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但是这个院子不是她的!她也不需要去操心这些。

    该说的话也已经说完了,她留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转而白棾缓缓的站起了身子对着信千羽说:“事情如何你们自己商议我就不多嘴了,我也离开了许久该回席间了。”

    说完直接迈开步子朝外而去。

    房门在内被打开,掌柜与门外人立刻朝门内看去。

    白棾没想到门外之人竟然是慕修寒!

    他来做什么?觉得她离开久了就寻过来了?

    还不待白棾与慕修寒开口,于痴瑶也搀扶着信千羽走了出来,于痴瑶立刻呵斥出声:“你可知面前的人是谁,怎能对他无礼?”

    一向温婉柔弱的女子没有想到呵斥起人来那于身具来的威严也是不容觑,白棾有些意外。

    不过也是能够成为信千羽这样不简单人身边的得力助手怎么会是一个普通女子?

    是她太以貌取人了。

    像是想到了什么,白棾突然意味深长的看了信千羽一眼。

    是啊,她不能太以貌取人,看似信千羽柔弱无比,那脉象也是如实。但实际呢?信千羽说不定中毒是真,可虚弱与谦和都是装出来!

    “的眼拙确实不知这位公子是?”掌柜一脸犯懵的感觉。

    白棾这时缓缓开口了,语气中多为打趣:“那就给你介绍介绍,眼前这位就是城中赫赫有名的修炼天才慕修寒。不仅仅是修为好,而且还是皇帝的皇子,身份尊贵着呢!”

    说完白棾还不怀好意的对着慕修寒笑了笑。

    慕修寒此时面容冷峻不苟言笑,被白棾打趣没有恼怒也没有虚荣之心,依旧非常的平淡,他眸光深邃就那样淡然的扫向白棾身后的信千羽与于痴瑶,信千羽不由抖了抖,于痴瑶立刻惊讶的看向信千羽。

    白棾背对着信千羽并没有发现他这个反常的举动。

    “知道本皇子身份尊贵作为本皇子的陪同竟让本皇子等这么久,不得不出来寻你。”

    慕修寒也不客气语气冷冷的,而后他转身略有不悦的转身离开。

    白棾立刻无奈的跟上。

    她刚刚都是追捧慕修寒的话啊!

    慕修寒真的不该不高兴!

    不过慕修寒的心思本来就很难料!

    “诶呀,我只是过来把把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你跟来作甚?还怕的被人吃了不成?”

    慕修寒可是知道她实力的!

    一般人根本就动不了她分毫,更何况现在与她为敌的南宫家族已经没落,祭光又离开了无极国,加上她今天男装根本就没有可能会被人盯上遭遇危险的好吗?

    然而白棾的无所谓态度却让慕修寒皱了眉头了,原本还打算一切都瞒着白棾呢。

    但是白棾却依旧跟信千羽走的近,这万一哪一天防不胜防被暗算了怎么办?

    他走着走着突然停了下来,害的跟在慕修寒身后的白棾差一点就直接撞在了慕修寒的后背,白棾惊讶的抬头,“怎么了?”

    白棾虽然扮了男装却比慕修寒矮上整整一个头都不止,现在二人距离贴的极近,对比下来白棾显得愈发娇。

    两人四目相对,总觉得有些暧昧。≈40b;契约神宠:天医凤后有点燃≈7a;≈54b;≈01d;≈65b0;≈7a0;≈八八;≈7b;≈65f6;≈95f4;≈514d;≈八d9;≈八b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