    这一刻终于不用等了。

    她寻到了最好的机会。

    孙绮梦要杀了柳五公子柳随风,她要报仇,为山东神枪会上上下下惨死的人报仇。

    一枪击出,狠戳柳随风的后背,便要柳随风的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