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重生之这个崇祯有点萌 >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明版农夫与蛇(求推荐

第一百一十四章大明版农夫与蛇(求推荐

    泰昌元年(公元一千六百二十年),明光宗朱常洛架崩,朱常洛的宠妃李选待与其心腹太监李进忠密谋,准备将皇太子朱由校(天启皇帝)劫持在手,谋求富贵荣华。王安得到心腹的密报后,通过汪文直,联系了朝堂上的大臣杨涟等人,王安、杨涟“里应外合”地在向明光宗朱常洛的遗体告别仪式上,将皇太子朱由校抢了出来,并拥戴他及位。

    天启皇帝登基后,因为王安在光宗朝的时侯就是司礼监太监,又有拥戴自己登基的大功,本来要任命他作司礼监太监,按照大明王朝通行于宫中的规矩,王安是对天启皇帝的任命要礼让一番的,没想到这一让竟然让出了鬼来,天启皇帝的乳母客氏暗中勾结了魏忠贤,竟夺去了本属于王安的位置,魏忠贤这个小人“得势不饶人”地马上将王安赶出了宫,后来又“斩草除根”地找人毒死了王安。

    魏忠贤出生于一个穷人家庭,没有受过系统教育,魏忠贤年青时经常和一群小混混在一起厮混,他因为有擅长马术、善于射箭的才能,在小混混中做个小头目,魏忠贤一向善于“花言巧语”,还因此混到手一个老婆金氏,跟魏忠贤生下了一个女儿。

    魏忠贤既然成家立业,本来应该好好地过日子,然而他本性无赖,即使有了家庭,他整天不是喝花酒,就是去赌博,常言道:“十赌九输!”,为了还清财债,魏忠贤甚至连自己的老婆和女儿都卖掉了;有一次,魏忠贤因为赌博输掉了身上所有的钱,还欠下一屁股的债,他被债主逼得走投无路,只好进宫做了太监,并改了名字叫李进忠(在天启年间,他得势的时侯又改回魏忠贤。),以示和过去那种无赖生活彻底作个交割。

    魏忠贤进宫后先是投靠太监孙暹,因为他善于“见风使舵”,用言语讨好、恭维别人,受到孙暹的赏识,把魏忠贤推荐到皇太子朱由校府中做个典膳官,魏忠贤从此和皇太子朱由校相识,此后魏忠贤又勾结上了司礼监秉笔太监王安的心腹魏朝。

    魏忠贤跟魏朝结为异姓兄弟,又通过魏朝的推荐,得到王安的重用。客氏本来是魏朝的“对食”(对食在现代的语义本是面对面吃饭,在大明王朝指宫女和太监结为夫妻),后来客氏与魏忠贤勾搭上了,反而抛弃了魏朝。

    刘若愚深知魏忠贤此人是个没原则、没底限、不信报应、不讲天理循环的恶棍,论阴险狡诈、卑鄙无耻的程度,在大明王朝的历史上,魏忠贤已经成功地超越了王振、刘瑾等一系列权阉,已经达到“空前绝后”的境界;

    在刘若愚看来:魏忠贤就像一条在农夫杯里冬眠的蛇,魏朝与他结为生死兄弟,魏忠贤夺走了魏朝的女人;王安赏识、提拔魏忠贤,给他机会“飞黄腾达”,魏忠贤得势之后,反手就坑死了王安。

    刘若愚和魏忠贤这样一个不择手段的人为伍,岂能不“胆战心惊”,他眼看着魏忠贤“为非作歹”,自叹无能为力,只能将自己的名字改成“若愚”,以警示自己。

    刘若愚望着胡子睿道:“火药厂爆炸事情本是小的无关,可是厂公(魏忠贤)硬要说是小的管理不善,让小的来火药厂处理善后事宜。”

    胡子睿是多聪明的人,他知道这是魏忠贤在排斥异已,他堂堂的皇位继承人,才不会去评判魏忠贤、刘若愚两人之间“孰是孰非”。胡子睿直接问刘若愚道:“既然你来火药厂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依你所见,火药厂爆炸的原因何在?”

    刘若愚整理了下思路,娓娓道来:“这火药厂的爆炸就是一次安全事故。早在万历年间,火药厂就在二十一年、三十三年爆炸过二次。因为厂里储存的火药太多了,所以此次爆炸造成的后果就显得很大。”

    “当日,我也算是目击者之一,忽然听到大震一声,烈逾急霆,将大树二十余株尽拔出土,根或向上,而梢或向下;又有坑深数丈,烟云直上,亦如灵芝,滚向东北,自宣武门延伸到西方,刑部街延伸到南方,将近厂房屋,猝然倾倒,土木在上,而瓦在下。杀死有姓名者几千人,而阖户死及不知姓名者,又不知几千人也。凡坍平房屋,炉中之火皆灭,惟卖酒张四家两三间有木箔,所以把他家点燃了,其余了无焚毁。凡死者肢体多不全,不论男女,尽皆,未死者亦多震剥夺其衣帽焉!”

    王承恩点了点头,也附和道:“我也算是目击者之一,当时宣大总兵正准备进城,玄武门、闹市口这一带受到强烈的冲击波影响,战马受惊后狂奔乱窜,骑兵们根本阻止不了,有不少士兵被飞舞在半空中的铁渣烫伤,全身,除此之外,也有不少人被大象、惊马践踏而死;工部尚书董可威当时在街上行走,他乘坐的轿子被打坏,停留在街上,他的双臂被打断。御史何廷枢、潘云翼两个人那天没有上朝,好端端的人坐在家中,却无端遭遇了‘无妄之灾’,活活被震死,全家人抱着柱子‘痛哭流涕’。”

    刘若愚见胡子睿脸上还带着有些质疑的表情,他怕胡子睿不相信,又说道:”东城区有个盔甲厂,是专门营造盔甲、铳炮、弓矢等军械的机构,万历三十三年九月也发生过一次爆炸。“

    ”当时声若雷霆,火枪、火箭迸射百步之外,烧死臧朝及把总傅钟等十员、军人李仲保等八十三名。其局内工匠人等并街市经过居民死伤者多不可稽,焚毁作坊五座,约三十余间,火药火器无数。“刘若愚“绘声绘影”地描述着当时的场景:”事后才知道,这次爆炸的原因就是,火药年久受潮凝结成块状,当时为了分割,竟然使用斧头去劈,这一劈就劈出来了火星,造成了军民伤亡无数的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