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我生前是妖 > 48我道不孤?求推荐,求收藏

48我道不孤?求推荐,求收藏

    刚刚的问话,诸葛惊鸿是用类是传音入密的方法跟柴旭沟通的。

    柴旭在心里直接回答,两个人就能对话。

    魏婉儿根本一无所觉……

    不过,柴旭想的是,诸葛惊鸿应该是上千年前就转生成人了。

    那时候的他,要的是灵界。现如今,千年的时间,难道不会有什么改变吗?

    于是,柴旭心中呼唤小瑜,“她说的对吗?我现在的目的,还是灵界吗?”

    小瑜道:“我就知道你的目的是学做人,其他的,都不清楚。”

    柴旭一阵无语只后,只好再次问诸葛惊鸿。“你了解灵界吗?我为什么要灵界?”

    “我转生的时候,灵界就存在了。”诸葛惊鸿道:“已经不知道存在多久了。他们是一些有异能的人组成的,用来制衡阴阳两界的存在。其中,拥有强大妖魂,鬼魂的灵师,还只是外围。核心成员,是本体修炼得可以通灵的存在。或者,本身灵魂等级高,附身在高级僵尸身上的大能者。”

    柴旭不解:“拥有妖灵,鬼灵的人我知道,就是民间传说的顶仙。自身修炼的,和附身僵尸,是什么?”

    诸葛惊鸿犹豫了一下,似乎考虑该怎么解释。

    “拿你来说吧,在灵界的人眼中,你打开了一道封印,就是一个自身修炼有成的人。或者,是附身在人级僵尸身上的魂魄。”

    “原来是这样的。”出现有些懂了。就是说,灵界的高级管理者,都是表面上看上去跟常人无异的存在。而,他们却拥有着特殊的手段能力的人。

    “人级僵尸,是什么意思?”

    诸葛惊鸿解释道:“天,地,人,是上三品僵尸。灵,汞,铜,是中三品的僵尸。铁,石,行是下三品的僵尸……”

    柴旭点头记在了心里,最底层的僵尸,就是人们口中的行尸。如同行尸走肉,除了比一般人的力气大,不知道疼痛之外,没什么特殊的。

    而,石级的,就会身如岩石,力大过人,刀枪不入了。

    铁,就是身躯如铁,力气更大。

    到了中三级,身体力量更大不说,还有了一定的柔韧度,和简单的灵智了。

    上三品,就属于超凡入圣的存在了。人级,表面上看去跟普通人无异,很难察觉出一样的存在。

    再往上,基本都是床

    传说级别的了,到底多强大,就连诸葛惊鸿也不知道。

    柴旭暗想,“或许,灵界真的是我的目标之一。学做人,应该也是怕灵界的人发现我的秘密。”

    不久之后,诸葛惊鸿将柴旭和魏婉儿送到了他们阻住的楼下,三人就分开了。

    ……

    在一间密室中,张宗玄和邵英杰都在。

    他们面前是那个搜了柴旭身上那个“鬼怪”的紫砂壶。

    张宗玄道:“已经两天两夜了,还不行?”

    邵英杰脸色苍白,还在紫砂壶的周围用狼毫笔不断绘画着。整张桌子上,都被他用朱砂混合自己的血液画满了。

    终于,邵英杰长出一口气,画完了最后一笔。

    “萧家的老怪物,真是难缠啊!”邵英杰擦了擦头上的汗水说道:“当初老师教我的磨魂引四十九印记,全都用上了!还不行的话,就只能请老师分魂过来了。”

    张宗玄点头,“事关重大,实在不行,只能那样了。”

    “就怕江城的灵界执法发现啊,不然,我也不费这牛劲了。光是我的纯阳真血,就耗费了三成,还不行,就要大伤元气了。”

    说话间,他们眼睛一直非常期待的看着被邵英杰困在阵法里面的紫砂壶。

    等了好半天,就在他们觉得已经前功尽弃的时候。紫砂壶冒起了青烟……

    一段段跟柴旭有关的换面,从青烟中幻化出来,又慢慢飘散了。二人对视一眼,张宗玄说道:“主人竟然有这样的经历?要不要跟他说一声?”

    邵英杰思索了一下,道:“我觉得,还是先别说了。老师潜在的脾气还在,别看表面上一脸和气,那是对普通人。如果得知萧家对他做了这些,即便只是他的躯体。以他的脾气,也很可能过早就跟萧家发生冲突,那不是我们想看到的。”

    张宗玄点头,没在说话。而是,在青烟全都散去之后,手掐法决。

    念了一声:“疾!”

    紫砂壶盖子自动掀开,一个如同烂泥一样的怪物从里面慢慢爬了出来。

    张宗玄手掐印决,口中念念有词,最后喊了一声:“疾!”

    泥浆如同受到了吸力似的,被紫砂壶吸了下来,里面露出一张苍老的脸,一脸的茫然……

    趁这个时候,邵英杰眉心开出一条银色的缝隙,一段段画面,化作银丝打入迷茫老者的眉心里面。

    做完了一切之后,两人都累的气喘吁吁。

    张宗玄最后,喊了一声:“起!”

    紫砂壶里面的泥浆飞起,再次将老者的魂魄包围了起来。

    ……

    夜晚,柴旭正在盘膝思考的时候,忽然感到背部有麻痒的感觉。

    “难道有不长眼的长东西找到我身上了?”柴旭觉得不可思议,毕竟,这里是他亲自选的。而且,为了魏婉儿的安全,他在每个墙角,都下了隐形的符篆。

    按理说,没有强大的到已经境界的鬼怪,是难以靠近的。

    要知道,朝南的房子,只有墙角才是鬼怪能出入的地方。

    入今,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时候,就上了他的身的,显然不是一般鬼怪能做到的。

    柴旭一抹眉心,顿时两眼放光。

    聚起真阳灵气,屈指向背后一弹!

    “啪嗒!”一身,有东西跌落地下的声音。

    “这是?”

    一滩似曾相识的泥浆,出现在了柴旭的眼前。

    中央的地方,被他的真阳灵气击穿了一个窟窿。

    不过,正在慢慢愈合着。

    泥浆滚动间,慢慢从地上凸起了一个人头……

    “果然是自我修炼成就了灵体,才将我的困灵阵破去了。我道不孤!将来除魔卫道,就看你们这一代了!哈哈哈……”

    长笑声中,泥浆竟然向着地下涌动,一瞬间就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