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北宋大丈夫 > 第1452章大佬,想玩热兵器吗为‘俱怀逸兴壮思飞’贺,加更

第1452章大佬,想玩热兵器吗为‘俱怀逸兴壮思飞’贺,加更

    喷火这玩意儿起源于烟花,各种飞舞的烟花里,都是火药在起作用。

    书院一直在琢磨火药,改良配方。

    可目前他们遇到了一个瓶颈,沈安也没办法去解决的瓶颈,于是那些学生就另辟蹊径,把火药弄出了无数种用法,书院里不时能听到爆炸声,或是莫名其妙的飞起什么鬼东西,搅的正常的教学工作难以为续。

    最后是王雱出手,一巴掌把那些精力旺盛的想飞天的学生们镇压了一下,达成了上课时间不许弄出大响动的规矩。

    而赵颢现在弄的就是学生们最得意的事儿。

    咻咻咻咻……

    四个距离相等的口子在向下喷火,接着那纸鸟动了一下,缓缓飞了起来。

    呀!

    惊呼声不绝于耳。

    大宋民间玩火药还只停留在玩火的境界,比如说幻术用火药弄出火焰,或是弄出滚滚浓烟,借机玩障眼法……这怎么像是什么忍者呢?

    这等用火药把一只纸鸟弄飞起来的事儿,在此刻众人的眼中近乎于神迹。

    赵允让看着飞起来的纸鸟,喃喃的道:“这鸟……这鸟真飞起来了?”

    赵曙也很是震惊,却淡淡的道:“小孩子的玩意罢了。”

    纸鸟渐渐飞有两人高,大抵是弄了个什么小机关,只听啪的一声,鸟腹那里打开了个口子,接着一块薄布垂落下来。

    天作之合!

    四个字很是清晰,无风自摆。

    周围一阵惊叹。

    这个贺礼算是一鸣惊人了。

    十年后,二十年后,汴梁估摸着依旧会流传着今日的事儿,赵顼的婚礼,赵颢的贺礼,惊艳了一干宾客。

    赵允让一拍大腿,“好个天作之合,这字写的不错。不过那鸟是怎么飞起来的?”

    老家伙明明被这一套给镇住了,却偏生要先对那四个字评头论足一番。

    那四个字不怎么样啊!

    沈安摇摇头,芋头拉拉他的衣袖,等沈安低头后,就低声道:“爹爹,好像比你的好。”

    这倒霉孩子!

    沈安准备给他说一番自己那字体的伟大之处,后面有人在笑。

    “国舅这是活回来了?”

    笑的人是曹佾,见他提及这个问题,不禁就干呕了一下。

    “大哥!”

    赵颢看到了自家大哥,就笑着拱手,“我这个贺礼可好?”

    他的脸上有许多灰黑色的痕迹,大抵是被火药喷的,甚至还看到了一颗水泡。

    天空中的纸鸟在歪歪斜斜的往下掉,赵颢想去捡,却被赵顼一把拽住。

    赵顼拉着他的手,摊开,看着上面的血泡,用力点头道:“好,震古烁今了。”

    天空中残留着硝烟,纸鸟依然跌落地面,看着有些狼狈。

    赵顼拉着赵颢的手,说道:“走,大哥请你去喝酒。”

    这是迟来的喜宴,而且是去庆宁宫喝,算是今日的独一份。

    兄弟俩携手而去,众人看着,渐渐的嘴角含笑。

    “有兄弟如此,真好。”

    “某想到了自家兄弟,上次亏他出钱出力拉了某一把,某却疏忽了,这便回去请他喝酒。”

    “你不是喝多了?还喝?”

    “这胸口有热血,不喝酒不畅快。”

    赵允让含笑看着,说道:“兄友弟恭,老夫见了欢喜,回头让家里那些畜生也跟着学学,别为了些鸡毛蒜皮之事争来斗去的,丢人。”

    赵曙却叫住了准备开溜的沈安。

    “那个纸鸟是怎么飞起来的?”

    沈安牵着芋头,觉得这个问题要想详细解释很麻烦,就简单说道:“官家,火药被关在一个地方,比如说不给它留口子,然后点燃,火药被点燃会产生……很大的力量。”

    能量这个词还不能用啊!

    沈安很憋屈。

    赵曙一怔,“力量?”

    “那个……可以理解为力气。”

    沈安觉得赵曙当年绝对不是好学生。

    “这样啊!”

    周围围拢了不少人,赵允让的眼睛一瞪,“这是国家大事,谁若是泄露出去,回头老夫亲自上门问候!”

    尼玛!

    老赵的威胁太实在了,要是被他堵住大门,回头赵曙得派皇城司抄家才行。

    所以众人大多拱手告辞,不敢再听了。

    只是那心痒痒的模样让人看了好笑。

    留下的就是宰辅。

    “赶紧说。”

    老赵看来对这个比较有兴趣。

    沈安继续说道:“那火药被封在一个东西里,点燃后一身力气没地方发泄,就会……”

    他双手在身前猛地张开,“嘭的一声就炸了。此次西北征伐,臣用火药包炸开了城墙,就是这个道理。”

    “竟然是这样吗?”

    韩琦很是感慨的道:“老夫只知道火药炸开天经地义,可却没想到过缘由。”

    “说仔细些。”

    老赵眼睛都在发光,“回头老夫家中无事也弄弄。”

    说到这个,赵曙明显的就内疚了。

    因为他做了皇帝,自家老爹只能把自己封闭在郡王府里,难得出门一趟。

    这都是为了不给他找麻烦,仔细一想,全是父母的拳拳之心。

    赵曙心中唏嘘,就冲着沈安使个眼色。

    沈安说道:“此事……您可以理解为……一股子气。”

    他真的找不到更形象的比喻方法了。

    赵允让马上就领悟了,“你直接说屁就是了,何必说什么气。”

    老不修!

    沈安无奈的道:“是。那气胀着,一点就胀开了。若是被密密的包着,它就会把包着的东西胀大,最后爆炸。”

    “这个和膨胀的速度有关系……”

    “瞬间膨胀,随后包裹它的东西被胀大,最后到了解体的程度,爆竹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同理,先前的鸟也是把火药包在了东西里,不过却开了个口子,点燃火药之后,它就膨胀,可因为有个口子在,它那股子力气就会顺着口子窜出去……”

    “好!”

    赵允让拍了沈安的肩膀一下,赞道:“说得好,连老夫都听懂了。开了个口子,那火药的劲头就往口子外面窜,口子朝下,那劲头……不对不对,那劲头怎么能把鸟撑起来呢?”

    众人也不解。

    沈安笑了笑,突然跳跃了起来。

    “爹爹好厉害!”

    芋头拍手欢呼。

    韩琦皱眉,“人使劲就会蹦跳起来,那火药一直冲着下面使劲,自然会一直蹦跳……”

    “对。”赵允让看了韩琦一眼,“韩相聪慧。”

    几位宰辅满头黑线,心想按您这个说法,其他人难道是蠢驴?

    沈安含笑道:“就是这个道理,至于详细的,就是在瞬时释放能量,产生高温,并释放大量气体……”

    这次韩琦一头雾水。

    “书院里教授了这些?”

    赵曙很是严肃的问道。

    “对,不过都在那些学生内部,并未扩散。”

    沈安知道他忌惮什么,他同样忌惮,“若是扩散出去,其实也没什么。”

    “没什么?”韩琦没好气的道:“到时候辽人攻城略地,直接用火药炸开城墙,大宋如何防御?”

    沈安微笑道:“可是大宋为何要防御呢?”

    韩琦一怔,旋即大笑了起来。

    曾公亮说道:“大宋如今可不怕辽人再来了,来了就打。”

    众人不禁都笑了起来。

    是啊!

    大宋如今可不怕辽人了。

    你若是来,那就做一场就是。

    赵允让拍拍沈安的肩膀,“你那个杂学……老夫有孙儿在宗室书院,好生教,回头若是学不到东西,老夫只管找你。”

    沈安苦着脸道:“这个看用不用功。”

    赵允让嘿嘿笑了一下,然后问道:“这个火药还能做成什么?”

    “这个……用处可大了。”沈安说道:“比如说以后可以用于开矿,可以用于打造更强悍的兵器……不过这些都需要一步步的改良火药。”

    “打造兵器?”

    赵曙的眼中一亮,“说说。”

    沈安觉得他的眼睛里有绿光,看着和狼似的。

    再一看宰辅们,那眼神更是贪婪的没边。

    “若是真能弄出更厉害的兵器,回头你要多少字画只管说,老夫致仕之后就专门给你写!”

    韩琦捧着大肚子,很是慷慨。

    曾公亮说道:“赶紧说,回头你家芋头的启蒙只管送去老夫家中。”

    啧啧!

    曾公亮亲自启蒙,这个说出去怕是会惊呆汴梁的吃瓜群众。

    包拯没说话,只是握拳。

    “火药这东西会膨胀,会有劲头,若是咱们弄个铁家伙,用火药把它推出去会如何?”

    沈安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在引出世间最可怕的魔鬼。

    冷兵器时代再怎么厮杀,那惨烈也没法和热兵器相提并论。

    热兵器那就是开疆拓土的利器啊!

    赵曙别看一脸沉稳,可沈安发现他的腿在有节奏的点动。

    这是激动的。

    “把长枪打出去!”

    欧阳修兴致勃勃的道:“那可比床弩厉害多了。”

    哎!

    沈安摇头叹息,觉得和这些人真心没话可说。

    “赶紧说说。”包拯同样心痒难耐。

    “一个小铁弹,小孩子指头大小,然后在一根管子里被火药推动打出去,那速度比箭矢还快,若是打入敌军的身躯……”

    沈安挑眉:“不用苦练什么箭术,端起来点火就是了。一人一根管子,百人,千人,万人……如何?”

    “弹如雨下!”

    韩琦一声长叹,“陛下,臣请拨钱去书院。”

    曾公亮也拱手,“陛下,书院当是大宋的书院。”

    包拯看了沈安一眼,“不可敝履自珍!”

    沈安点头,认真的道:“书院从不认为那些学识是一家之言论,若是对大宋有益,当行之于天下。”

    书院里有不少在研究的项目,等它们一一开花结果后,沈安觉得那里会取代太学,取代所谓的馆阁,变成大宋最重要的地方。

    “要多少钱?”赵曙已经是彻底的心动了,“只管说话,若是要题写什么牌匾,只管拟来。”

    啧啧!

    大伙儿都没见过这般大方的官家,不禁都笑了。

    ……

    感谢书友‘俱怀逸兴、壮思飞’,仓库的老盟主,本书打赏了两个盟主,感谢。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