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动物和人能一样?”温太医狐疑地问。

    “怎么不能,不是有那句话证明吗?”霍七七邪笑。

    “什么话?”别说温太医狐疑,就是皇上等人也将疑惑的目光投在她的身上。

    “世上不是有狼心狗肺的说法嘛,不过金疡术除去熟练以后,还需要胆量和天赋,温太医,我看好你哟。”霍七七笑眯眯地看着他,“当初,我每天从药水中将死人捞出来,再用药水洗刷,然后拆卸,接着缝,接续放药水,这样的流程,每天少说得来两遍,而且全是夜深人静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哟。”

    温太医腿有些发抖,霍七七,你能不能别用这么瘆人的调调说话,他害怕。

    皇上和众位大臣也全都目瞪口呆。

    霍七七吓唬温太医之后,就兴高采烈地离开了。

    站在外面的众人看到她出来,吓得麻利让出一条道出来,霍家兄弟狠狠地瞪了看热闹的人一眼,又担心地看着霍七七。

    霍七七龇牙冲着他们一笑,这些人的态度,她根本看不上。

    剩下的事情,霍七七的就不知道了。但是第二天,京城之中再无有人说霍七七是凶手的话,也无人敢提杀人凶手和霍七七有关的话。

    皇上自知理亏,第二日,从宫中送出的赏赐就源源不断地进了护国公府。

    霍七七对赏赐根本不上心,直接让人放进了仓库中。

    “想去看审案吗?”三天过后,李元白上门。

    “不想。”

    “不想知道谁在害你?”

    “不想。”

    霍七七两个不想,让李元白也没辙了。

    “走。”李元白抓住她的手腕。

    “六皇子这是对我也动心呢?”霍七七懒洋洋地看着他笑。

    “我找了人给断腿的人缝针,你要不要过去看看?”李元白再问。

    “不想。”

    “走。”

    “不去。”

    剪羽、景慕几人见李元白对霍七七动手,气得立刻想上前去解救霍七七。

    李元白似乎铁定心让霍七七跟着他走,他左右抓住霍七七的手腕,右手阻拦住了几个丫头。

    “算了,看你如此诚心诚意的份上,我就随你走一趟吧。”霍七七被迫看了一会儿热闹,忽然松口。

    李元白的嘴角顿时微微勾起。

    剪羽、景慕几人气呼呼地瞪了李元白一眼后,全都站到了霍七七身边。

    李元白拉着霍七七的手不放,两个人并肩走出了大门。

    “你们?”霍易沉迎面看到他们的手,顿时吓得白了脸,随后,他看着李元白的眼神变得幽深起来。

    “六皇子邀请我过去看热闹,四哥一起去?”霍七七笑眯眯地问。

    “六皇子能否放开七七的手,这样出门,很容易让人误会。”霍易沉瞪着李元白威胁。

    看屁热闹,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看好七七,别被大尾巴狼给诱惑走。

    “已经抓住陷害七七的嫌疑犯。”李元白淡淡地说,他的手依旧没有放开。

    霍易沉的注意力一下被他吸引住,“在哪?”

    “在府衙的牢狱之中。”

    霍七七淡淡地瞥了自己的手腕,手腕一转,手掌从李元白的手掌之下一番,然后顺着李元白的手腕以刀状用力推出去。

    痛!李元白没想到霍七七能轻而易举地脱离他的禁锢,看样子,他还是小看了霍七七。

    “四哥。”霍七七伸出手保住了霍易沉的胳膊。“陪我一起去瞧瞧。”

    妹控地霍易沉立刻没有了抵抗力,“好。”

    李元白的目光落在了两个人抱在一起的胳膊上,忽然觉得霍易沉这个人原来这么令人讨厌。

    一行人很快到了府衙,看地方还是单独的房间。

    “冤枉,老爷,我冤枉呀。”

    “我到底犯了什么错?”

    李元白还没有将他们带进去,就听到单间之中传来了哭喊声。

    “六皇子。”守卫看到李元白进来,连忙上前打招呼。

    “打开。”李元白发话。

    “冤枉”屋内的人正在喊冤,看到门从外面打开,顿时吓了一跳。

    “为什么愿意打折腿?指使你的是什么人?”跟随李元白进去的人上前问。

    “老爷,冤枉,小人冤枉呀。小人不知大人说的是什么意思。”犯人口风很紧。

    “霍七七,断腿挑开再缝上,需要多久?”李元白忽然问。

    霍七七笑呵呵地回答,“那要看是谁下刀呢?如果让我来的话,不要半炷香。新手的话,可就不好说了。”

    “六皇子,属下愿意试试手速。”一个男子拖着盘子出来,盘子里房子匕首和针线。

    李元白点头,男子轻笑上前,这时几个男子被链子锁上带了过来,当他们看到霍七七和李元白的时候,脸色忽然变了。

    霍七七忍不住轻笑起来,看样子这几个人认识她呀。她都不知道自己的人缘原来这么好。

    很快房间里传来了一声高过一声的惨叫声。接着声音戛然而止。

    “针法不对。”霍七七对着血淋淋的场面半点儿也不惧,反而心情很好地开始给动刀的男子一些指点。

    犯人被绑在床上,双手双脚全都被捆得紧紧的,嘴里还被塞上了布团。

    他的断腿刚有些起色,这会儿就被人重新断开,他能感觉到腿部血肉和骨头的分离,痛,好痛,他受不了了,好想昏过去。但这些人不知喂了他什么药,就算痛到了极致,他居然还保持着清醒。

    受不了了,他呜呜地哼着,眼神急切地盯着李元白。

    李元白很淡漠地站在一旁,他的眼神一直落在霍七七的身上。

    在霍七七的指点下,男子半个时辰内终于完全缝针的工作。

    犯人口中的布团终于被拽掉,他胆怯地看着眼前的几个人,在他的眼中,这几个人简直比恶鬼还要可怕。

    “你的手法不够熟练,还得多多练习才行。”霍七七笑眯眯地建议。

    “多谢霍七公子指点,小人愿意再试一次。”手很快抓住了匕首。

    “不,我说。”就在他要再一次下刀的时候,躺着的犯人再也顶不住,终于愿意松口了。

    “手法不错,还可以练练开腹。如果手法够快,下刀够准的话,就是将肠子切了一半缝起再放回去,应该也不会死人。”霍七七漫不经心看着外面被迫过来观看的犯人,“你的运气很好,还有这么多人供你练习,而且光明正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