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热血仕途 > 第2498章公开谈判
    她按捺住自己内心的不平静,准备直奔主题,这里不是一个久留的地方,呆时间长了,恐怕接下来的事情不好办,既然已经决定了,既然已经走进来而且还坐在了他的面前,那么,就只有速战速决。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她呼出一口气,说道:“谢谢你在等我。”

    江帆点点头,没有说话,而是仍然看着她,目光温和而深邃。

    这是丁一再熟悉不过的了,但她今天不是来陶醉他的目光的,而是跟他公开谈判的。她笑了一下,说道:“我出来晚了,所以……”

    “不晚。”江帆打断了她的话:“只要你回来,就不晚。”

    丁一怔了一下,但是她决定不去琢磨他话的意思,她坐正身子,说道:“江帆,昨天晚上你走后,我仔细想了想我们目前的关系,其实……也不是从昨天晚上才开始想的,我离开后,几乎一天都没停止过这样的思考……”

    说到这里,丁一停了下来,她看着他。

    江帆冲他微笑了一下,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丁一什么都不想说了,艰难的开场白过去之后,她就直奔主题,说:“所以,我决定……”

    说到这里,她从包里掏出一页纸,展开,放在茶几上,慢慢推给江帆看。

    在她放下的那一刻,江帆就知道是什么内容了,彭长宜这时来了电话,给了他一个很好的心理适应过程。挂了彭长宜的电话后,他才认认真真地将这份《离婚协议书》逐字逐句地看完。

    尽管他已经意识到丁一今天回来有可能要跟他谈的内容,但这个判断一旦被事实验证后,江帆的心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痛。

    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依然保持着平静的微笑,说道:“我真的没想到,你回来是……是为这个。”

    没想到?那就是你自我感觉一直都是很好,丁一在心里想着,也冲他平静地微笑了一下,看着他,没有说话。

    江帆又重新拿起这张纸,说道:“我是离过婚的人,当年这种协议书写过不知有多少次,我记得那时每到月末,我就回去一趟,为的就是谈离婚的事,我自己都不记得有过多少次了,所以套路和格式我清楚,你这个不符合离婚协议书的格式,有关部门不会受理的。”

    丁一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就说:“你可以修改。”

    江帆说:“我没法修改,因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婚,而且主要的内容你没写,一般在这个地方,都会说因为夫妻双方感情破裂才决定离婚的,但是你没有写明,没有写明也就是说感情没有破裂,这样的话就是咱们到了民政局,民政局也不会准予离婚的,他们不敢办理,尤其是对我。”

    丁一心说较什么真,我知道你离婚早就成了行家里手了,我也知道该这么写,只是给你面子罢了,不想将夫妻感情破裂这句话被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当成依据而已。

    但她仍然平静地说道:“我尽管没离过婚,但在头写这个协议的时候,还是查过一些资料的,懂得大致的内容,我不想写这个理由,就是不想引起诸多的猜测,真正的原因,你我清楚就是了。”

    江帆听她这么说,放下了那张纸,点点头,说道:“没错,我们之间没有其它原因,只有这一个,但是这构不成离婚的根据,所以,我不同意。”

    说到这里,江帆习惯性地翘起二郎腿,向沙发的后面靠去,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听了他的话,丁一的心有些酸楚,但既然已经决定走下去,就必须走下去,不可半途而废!

    她说道:“我不想深究你不同意离婚的原因,但我告诉你,我意已决,我不会维持这样名存实亡的婚姻的,我已经做好了长期抗战的准备,你既然深知没有感情的婚姻是痛苦的,那么就希望你快刀斩乱麻,与人方便自己方便。”

    江帆看着她,没有说话,他的眉头拧在了一起,痛苦,有些难以掩饰。

    她见多了江帆或痛苦或快乐的表情,这些表情的符号,早就深深地烙在了自己的心上,不知为什么,她的心底里突然五味杂陈,一起涌向心口处,连带嗓子处就是一阵酸痛。

    她强压下自己的情绪,低声说道:“分开吧,这样我们都不会痛苦了……”

    江帆笑了一下,脸就扭向了窗外,他不停地眨着眼睛,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然后回过头,看着她说道:“对不起,还是那句话,我不同意。”

    丁一见他不同意离婚,就故意用轻松的口吻说道:“何必呢?”

    江帆看着她,半天才说道:“我不同意离婚,是你这个决定太草率,无法说服我让我有充足的理由签字离婚,所以,为了你,也为了我们,我不会同意的。”

    “我失去了幸福感,对于我来说,这比死还难受,这个理由行吗?”

    丁一这话说得太重了,瞬间就刺得江帆的心在滴血。

    为了确信这是否是她真实的感受,江帆忍住内心的疼痛,说道:“看来,你的确是不怕打击我,难道,你就从未让你感到幸福过?”

    丁一也知道这话重了,但是没办法,客客气气是离不了婚的,恐怕天下所有离婚的夫妻都是这样做的。

    她也忍住痛苦,说道:“从一开始认识你,我就对幸福有了无尚的憧憬,以致于不怕粉身碎骨也要去追求,事实上我也的确粉身碎骨过,但我得到了你的爱,得到了幸福和甜蜜,可以说,在我搬出之前,我一直都是幸福的。现在事情有了变化,我感觉不到幸福了,这样不可以吗?”

    江帆仍然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说道:“粉身碎骨都不怕,为什么你现在退缩了?你为什么不去主动解决困难?”

    丁一心里很难受,她说:“是的,我也曾经不止一次这样问过自己,但这次情况不一样,以往的困难都是来自外界,这次是来自我们自己,我在你心中不再是那个纯洁如雪的小鹿,你对我的一举一动,都让我有压力,甚至有负罪感!”

    热血仕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