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伪妹妖妃 > 第944章霓裳彩翼羽
    “好好吧”

    她在回答这话的时候,硬憋着的眼泪都快要溢出眼眶了。

    “哎呀妹妹快别难过啦既然这丫鬟如此不懂礼,姐姐我一定会替你刚生罚罚她的呀再说了,这不是你们姚侯府里从小调教出来的丫头吗在我这里来也没几天呀”

    夏如嫣说着这话的时候,忽然长袖挡嘴,暗暗地笑了。

    “可是,她以前可从来不这样呀要是敢这样跟我们说话早就扒了她的皮了,不会让她活到现在”

    姚纤秀疑惑的眸子里溢满了一些晶莹剔透的泪影,夏如嫣的话里却是满满的戏虐之意。

    “你也不能够觉得一个小丫鬟在我这里才来几天就能够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转变,其实兴许她对你们确实是久蓄了多年的不满,只不过以前没机会说出来吧”

    “嗯是吧”

    姚纤秀算是看明白了,自己在夏如嫣这里不过就是一个笑话,所以她想了又想就没有再提这件事了。

    “好吧姐姐,妹妹今天来也是想要陪你尽兴几杯,既然小丫鬟不懂事就不提她了,求她去吧呵呵”

    姚纤秀一改刚才的闷闷不乐之一意,突然就转变了脸上的表情。

    “这就对啦人生不如意之事十之,要是都把别人的错误放在自己的心里承受,岂不是得活活气死哈哈哈哈哈”

    夏如嫣正笑着,云瑶已经和惜香各自提着一个藤篮儿上来了。

    “太子妃,您要的酒菜奴婢们都准备妥当了,。”

    惜香笑意盈盈的在桌上摆开了,旁边的云瑶也跟着忙忙碌碌。

    “麟王妃莫要介怀,婢女刚才罚了迎絮那丫头面壁思过去了。”

    惜香勉强向姚纤秀陪着笑,旁边的夏如嫣也接过话。

    “既然罚都罚了,麟王妃自然是不会介怀,她的肚量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小”

    姚纤秀勉为其难的尬笑了几下,拿起桌上的酒杯就打算先倒上一些,不料却被惜香眼疾手快的夺过了杯子。

    “啀您不能先动手,太子妃比您的地位高,按规矩的话得奴婢先给你们斟酒,然后你还得先向太子妃斟酒这才合礼数,所以您可要多学学呀”

    惜香的话又给姚纤秀当头一棒,一旁的云瑶尴尬不已,她扫视了一眼就拎着藤篮儿转身离开了。

    “啀云瑶你等等我呀”

    两个丫鬟一前一后的下了宫楼的台阶。

    姚纤秀看着面前的一堆酒菜,却再也没有半点儿食欲。

    “呵呵妹妹刚进宫来就住进了嫡皇殿,自然是不懂这深宫规矩,其实从宫外新进来的女子都会经过一番调教的,不过妹妹也不要介怀,等以后你搬出了嫡皇殿之后就会慢慢的习惯了。”

    夏如嫣端起面前的酒杯,小嘬了一口,脸上的神色显得慢条斯理。

    “对对对对对”

    姚纤秀强忍住眸底里溢出的泪影,声音似乎有点儿略带哽咽,可是他却拼命的抑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硬是将眸子里的泪潮狠狠地压了下去,面带微笑的侧过头去极力掩饰住脸上的失态之色。

    “姐姐呀真是谢谢你的好意啦你的恩qgèièi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报答才好”

    她口是心非的说着,又暗暗地睨了一眼远处棕树林子里那座又矮又灰暗的宫殿。

    心里却思量再三如此宫殿看起来跟嫡皇殿也相差无几,指不定还不如嫡皇殿宽阔呢哎好在是总算摆脱了冷宫的名声了,还有住在鬼气森森的嫡皇殿里,一大堆的蹊跷事也够触霉头的了。至于其他的东西,倒是出来以后再说吧

    正出神的想着,夏如嫣忽然狠狠地叫了她一声“妹妹你怎么啦”

    “啊”

    姚纤秀浑身猛抖了一下,冷不丁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有些奇怪了,她满面堆笑的对夏如嫣点了点头。

    夏凌月一说三叹之后,铃郎却不知如何回应,于是便保持了片刻的缄默,不过她很快又叹息了一下“我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其实人类的想法真的太复杂了,以至于总是瞻前顾后,总是畏首畏尾,总是得失心超常,哎”

    见她沉默不语,铃郎便起身上前去与她相对而坐,眼神里的深情转而成为了一种责备之意。

    “你知道吗其实当你不知道的时候,我都一直在默默地挂念着你呢”

    夏凌月疑惑的眼神显得有点儿紧张。

    “铃郎,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被困在这里吗好多时候我真的很讨厌现在的,如果不是这个困住我的话,我哪里会如此身不由己的在这个毫无人情味的皇宫里整天提心吊胆,仓皇不安而艰难度日呢”

    铃郎叹息了一下“六道里的众生又能有谁会完全掌握得了自己的处境呢只不过别人的苦没告诉你,即使告诉你了,你也未必会放在心上罢了比你活得难的人其实真是太多太多,起码你还算是星宿下凡”

    “你还是好自为之吧不要来连累我,以后也不要来打扰我,我完全不认识你”

    她说着就起身准备走开,没想到却被宁云飞一把抓住了手腕。

    “别走其实我进宫除了因为好玩,还有就是因为你进宫,所以我才跟着一起来的”

    他的话语间略略带着一丝酸涩,不过马上却又恢复了笑意。

    “因为我为什么呀因为我什么呢我哪里好了”

    “你曾对我说过愿得天边月,此生再无星,不知你可还记得”

    她的纤纤玉指让他难过不安又躁动不已的心终于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说过又如何呢可是月明终有时,星辰渺如砂,我也只是一个凡人罢了,我也有人伦情义,我也有情非得已”

    夏凌月眼含泪影,浅叹了一下。

    “也罢啦那臣妾就帮你把她接过来一起住吧”

    “我也没说要把她接过来一起住,我只是想对她好点儿,弥补心里的歉疚”

    麟王有点儿歇斯底里,不过他的话却让夏凌月暗暗明白了,姚纤秀恐怕是已经让他动了心。

    “既然如此,那么臣妾悉听尊便”

    她说要就转身跨出门按耐住泪眼朦胧的心情,沿着蜿蜒廊道而去。

    “哎呀救命呀求求你啦别寻死呀”

    旁边的丫鬟怎么拉也拉她不住,接着又是“咚咚咚”几声撞在宫墙上。

    “救命呀快来人呀我快要拉不住啦”

    小丫鬟纤薄的身子本来就弱不禁风,感觉只要风刮的稍大一点儿就会把她卷飞了似的,一旁的童心根本就拉不住妘灵犀疯狂的动作。

    然而,那一声声呼天抢地的惊叫声便此起彼伏的传开了。

    看到这一幕,她的唇角忽然轻扯起一抹隐晦的弧度,一旁的惜香以为自己眼睛看花了,不禁揉了揉眼睛。

    “公主呀您这云淡风轻的笑意着实是美”

    “呃”

    听到这话,她才猛然从沉思里回过神来,神情却是尴尬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