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世宦 > 第二百七十章:十公子之言

第二百七十章:十公子之言

    秦家的十位公子中,已经有六位成家立业,被秦夫人紧急召回的。顶点

    老大听了秦夫人的话,动了下嘴皮不晓得说了句什么,随即十个人齐齐拱手对着宝贞公主这边道:“给姨母请安,见过妙菱妹妹!”

    那秦家老大膝下也有个比阮妙菱一两岁的女儿,平日里宠得如珍似宝,见阮妙菱生得可爱,就想起自家闺女,悄悄朝她哄孩子一般眨眼吐舌。

    阮妙菱没忍住“噗”的笑出声,惹得另外九个公子齐齐瞪向老大,老大很是无辜,摊手,他只是见妙菱妹妹可爱想逗一逗嘛。

    秦夫人热切的拉着宝贞公主进去,十位公子也没有随意走动,一并在明堂里的一溜太师椅上坐下。

    宝贞公主先将一匣子珍珠和八匹绉纱送与秦夫人,又讲明各色十二匹潞绸给十位公子和秦大都督做衣裳,秦夫人笑得开怀,打趣她出手太阔绰。而那十位公子,包括秦阶在内一一上前道谢,九个笑得如花一般乱颤,唯独秦阶抿唇轻轻笑了一会儿就不笑了。

    秦夫人和宝贞公主说了一会儿话,问道:“你爹呢?”

    十位公子也不知秦夫人在问谁,老大刚回家没来得及见秦海,只说没见到,老二虽是昨日赶回来的,不过因为把儿子带了回来,夜里哄儿子没睡好,今早便起晚了,同样没见到秦海。

    老三老四老五老六今儿是起得最早的,但他们几个难得聚在一处,加上秦海又无事找他们几个谈话,便找了处园子对诗吃早饭,眼下一问三不知。

    “妹妹你瞧瞧,儿子多了有什么用,还不如你生一个贴心的棉袄。”秦夫人瞧了眼紧紧拉着宝贞公主袖子的阮妙菱,艳羡道。

    阮妙菱忽然被点名,忙抬头笑道:“几位哥哥也是很好的,方才进门时,大哥哥还问我喜不喜欢吃糖,打算送我一车回家慢慢吃呢!”

    老大红着脸,挠挠头道:“母亲别骂,儿子这不是瞧着菱妹妹和熏熏十分相像,一时起了逗趣的心思,下次再也不敢了。”

    秦夫人道:“没说你错,难得家里有个妹妹,你们宠着不是坏事,有什么好东西也别藏掖,送给你妹妹玩耍。”

    十位公子齐声应是,秦阶坐在最后,偷偷看了眼座上的阮妙菱。

    九公子秦璨推了推秦阶的手,“人是你请来的,你倒一句话也没有,倒是大哥和妙菱妹妹眉来眼去,说了好几回话。”

    秦阶皱眉道:“九哥别乱说话,大哥已经成家了,那眉来眼去岂能用在他身上?仔细大嫂子听见这话,剥了你的皮,若是告到父亲那里,就是母亲也护不住你的。”

    秦璨无所谓,笑嘻嘻低声道:“我说笑的罢了,你不说谁能知道。若是你真到大嫂子跟前点水,闹得大嫂子和大哥夫妻不顺,才是你的过错。”

    秦夫人看见秦璨和秦阶两个儿子正交头接耳,点了秦璨的名,问道:“璨儿,你爹到哪里去了,你见过没有?”

    秦璨立即正襟危坐,答道:“我早上倒是看见父亲在武场练武,后来八哥找我有事,回来就没看见了。”

    话音刚落,秦阶接过话道:“眼下父亲应该在书房,昨儿西北和江浙同时送来公文,因天色晚了,父亲压着没看,这会儿应该看得差不多了。”

    老大笑道:“到底还是十弟心思细腻,被阮大将军领着在沙场上历练过的就是不同。”

    正说着,管事过来说老爷请宝贞公主和夫人到书房说话,几位公子就不必去了。

    秦夫人担心阮妙菱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发闷,正要吩咐几个丫鬟来陪,老大毛遂自荐道:“母亲放心,我们兄弟几个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陪妙菱妹妹说话。”

    “你妙菱妹妹是女孩子,脸皮子薄,你们说话可仔细些,若是叫我知道你们欺负她,回来我扒了你们的皮。”秦夫人威吓道。

    老大几个成家的早已惯了,面应心不应,忙催秦夫人快去。

    “妙菱妹妹今年几岁了?”

    阮妙菱没想到最先起哄的是老二,方才听秦夫人喊他‘敏儿’,想是叫秦敏了。

    “今年十五了,听说敏哥哥家里也有个妹妹,今年几岁了?”

    秦敏提到女儿,眉眼温柔。“还在啃手指呢,话都说不全,没有妙菱妹妹口齿伶俐惹人喜爱。”

    “妙菱妹妹平日在家都做些什么?”老大秦臻发问。

    阮妙菱耐着性子答道:“多数时候种花,有时也读书,不过没有臻哥哥念的书多。”

    秦臻两掌一拍,奇道:“我家熏熏也爱摆弄花草,见我不懂,还笑话我,说花草是有灵性的。下次你来,我把熏熏带上,你们两个一定能玩到一处去!”

    见秦臻说得得意,秦敏撇嘴,“好像只有你一个有女儿似的,下回我也把欢欢带上,看谁先和妙菱妹妹好!”

    “你们两个占大,怎么还没有我们几个的懂事,难怪母亲一听说你们要回来,扶着头哀哀喊了半日。”

    秦璨喝着茶慢悠悠说道。

    “别听九哥瞎说。”秦阶看向两位年长的哥哥,“母亲前儿就准备让你们回来住一阵儿,特意吩咐将你们从前住的屋子收拾干净,哀哀喊确实没有的。”

    老大秦臻也不生气,“九弟就是这个性子,若不是你生在第九个,我把这老大的位置让给你也无妨,哈哈哈!”

    “谁稀罕呢。”秦璨傲娇地甩了一下衣袖,听见秦敏问他和彩彩公主的婚事筹备的怎样了,蹙了蹙眉道:“我巴不得黄了呢,你们一个个都说她好,我却半点都看不出来。”

    秦敏又问:“有没有妙菱妹妹模样好,脾气好?”

    秦璨道:“不及十分之一。”

    “既然不喜欢,何不跟父亲讲明了,莫要等到洞房花烛了才后悔,到时候可晚了。”秦阶道。

    阮妙菱坐在那里慢慢喝茶,之前她也听李卿池提过彩彩公主。

    此人是出了名的有傲气没傲骨,自从阮妙菱回京以后,李卿池便再不进宫和彩彩公主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