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这里就是净念禅院。

    也就是慈航静斋拿来存放和氏璧的地方。

    此刻的洛阳城里,各方势力汇聚,相互争斗。曼清院听留阁里的一场盛宴,既是各方势力争斗的漩涡,也是慈航静斋为李世民造势的场所。既然慈航静斋已经倾巢而出,而露面的又只有师妃暄一人,那包括慈航静斋斋主梵清惠在内的其他人,都引而不发,静候隐在暗处的阴葵派高手现身。

    这个时候,罗飞羽与李密决战,两败俱伤,就是他最好的挡箭牌。而他此刻戴上的,就正是岳山的面具,即使被人发现行踪,也只会把视线转移到岳山的身上。

    他答应过散人宁道奇,不掺和和氏璧的事。但是暗地里动手盗宝,就是天王老子,也管不着他。

    月儿如钩,高挂中天,洒下淡淡的月光,如朦胧的水雾,朦胧而又轻柔。

    正疾奔间,罗飞羽猛然身形一扭,隐身到黑暗之中,换了个方向,奔上眼前的小山丘。

    淡淡的银白色月光下,三道人影如淡淡的阴影,从山丘上飞奔而下,藏身到寺门外的那颗大树上。

    那颗大树如冠盖一般,枝繁叶茂,蔚为壮观。

    “有意思!”罗飞羽心里暗笑,瞅准方向,绕着小山丘往净念禅院后山奔去。

    这三道人影,不出意外,该当就是来盗宝的跋锋寒、寇仲和徐子陵三人。

    这方世界的走向,已经完全偏离原著世界所在的时间线。可是他们三个还是在这个时候前来盗宝,这正是罗飞羽心底里认为很有意思的一件事。

    由此可见,和氏璧绝对是这方世界里的一件非常重要的至宝。

    与长生诀》、天魔策》、慈航剑典》和战神图录》这样的四大奇书相比,和氏璧的重要之处,恐怕毫不逊色。

    净念禅院规模宏大,庙宇掩映在林木之中,看起来只有那么几间殿宇,但实际上,却有大大小小建筑上百间,宛如一座小城堡。

    只不过这里面住着的,都是些和尚,还都是些武功高强的和尚。

    这段时间,罗飞羽虽然一直在疗伤,但是却尽其所能,搜集到净念禅院的资料。净念禅院在佛门中的地位,与慈航静斋在江湖中的地位类似。主持了空大师,在江湖上的名声却很不显眼。然而在知情人眼里,这位了空大师却是佛门第一高手,与江湖上的绝顶高手相比,毫不逊色。

    了空大师之下,净念禅院还有护法的四大金刚,再加上数百武功高强的和尚,如此强悍的实力,自是没有人敢来这里撒野。

    净念禅院后山,山势陡峭,险峻难行。只是这点险坡,对罗飞羽来说完全没有。他毫不费力,就从陡峭山崖攀援而下,轻轻巧巧翻过高达数丈的暗红色院墙,潜入净念禅院。

    当!

    钟声悠扬悦耳,从钟楼传来,响便整个寺院。

    罗飞羽隐身在后院殿檐阴影下,整个人与阴影融为一体,微微眯着双眼,看着不远处的钟楼。

    钟楼是整个寺院里最高的建筑,位于两座佛塔之间。亦是整个寺院的中轴线上。

    罗飞羽脚下所处的这座大殿,不是最高的,但是占地却不小。两边是侧殿,看起来,更像是寺院和尚住宿之处。

    大殿前十余丈,十数级石阶下,又是一座宏伟的大殿,里面传来诵经声,连绵不绝,只是稍微一听,就知道这些和尚诵经都是一口气读出来,与吐纳练气时一样,显然这也是一种内功之法。

    两组人交替诵经,整齐划一,声音低沉而又绵延不绝,在这样的万籁俱寂的深夜,真个如醍醐透顶一般,有洗涤心神的功效。

    罗飞羽屏息静气,整个人与夜色融为一体,听得心神俱静,心旷神怡。

    在宏伟大殿前,约莫十来丈处,是一座规模小得多的铜殿,在柔和的银白色月光映照下,散发着微微的古铜色辉光。

    仅凭这一座铜殿,就足可见净念禅院的底蕴之深厚!

    小铜殿前的广场,广阔百余丈,洁白的白石铺就,四周白玉雕栏,与月光交相辉映,蔚为壮观。

    钟楼就在白石广场的前边,再往前,就是另一座更为雄伟的大殿。

    其余建筑就以中轴线上的主殿为整体,井然有序,分布八方,以林木道路分隔,自有一股肃穆庄严的宝象气派。

    罗飞羽隐在阴影中,心中一动,凝神看去,立刻就捕捉到三道淡淡的身影,一溜烟似得从寺院前方掠过来,窜上钟楼。

    整个净念禅院里,除了诵经声,就再无其他声响。似乎没有人发现三人潜入,也没有任何防备。

    当然实情肯定不会如此简单。

    如若净念禅院如此任人来去,慈航静斋也就不会把和氏璧放在净念禅院里。这段时间,想要到净念禅院来盗宝的,肯定不止寇仲和徐子陵、跋锋寒三人,只看无人得手,就可见一斑。

    罗飞羽没有动,寇仲三人藏身在钟楼上,也没有动。

    “叮!叮!叮!”

    磬声连响三下,十分清脆,从宏伟大殿里传来,诵经声倏然而止。

    整座寺院万籁俱寂,只有虫鸣唧唧,很快就占据夜色笼罩下的整个空间。

    一个接一个和尚,身穿灰袍,手拿佛珠,越过铜殿,排着整齐的队列,往白石广场行去。领头和尚身材高大,手提禅杖,身穿蓝袍,体型令人凛慑。另有三人,同样是身穿蓝袍,形象各异,分立四周。

    这就是净念禅院的护法四大金刚,不嗔,不贪,不痴,不惧。

    一共两百三十二个老幼和尚,在铜殿前的白石广场,整齐排成十来排,面向白石广场中间供奉的文殊菩萨铜像,双手合什,眼观鼻,鼻观心,沉默中透出一股肃穆庄严来。

    他们列队静候,也许是在等主持了空大师出场。

    蓦然间,一股奇异的感觉,从铜殿处传来。

    罗飞羽心神一震。

    这种奇异感觉,很熟悉亲切,却又十分遥远,如同是天际传来的召唤,缥缈,隐隐约约,而又真切清晰。

    和氏璧,果真是一件异宝!怪不得连散人宁道奇这样的世外高人,都对之如此感兴趣!不惜答应慈航静斋的条件,只为了暂借和氏璧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