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星空之传 > 第四百一十章抱剑宗二考炼体中

第四百一十章抱剑宗二考炼体中

    第二天,他一个白天,搬运了五块黑石,晚上也是搬运了两块黑石,一共合计七块石头。

    接下来,第三天,七块石头,第四天,八块石头,第五天,十块石头………直至第十天的时间,他一天已经可以搬运整整二十块石头了。

    又过了十天之后,他终于是将这里的石头,全部搬空,扔到了左侧的山峰上。

    这大半月的时间,他渐渐适应了恐怖的重力,体内的灵气,也是被凝练到了一种极为凝实的境界。

    至于他左手的穴道,也被打通了三分之一左右。

    “搬石头搬好了,这下得砍树了。”

    如此大的收获,足够让他安安心心的在这受虐。

    “咚咚咚……。”

    一阵如坦克冲锋的声响,陈林步子迈开,如同正常走路一般,大步的走向了树林。

    “倒挺仁义,还给配了一把斧头。”

    陈林双手伸出,一把握住了黑铁大斧,正准备以一个甩冲之势砍向大树的他,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了地上。

    “抱剑宗,算你们狠!”

    这把黑色的铁斧,可不是一般的重,它的重量至少堪比两块之前的黑石。

    陈林稳住身形后,略带郁闷的走到黑斧旁边,双手金光闪耀间,他凝气而出,这才一把抓起了大斧。

    “给我开!”

    “咚”

    黑斧抡出,砍在青色的古树上,只见一流窜的火星冒出,这颗大青树,却是毫发无伤。

    “铁斧重就算了,树还那么硬,我倒是有些佩服抱剑宗,当年是怎么招收到弟子的,这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东西吗?”

    陈林将黑斧柱在地面上,额头上飘下几道黑线。

    此时此刻,他在心里,已经是将抱剑宗给吐槽了个半死了。

    “咚……。”

    “咚……。”

    “咚……。”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陈林皆无可奈何的砍着古树,只不过却是一颗都没有砍下来。

    直至砍了整整两天的时间,这颗青树才终于被砍下。

    “咚”

    陈林随手将黑斧扔在地面上,随后一把躺在下,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粗气。

    “你牛啊,你倒是继续牛啊,还不是被我砍下来了。”

    歇息了好一会儿,陈林在叫骂声中起身,准备去扛刚刚被砍下的青色古树。

    “起”

    陈林双手握住古树,脚掌和腰间同时发力之际,一把将青色的古树,给扛到了肩膀上。

    “当”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却是陈林右肩上肩胛骨发出的一道声音。

    “真沉”

    感受到肩上突如其来的一下重量,陈林又再度在心中,吐槽着抱剑宗。

    这颗古树的重量,居然还要比黑斧,再度重上数分。

    感受被压弯的腰背后,陈林双手环抱住古树,望着右侧的山峰靠去。

    “咚……。”

    “咚……。”

    “咚……。”

    就这样,在漫天的敲击声下,陈林抡起大斧,一遍又一遍的砍伐着树木。

    一个月后。

    “咚……咚……咚……。”

    陈林擦了擦脸上的汗珠,扔掉手中的黑斧,随后将这最后一根古树抬上了西方的山峰顶上。

    “这一个多月,已经将我体内的灵气,凝结到了极致,只差一个契机,我就可以突破了,这次的古遗迹之行,果然没有百来。”

    经历了搬运黑石和砍伐古树后,陈林终于是来到了峡谷的中央处位置。

    此刻,在他前方的是三口硕大的池子,左边这口池子,通红无比,下方满是熔浆,池口还漂浮着热腾腾的气流。

    第二口池子,居于右方,蓝色的水潭中,满是一股寒冷、刺骨之意,甚至在这口池子的附近,都结出了冰晶。

    最后一口池子,位于后方,清澈见底的河水上,一道道雷霆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劈下,蓝色的雷霆落下,荡起银色的电弧,在水中游窜。

    “来都来了,总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放弃吧。”

    一咬牙、一跺脚之下,陈林跳下了左边这口熔浆池子。

    “借用此等地方,我应该可以更快的迈进永恒阶位。”

    在感知到熔浆池子当中狂暴的能量后,陈林当下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盘膝而坐。

    刚刚坐下,一簇簇血红的火焰,陡然间从长达十丈左右的池子中,疯狂的冒出。

    然后犹如燎原一般,疯狂的扩散开来,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竟然就已经扩散到了池子之内的每一个角落。

    血红的火焰燃烧着,滚滚热气传出,火焰还未靠近陈林的身躯,他的身躯就已是呈现出一股股淡淡的血红色。

    那恐怖的火焰汹涌而出,瞬间就将陈林盘坐的身躯,包裹了起来。

    在火焰包围上来的那一刻,陈林的身体,就在不断的颤抖着,汗水还未来得及弥漫而出,便是被那包裹住全身的滚烫红色火焰,给蒸发成一团团的水蒸气。

    陈林死死的咬着牙,身体表面,青筋毕露,犹如蚯蚓一般的蠕动着,显得极为的狰狞,那张俊逸的面庞,在此时也是变得格外的扭曲,这是一种近乎于酷刑的磨难。

    刚刚接触之下,一丝丝剧痛便是从陈林身体内部的各个角落涌了上来,而他的嘴角也是流出了鲜血,再加上那狰狞的脸庞,不难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剧痛,就好似用业火在灼烧神魂一般,那种疼痛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甚至这种感受,可以理解为生不如死!

    痛苦而粗重的喘息声下,陈林牙关紧咬,快速的凝神静气,将体内的灵气,快速的调动而起。

    不过那犹如乌龟般在爬的灵气,却是不慌不忙的,一点一点,慢慢的流淌而出。

    血红色的火焰燃烧着,陈林的周身皮肤,也是在此时变得赤红、滚烫了起来。

    而伴随着陈林皮肤愈发的赤红,突然间,竟是有着细密的血珠从毛孔中渗透出来,然后血珠从滚烫的皮肤上滑落下来,带来“吱吱”的声响,一阵细微的白雾,升腾而起。

    “嗤……。”

    这种声响,愈发的密集,陈林的身体表面,一颗颗血珠不断的渗透出来,最后被蒸发,阵阵白雾,几乎是要将陈林的身体给尽数笼罩。

    “这点困难,可还不足以让我屈服。”

    陈林低低的咆哮了一声,赤红如血的皮肤下,好似地狱的阿修罗一般。

    熔浆池子中,火焰越来越旺,越来越多,一簇簇的红色火焰下,几乎是淹没了陈林的身影。

    火焰旺盛而炙热,在他的血肉之上燃烧,一股极为精纯、炽烈的能量,在不断的淬炼着陈林的身躯。

    在带来剧痛的同时,也是令得那瘦弱身躯下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了起来。

    白雾弥漫在陈林周身,他的身体不断的颤抖,也不断的有着血珠从毛孔中渗透而出。

    到得后来,他的身体表面逐渐的形成了一层厚厚的血枷,将他的身体都是尽数的覆盖了下去。

    “吼”

    忍了许久的陈林,喉咙间突然发出了一阵宛如猛兽嘶吼的声音。

    陈林在承受着巨大痛苦的时候,在他的体内,一丝丝的灵气,也是开始缓缓凝练了起来。

    至于**,进步的更大,古铜色的肌肤下,一股如同狮子苏醒一般的强大气息,正在悄然而生。

    在感知到这一切后,陈林却是开始安静了下来,从他踏入修炼者道路的第一天起,他就打定主意,要做一个强者。

    而这是一条极为困难的道路,但他并没有屈服,短短的几年之内,他的修为快速的提升,直到现在,以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已经快步入永恒阶位了。

    他太需要力量了,因为他有着很多需要保护的东西。

    如今,只要顶住眼前的这些磨难,那他就可以很快的迈进永恒阶位的修为,如此丰厚的奖励下,他还有什么是不能坚持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