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山寺杏花之寻亲 > 第二百六十八章整体规划(四)

第二百六十八章整体规划(四)

    此刻,全村人要数李老四几个最先出发的人最为兴奋和幸福,因为村里人都还在祠堂外面开会呢,他们便已经出发了。这一来,他们简直是没有竞争对手的。

    而那些几乎遍地都是的竹荪,在他们眼里便成了移动的银子。所以,几人都是一边捡拾,一边笑得合不拢嘴,仿佛捡的不是竹荪,而是银子。

    在捡拾了大半背篓后,又听见远处越来越喧闹的声音,他们便明白,村民们肯定都得了消息,已经赶过来了。也就是说,竞争对手来了。

    因此,恨不得自己生有无数双手变身千手观音才好,可以最大限度地捡拾。质量不质量的,他们已经顾不上了,回家再挑就是了。

    可若是晚了,那就真的没有了。他们心里可是知道的,这玩意看着多,也就是眼下罢了。其生长速度却是非常慢的,也不知道何时再有。

    好在他们家里人多,孩子们和女人们全部都出来了。就冲他们现在捡拾的这个量,想来是快有两斤了。

    两斤,也就意味着有二两银子了。

    而二两银,可是他们全家大半年的全部开销了。

    李老四的娘刘氏此刻正地低头捡拾竹荪,就见村里的好几个婆娘在周氏的带领下冲了进来。只是,众人都不说话,也不打招呼,全部都埋头苦干。

    半响,刘氏这才走到周氏身边问道:“周姐,给你打听一个事啊,我听说,听说李二黑家白白得了一栋别墅,这事可是真的?”

    周氏听了,手上的活并未停下来,将竹荪上的竹叶清理了,丢进背篓里,这才说道:“可不是么!我听我们家良富说,这是因为陈家村看上他们家附近那块地了,一定要在那里修建作坊。可他们家不愿意搬走,陈家村便许了一栋别墅,他们才愿意搬走的。”

    “哦,那地我也知道,有一大股山泉流过,地又平坦,是咱们这里最大的一块平坦的地了。”

    “平坦什么的倒也罢了,关键是那泉水。陈家村的人说了,他们建作坊是为了做吃食,所以水非常重要。”

    “那朱大姐还不高兴坏了啊,当时大伙都劝她不要去那里建房,她偏要去,还说那里是风水宝地。现在看来啊,人家说的对,可不是宝地么!”

    “哎,她的运气真好,你说我当初为何就不去那里建房呢!远是远了点,现在可就发了啊。那别墅可要七十五两银一套呢,人家就这样白得了,想想都羡慕得慌。”

    “哎,你羡慕个啥,你家不是已经报名了么?”

    “所以啊,我得多捡拾一点竹荪,在砍一些竹笋,攒得差不多的时候便去商业街去试试,看看是否真的能卖那么高的价格。”

    说着便又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而他们口中得了大便宜的朱氏一家,也正在家门口附近捡拾竹荪,简直是全家总动员。

    他们这里偏僻,村民一时半会还捡拾不到这里来。所以,现在全家人都出动了,朱氏的背篓更是马上就要满了。叶枫和几人说话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的竹林里砍竹子。

    所以,听到关键地方,她立马回家拿了背篓,又发动全家开始忙活,连久不出门的李家二老都出动了,端着个凳子坐在竹林里,帮着捡一家人快速捡拾却还未来得及清理的竹荪一个个清理干净了,放进旁边的背篓里。

    就这样,青竹村简直是全村总动员,平时都忙于种地的村民今天却一个都没下地,全部活动在这片竹林里。这片竹林也是生平头一遭这样热闹,倒像是得了什么造化一般。

    到了晚上,各家各户则按照村长说的要求,将竹荪和竹笋清理了一遍,这才约好第二天一起去商业街。人家叶枫说了,他们只收干的,没有腐烂的。

    为了留个好印象,方便以后还有生意,大伙又不约而同地将竹荪打理得干干净净的。

    第二天,基本上家家户户都派了人一起去商业街卖竹荪和竹笋。有些人家里捡拾了好几斤,有些人则一斤不到。

    但无论如何,这些都是无本的买卖,能换多少银子便算多少。算得上天下掉馅饼。

    至于赵氏,早就接了叶枫的通知,说今天肯定会有人上门来卖竹荪。说实话,这玩意是否真的如叶枫说的那样好,她并不知道。

    但是,出于多年的合作和信任,赵氏是十分乐意和叶枫再次合作的。其实也算不上合作,不过是叶枫给她指了一条发财的门路。说起来,若叶枫说的是真的,那么这次她倒是真的赚了。

    这孩子真是实诚,想着她的养殖场搬出去会暂时受到影响,便立刻给她想了一条赚钱的路子。

    而青竹村那些背着挑着竹荪竹笋的村民进了商业街,便觉得眼睛不够看了。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却觉得次次都有不同的感受。

    这也难怪,现在陈家村正在全力改善全村的环境,可以说,基本上每一天都是不一样的感觉。

    赵氏的鸡肉店很好找,不过是随便找人一问便到了。

    朱氏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很有气质的富态女人在门口张望,心里便有数了。这一定就是叶枫口中的赵老板。

    用双手拍了拍衣服的下摆,又整了整头发,朱氏便带头走了上去,朝赵氏问道:“大姐,请问你就是这鸡肉店的赵老板么?”

    “嗐,大妹子,看你说的,什么老板不老板的,叫我赵姐就可以了。你们这是来卖竹荪的吧?哎哟,我看看,这就是竹荪啊!说起来啊,我还没见过呢,原来这就是叶枫说的竹荪啊!”

    朱氏听了“叶枫”二字,便更加肯定了这就是她们要找的地方。想了想便将竹荪放了下来,对赵氏道:“赵老……赵姐,我们村长说,这竹荪是一两银子一斤,可是真的?”

    闻言,赵氏放下手中的竹荪,正色道:“自然是一两银子一斤的,有多少我要多少!好了,就从你这里开始称,后面的排好队啊,一个一个来。”

    说着,赵氏店里的伙计便出来维持秩序,又把秤拿了出来,旁边放着一个大大的竹筐。

    朱氏紧张地看着秤,想知道自己全家人忙活到大半夜能够赚多少银子。家里穷了这么久,她早就麻木了。

    而现在忽然有了希望,她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只希望这不是梦就是了。

    “婶子,你家的竹荪是四斤,那就是四两银子,那,银子给你,你点点。下一个!”

    那负责过秤的店小二今年不过十三,却最是机灵,将银子给了朱氏,这才开始给下一个排队的人过秤。

    接过银子,朱氏都乐傻了,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眼眶也湿了。眼看着就要哭出来,赵氏便道:“大妹子,可别哭啊,快去街上买点吃食回去,好好犒赏一下家人。再说了,林子里想来还有,回去再捡些来卖吧。”

    对于朱氏的反应,她是感同身受的。想当年,她被千良大伯一家逼到了绝路上,眼看着就活不下去了,哪里会想到自己还有今天的日子啊。

    说着又朝后面排队的人喊道:“各位,我这里不收竹笋,你们去其他店试试,他们是要收的。”赵氏却是不善于料理竹笋的。

    就这样,后面的人见朱氏居然真的就得了四两银子,简直高兴的不知所措,心里的顾虑也全部打消了。喊了临近的人帮自己看着竹荪,又帮那人带了竹笋去其他铺子卖去了。

    这样刻意最大限度地节约时间,他们还想早点赶回去,再去竹林里寻寻这珍贵的竹荪。这哪里是什么菌蛋,这就是宝贝疙瘩啊。

    就这样,越来越多的人将自己捡拾的竹荪过了秤,也顺利拿到了银子。

    而那些做吃食的铺子见赵氏的铺子外排了这么多人,刚开始还以为是食客,后来又发现不是,原来是在卖什么东西。难道这赵氏又要开放什么新的吃食不成?

    想到这里,有那头脑灵活的便悄悄走到队伍最后问道:“大婶,你们这是卖什么呢?我倒是没见过。”

    被问道的人则一脸骄傲地回答道:“这个啊,叫竹荪,是我们青竹村的特产,拿来煲汤可好吃了,而且还能滋补身体。就是有点贵,要一两银子一斤。”

    那人想了想便道:“你看这队伍这么长,你要排到何时去啊。我店里也收,你跟我去吧。”

    “队伍再长我也要愿意排。”

    “你跟我去,我给你一两银子一斤,外加三十文钱的辛苦费,怎么样?”

    闻言,那人便止不住诱惑,半信半疑地跟着去了,果真拿到了银子和额外的三十文钱。

    然后,她便告诉了自己相邻的几个人。

    很快,便有不少人跟着去了那个店。

    对此,赵氏早就有心理准备。现在这些老板可精了,知道她和叶枫的关系,什么都跟着她学。反正就如叶枫说的,这银子是赚不完的,他们要分一杯羹,就让他们分去好了。

    但是,他们却是不会做这竹荪的,想来又会和上次一样,在他们推出新菜的时候乖乖地来店里消费几次,研究一下其中的关窍所在。

    朱氏和周氏拿着卖了竹笋和竹荪的钱,去买了不少粗面和细面,回去一混合就是极好的原料,做出来的馒头虽然没有纯白面的好吃,但是口感却比纯粗粮做出来的好上很多。

    想了想,两人又买了几斤肉。家里实在是很久没有沾荤腥了,大人小孩都很想吃肉。

    来的时候大包小包的,回去的时候便换成手里提背上背了。这样的日子,想想都有劲,有奔头。

    “哎,想不到真能换这么多银子,你不知道,来的路上我真怕这是假的。”浪费了时间和体力根本不算什么,她们怕的是失去希望。

    “是啊,我也是,直到李二黑娘拿到银子,我才相信那是真的。”

    “就是这竹笋不值钱,我弄了五十斤,一路上背过来累死了,才值五十文。”

    “五十文不是钱啊,我看还是可以的。一会儿回去我就再去砍上一些,明天再拿过来卖。”

    另一个则道:“我准备砍一些回家晒干了,冬天的时候拿来卖。那老板可是说了,干的一百文一斤。”

    “你也买肉了?我也是买了四斤。对了,我还买了几斤韭菜,虽然家里也有,但那太细了,还是这个种的好,一根根这么大,择起来方便。”

    考虑到各个铺子和慈幼局所需,陈家村还临时在万人广场附近搭了一个棚子做临时的菜市场。至于正式的,则还在修建之中。

    等一修建好,附近的村子都可以挑菜过来卖。

    就这样,一群怀着忐忑的心情来的妇人此刻叽叽喳喳地谈着未来的计划和对未来生活的憧憬,提着新买的肉和粮食回家去了。

    朱氏刚走到竹林外面,便见自家婆婆坐在屋子前不停地张望,而女儿则在帮着整理东西。吃过午饭,他们便要搬到祠堂去暂住了。

    虽说这个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正所谓破家值万贯,这里的所有物品都是他们这些年辛辛苦苦攒下的,可不能浪费了。

    “娘,那竹荪真的能换银子么?”

    面对大女儿的问题,朱氏没有回答,只是将手抬了起来,说道:“你们看,这是什么呀?”

    “哇,是肉!是肉!娘,这是肉吗?”

    “不仅有肉,娘还买了一些面回来,以后啊,我们再也不用饱一顿饿一顿了。对了,这是肉包子,来,一人两个。先给你爷爷奶奶拿过去。”

    等大家都吃上肉包子了,朱氏这才从怀里掏出银子道:“咱们家的竹荪是最多的,卖了四两银子。竹笋倒是便宜,只卖了四十文。”

    “娘,你做饭吧,我和弟弟再去捡一会儿。”听到这竹荪竟然真的这样值钱,朱氏的大女儿再也坐不住了,将剩下的半个包子往嘴里一塞,背着竹篓便进竹林去了。

    就这样,这个中午,青竹村多了许多炊烟和炒肉的香气,还有许多欢声笑语。

    听着这一切,李良富这才开始深信不疑,跟着陈家村干是没有错的。这叶枫不过是稍稍指点了一下他们,严格说起来不过一两个时辰,这日子马上就不一样了。

    而别墅和作坊还未开始修建呢。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但正所谓几家欢喜几家愁,青竹村开心的同时,与之离得最近的南木村这两天可谓是愁云笼罩。大伙见了,都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无他,他们已经得知,陈家村愿意和青竹村合作的消息了。据说又要建别墅,又要修作坊的。也就是说,按照之前的说法,他们南木村已经没希望了。

    可是,他们却输得不甘心。明明离的这样近,他们村也不比青竹村差什么的。

    但其实,他们也有机会,不过是因为陈继发的脚痛,昨天去青竹村打了好几个泡,最后似乎还崴了一下,所以决定休息好了再去南木村。

    想了想,叶枫就同意了,再说他也有事。他决定趁着陈继发休息的时候去教赵氏拿竹荪做几道新菜。毕竟人家拿了那么多银子出来购买竹荪,也是时候得到回报了。

    其实,竹荪入菜,最好的还是煲汤。毕竟竹荪营养丰富,可以和很多食材搭配,起到相得益彰的效果。当然,作为炒菜也是可以的。

    想了想,叶枫便决定先教赵氏他们做竹荪草鸡汤这道菜。说起来,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想了想,叶枫便道:“婶子,我是个不会做菜的,你们按照自己平时**汤的方法做就是了。只是,要将这竹荪发泡一会儿,大约一刻钟吧。记住,泡久了就不好吃了。然后,估摸着鸡汤要好了,提前一刻钟将泡好的竹荪丢进去一起煮就是了。”

    “就这样就可以了?”赵氏半信半疑地问道。她还以为这竹荪多难伺候,毕竟长得这样奇怪。原来这样就行了。

    “是啊,很简单的。再说了,复杂了我也不会啊。”

    接着,叶枫又按照记忆简单介绍了诸如丝瓜炒竹荪、腊肉炒竹荪、石斛竹荪老鸭汤、清炒凉拌竹荪以及翡翠竹荪等菜式。

    赵氏听了,这才放下心来。

    说白了,这竹荪也就是个配菜,根本不难弄。就拿翡翠竹荪来说,不过是平常的炒时蔬。不过是提前将竹荪做好,待菜心好了时,将菜心套进竹荪里就是了。

    就这样,不过一会儿工夫,赵氏的小厨房便做出了好几样竹荪做的菜来。味道尚未可知,但卖相是很不错的。

    就拿到翡翠竹荪来说,碧绿的菜心配上像面纱一样的竹荪,别提有多好看了。倒不像是吃食,倒像是艺术品一般。

    “呀,这样看着真好看啊。这菜倒像是戴了一层面纱似的。”赵氏赞叹道。

    叶枫便道:“可不是么,这竹荪啊,又叫面纱菌的。”

    就这样,几人一一尝了,都觉得这竹荪虽然看着不起眼,倒是为普通的菜增味不少,且名字也好听,拿出去卖的话肯定大卖。

    等到竹荪鸡汤端上桌,几人都喝了好几碗。这味道怎么说呢,其实是淡淡的,若不是提前知道,肯定不知道加了竹荪进去。

    但是,尝一口竹荪,那鲜美的滋味简直太好了。竹荪原本就细嫩,又吸足了鸡汤的营养的香气,一口咬下去,简直回味无穷。

    “小周,快把菜牌拿来,将刚刚做的这几道菜全部写出去,同时出去宣传一下,就说店里今日起推出竹荪系列新菜。”

    赵氏是个雷厉风行的人,这么多年鸡肉店能够经营得越来越好,不是没有道理的。

    等叶枫一走,因为到了饭点,赵氏鸡肉店的客人便多了起来。见状,小周在推荐菜色的时候不忘将自家的新菜宣传了一番:“客官,要不要试试店里的新菜?这叫竹荪,是青竹村的特产,滋补养身,味道极好,保管你吃了头回还想吃二回。”

    就这样,很多人都被说动了。且不说从未吃过,单单是那“滋补养身”四个字便吸引了很多人。

    就这样,新菜一经推出,立即就火了。而那个之前偷偷摸摸地买了不少竹荪的王老板心里窃喜。按照之前的套路,他立刻跑来这里光顾。

    当他尝了一口那鸡汤,又吃了一口竹荪时,眼前一亮,简直是滋味无穷。想了想,便对赵氏道:“赵姐,这是如何做的,教教我行不行?我也买了一些竹荪。”

    赵氏想了想便道:“要教你自然是可以的。只是,你三日后再来吧。你也知道,我这才刚刚开始做呢,怎么也得让我先卖几日吧。”

    王老板想了想,这个提议已经非常好了,便笑着谢了赵氏。只是,回去之后到底是没有闲着,小心地将拿了一些竹荪做实验。

    可惜,做出来的竹荪不是炖的烂烂的都要化掉了就是硬硬的,影响口感。沮丧了半日,只好不再轻举妄动,而是老老实实地等待三日后赵氏的经验之谈。

    而从第二日开始,王老板便以每斤多五十文的价格收购竹荪,害的来赵氏这里卖竹荪的人越来越少。

    想了想,赵氏便想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第二日一大早便煲了两锅竹荪汤在店里放着,一锅是竹荪鸡汤,一锅是竹荪老鸭石斛汤。

    并且,通过小周的宣传,众人都知道了,凡是去赵氏店里卖竹荪的,可以免费在竹荪鸡汤和竹荪老鸭石斛汤两种鸡汤里选择一种,免费喝一碗尝尝。

    不得不说,这个提议是极其有诱惑性的。这些村民大多数是第三次来卖竹荪了,但是却不知道自己卖的这东西到底是个什么味道,更不会做。

    当然,就算是会做,估计也舍不得杀一只鸡来配这个汤。

    这样一来,有些人想着可以多得五十文钱依旧去了王老板的店里,但是,也有不少人为了那碗汤到了赵氏的店里来。就这样,赵氏还是争取了不少顾客前来。

    特别是那些想自己回去做了给家人补身子的,想都没想便来了。赵氏觉得这些人就算是学会了做法也对她没什么影响,便悄悄告诉了对方这鸡汤的做法。

    那些人则千恩万谢地表示,自己是不会告诉商业街的这些老板的,急着回家去**汤去了。

    王老板刚开始还怀疑为何到自己店里来卖竹荪的人越来越少,及至去赵氏店里看了,这才明白人家这是棋高一着。想了想,便停止了这种做法,还是按照之前的价格收购竹荪。

    他心里怕啊,怕赵氏怒了,不肯告诉他鸡汤的做法。又或者故意使绊子,故意说错其中的关窍,那么他真的是得不偿失。

    见王老板收手了,赵氏也将这个免费品尝鸡汤的活动撤了。且之前便说了,这活动只有三天,限期举行。

    三日后撤了,也算不得欺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