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蚀骨恋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斩断情缘

第一百六十三章斩断情缘

    要怎么才能让一个人心死呢?彻底的心死。或许有两个办法,一是直接给他一刀,身死了,心自然也就活不了了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语言也可以成为最伤人的利剑,当你不慎被它的锋芒伤到的时候,**表面不会留下任何伤痕,可是你却能真切的感受到它给你带来的疼痛,那种痛是无形的却是最剜心的疼,而这种疼偏偏又是无法对人言说的,只能自己独自承受,如果你不幸承受不过,心疼到了一定的程度也就慢慢麻木了。这种麻木不会令你直接丧命,可是却会带走你的灵魂,你的心还在跳动,你的躯体亦还有温度,可是你活得却不开心了,不知为什么的而麻木活着,行尸走肉的活着,这就是第二种方法。

    通常采用其一如此不留余地的方法的人,都是对着被伤者有着极度恨意的,故十分乐得处之而后快,而采用第二种方法的人,通常都是还念及旧情的,却又需要对方对自己死心不要再纠缠自己,可要杀了对方,又未必舍得,故而采用这种让对方心死身不死的做法也是她对于对方另一种自欺欺人的保护吧。

    也是到了今时今日蓓可才发现,原来第二种看似见不到血的杀戮比第一种看得到杀戮的做法还要令人痛苦上百倍千倍。如果说是第一种方法,她大可手起刀落,这让不也是最干净最快速的做法了吗?可是在面对眼前的人的时候她就是下不去手。故欲二者取其轻,她可以不要他的性命,可是她必须保证此人从今往后不可再纠缠自己。而纠缠之根源不过是因为他对自己还保佑幻想和贪恋罢了,只要将这一切斩断,他对自己死心了,也就不会再来纠缠自己。至于日后相见,能以仇人之心态相见更是最好不过,这样谁也不用再对谁抱有恻隐之心。

    这是这么多天以来蓓可每天都会给自己做的心里暗示,在那几日没有卓延的日子里,蓓可好几次都觉得自己已经有勇气面对他了,可是怎么也想不到,当他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她还是忍不住心里泛滥的情绪。好不容易她逼着自己将那些恶毒的话语说出口,想要他就此死心,可是当看到他失魂落魄惶恐无助的模样,她的心就在揪着的疼,疼得她连一呼一息都觉得是痛的,这种从心底暗来的隐痛不比真枪实弹的来得少,或者可以说是比其更甚的一个存在,而偏偏这种疼痛的情绪她不可以流露出来,否者一切都功亏一窥了,所以哪怕心里再痛,她也必须咬着牙,把该表的态都表了。

    “怎么,还要我再继续讲下去吗?”蓓可双目猩红的直视着他,他可以看见她在将这些话时的颤抖,也看到了她猩红的双目中倔强的挂着晶莹却不肯滑落的涟漪,可是在这一刻,卓延却不能确定了,他不能确定蓓可猩红的双目究竟是因为那些再度搬出来的事实和再一次被搬出来看的伤口造成的她的情绪激动她的恨意,还是说她之所以现在这副模样是不是她在说这番让他心碎的话语的时候,她自己也并不好受呢?

    此时的她像是一只被惹怒的母狮子,目光咄咄逼人的看着他,而他无疑就是那无措的猎物,该逃呢。还是留下来安抚这样一只因受伤而愤怒的野兽呢?

    是啊,她说的对,他明明什么的都知道,他不但知道,他还利用了她。她是不是已经知道那次在游轮上强吻了以黑狐身份出现的她的人就是他卓家三少卓延?她是不是已经看穿他们第一次以白道的身份出现在拍卖会也是他的别有用心?知道其实那冰蚕是他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物力特意前往南极找回来的,却又故意用这冰蚕将蓓可引诱出来,拍卖会上是他故意跟她抬杠,是他故意不肯让蓓可顺利拍到冰蚕。只是蓓可不知道他从很早之前就就弄清楚了蓓可的身份,又十分肯下功夫的去调查蓓可的方方面面,故就是知道蓓可当前在寻找什么物件也不奇怪,是以才有了拍卖会上他特意来的这出钓鱼计。

    果然不负他所望,蓓可上钩了,她主动来找自己交涉。有求于人自然就要听其言对方才有可能给你你想要的啊,是故,卓延就这样顺利成章的让蓓可答应了自己一些早有预谋的要求。是啊,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想在不惊动卓继南的情况下四处寻医问药给卓依然进行一些有用的治疗,当然最好的是能根除。而蓓可无疑是卓延调查过的人当中最完美的一个选择,所以,他选择了她。起初他是打算若此人能将卓依然救回来,他就将她收为己用也不失为一个应付卓继南的好对策,只是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他会在毒发的情况下不心将她强行玷污了,也不想自己竟然会在幽海孤堡那段时间与她长时间的相处下竟然生出了更多的情绪,这样的情绪就像是攻破河堤的涛涛河水,非但止不住还会泛滥成灾,他就是在这样不知不觉的情况下失了心迷了智。

    是啊,就是迷了智,他就是被这个该死的女人冲昏了头脑,不然那个高傲的他怎么会有一天竟然卑微到守在这个女人身边如此卑微的挽留?

    最可笑的是,是到如今他非但没觉得自己错了,还真就想这么卑微的去挽留,可是又有谁不知道,他卓延才是最没对蓓可挽留的资格的呢?

    他欺骗了她,他利用了她,他甚至还强迫了她,这样一个以蓓可仇人之子身份存在的他却又有什么资格去挽留她呢?

    可是,不挽留,难道让她走吗?让她彻底的离开自己,彻底的斩断他们之间唯一一点才建立起来不久的关系吗?如果斩断了、分开了,那他们之间又还能有什么样的可能呢?

    爱一个人从来都不是固执的霸占和拥有,可是又有谁知道,当一个人真的爱到至极的时候,当一个人真的孤独惶恐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当一个人真的好不容易拥抱到温暖却要被迫舍弃的时候,他所最爱的一切却都要弃他而去,他又该是怎样的一种绝望呢?人在陷入绝望的时候又要怎么放手,放手了就是彻底松开了那根曾经带给他希望的救命稻草他怎么能够失去她?他做不到,真的做不到。

    卓延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十分纠结的痛苦模样蓓可都看在眼里,心再痛,可是她却深知何为长痛不如短痛,该做的了断就必须断干净了,不然这样的痛苦只会一直持续下去,久久的沉默是蓓可久久的注视。

    “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也也说了,各自保重,以后再见我们就是陌生人,该是什么样的立场就是什么样的立场,我不会被任何人所左右,希望你也不要。”蓓可说完便从床上下来,见卓延依旧维持着之前的弯腰的姿势没有动,蓓可也是深看了他一眼,便朝门口走去。蓓可本来担心卓延这么固执的性格在一时难以说服,怕他不肯轻易放自己走,去意外的发现自己走到了门口,甚至都握住了门把,卓延也在没有追上来。

    蓓可回望过去,卓延还是那个弯腰的姿势,他还是他,可是却不是蓓可最初印象里高傲的他了,此时的蓓可,罕见的在他的背影里看到了落寞与不甘,这样久久沉默的他,真的很让人心疼,握住门把的手有些骨戒泛白,强迫自己忽视心中的五味杂陈,蓓可依然的转头用力按下门把打开门走了出去。

    熟悉的走廊,一如那天她从这栋别墅的主卧醒来时空无一人,能听到的也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不同的却是,这一次从这里离开,便是永远的离开,再也不会回来了。

    一步一步,明明走廊没有很长,可是蓓可却感觉自己像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走在空无一人的花园里,蓓可的记忆有回到了那天她独自一人翻门进卓延家的时候,那时他们家院子里也没人,当时她还纳闷这么大个院子,这么大个别墅居然连个保姆或者园艺师都没有吗?那光靠卓延一人之力是怎么把这些花花草草照顾得这么好的?后来才知道,卓延是因为性子淡,喜静,不喜欢家里又太多不相干的陌生人,故而也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招呼钟点工园艺师什么的进来打理修整。

    蓓可沉浸在过往的回忆中,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却是感觉一股风从自己身旁刮过,蓓可甚至来不及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就被扑过来的人强行扣住了腰身,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对着她微张的唇瓣,狠狠的吻了下去,熟悉的触觉熟悉的薄荷味,除了那个人还能是谁呢?在男子主导的力道下,蓓可被迫张开嘴,接受他源源不断渡过来的冰凉液体,那液体是甜甜的却又在回味中带来阵阵苦涩,这种苦涩甚至是比蓓可这么多年尝过的草药中都要苦的一种存在。

    最快更新,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