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萧青修炼斗技闹出的动静并不小,不过却并没有吸引到其他人的注意,毕竟这里已经算是离得比较远了。

    而接下来整整三天,萧青基本上都是这么过来的比较神奇的地方就是,明明萧炎已经回来了,但是萧炎和萧青两人却很巧妙的避开了对方。

    比如说萧青啊,他完全就不知道萧炎已经回来了,他还以为萧炎和夜火还在那广袤的森林之中呢!

    所以他这些天的运动规律就是一直消耗斗气,恢复,再消耗,然后时间到了晚上之后就回小屋,睡一觉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又接着重复同样的情况。

    这样的生活规律,有人来找他那就奇了怪了!

    嗯,萧炎的话他倒是来找过两次,可是每次都没有碰到过,萧炎以为萧青还在天焚炼气塔修炼,这小子那是每天早上都在观察着进出的人流,可是始终没有见到萧青一面。

    直到三天之后,萧炎这小子终于是忍不住了,满世界到处询问,有谁见到过萧青,而萧青正好也被其他人看到过去哪里修炼,他本来就没有隐藏自己的踪迹啊。

    所以当萧青见到萧炎的时候还挥着手打着招呼呢,“哟,你小子终于回来了”

    “哥,我都回来三天了,你都不知道的吗?”对于这个毫不关心外界环境情报的青哥,萧炎也是颇为无奈。

    “啊?”听到这话,萧青直接愣住了什么?你三天前就回来了那这三天他岂不是白练了?

    这三天的时间,他几乎不眠不休啊,一直都在消耗和恢复之中度过时间,每天就算是回去睡觉,也几乎很少的时间,要不然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都没和萧炎遇到。

    “哥,你没事吧?”看到青哥愣住了,萧炎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了呢。

    “没事儿,这些天你怎么样啊?你跟夜火出去有什么收获没?”萧青听到萧炎的话语声,他也回过神来了,他也不再过多纠结,虽然浪费了一些时间,但是这些天这样的高强度修炼模式也算是对他有点帮助,最起码让他在控制碎片这方面有了更加精确的掌控。

    而听到萧青问题的萧炎,也将这些日子,自身的经历告诉了萧青,并没有隐瞒什么。

    而听到这些经过的萧青也沉默了一下排除一些没有用的杂事,看样子夜火是打算占领那块儿山谷了,而且未来很有可能会有取之不竭的地心淬体乳也不知道对他能有多大用处。

    不过这些消息对萧青现在来说没什么用处,在听完萧炎所讲的事情之后。

    萧青便让萧炎将药老给放出来,把自己前两天的发现。询问了一下药老。

    他是这么说的。

    原本他在天焚练气塔里修炼的好好的,可是他身体当中却有了许多的火毒而且还比其他人更多,明明修炼的时间是一样的,但是他身体当中的火毒可以说是平常人的三倍以上。

    萧青早就已经发现了这件事,只不过他一直没有把这件事情当回事儿,毕竟只要萧炎回来练出能够消除火毒的丹药,这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然而,情况完全出乎了萧青的意料。

    在修炼回来的第一天,他就受到了影响。

    更是在修炼了一个星期之后,就开始做噩梦了,体内甚至还隐约的出现了那原本并不可能出现的陨落心炎的分身!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他的身体出了问题。

    当萧青把这些事情全告诉药老之后,药老的脸色也是相当难看。

    在听完这件事之后,那是飞快地飘到了萧青的身边,用手按在了萧青的头上。

    而萧青也没有敢反抗,因为在那瞬间萧青就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力量正在扫描他的身体,应该就是药老干的,以萧青和药老的关系,自然是不可能对他干什么坏事,他自然也就不用反抗。

    良久之后,在萧炎紧张的注视之下,药老放开了萧青。

    “老师,青哥到底怎么回事啊?”那紧张的神情,比萧青自己都还来的紧张。

    而萧青虽然嘴上虽然不说,心里也是有些感动的,有个关心自己的人那感觉的确是非常不错,尤其是一直处在孤独边缘的萧青。

    “你哥,这次还真是运气好,情况我也基本了解了,心里也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虽然我也感觉难以置信,但恐怕你哥差点就成为这个陨落心炎的火奴了!

    火奴,火焰的奴隶,被异火所控制的人,一般来说也只有那些极度强悍的异火才具有这种能力,可是陨落心炎,在异火榜上的排名,早在十名开外了,而这种能够把人变为火奴的能力,只有排名前三的火焰才能够拥有,就连老夫的骨灵冷火都没有这种能力!

    实在难以相信陨落心炎有这样的能力,不过根据老夫所猜测的的情况,如果没有猜错的话。

    情况应该是这样的。

    就如小青一开始所说的那样,陨落心炎恐怕真的有蛊惑人心的效果,但这种效果恐怕极其微弱,只有那些实力不足或者虚弱之人才会受到影响。

    而小青你正好是符合一种条件,虽然你的实力是不错,但你的等级太低了,恐怕整个内院都没有像你这样低等级的人进入天焚炼气塔修炼,等级上的弱势也让你吸收了更多的火毒,而火毒如果在继续在小青你的体内蔓延的话,到时候陨落心炎,说不定就可以透过火毒直接超远距离对你释放心火分身,将你炼化成为火奴!”

    药老的话语落闭,萧炎和萧青两人都是哑口无言,说不出话来。

    萧青心中虽然有了一些猜测,但是也不过是以为自己是受到了火毒的影响,如果不及时解除的话,恐怕会火毒焚身,但他没想到陨落心炎竟然想要把他炼化成火奴!

    好在他也算是及时发现,并且寻求的药老的帮助,要不然的话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师傅,这陨落心炎真的这么聪明吗?竟然想到如此隐蔽的方法!如果不是您老的话,青哥恐怕真的有麻烦了这陨落心炎究竟想要干什么?”最后还是萧炎先开了口,虽然出问题的是萧青,但萧炎就仿佛这件事发生在他身上一样,非常的紧张不,好像是比发生在他身上还要紧张,这件事情如果真的发生在萧炎身上的话,他还不会那么紧张毕竟自身有异火护体,这些火毒根本不可能进入萧炎的身体,就算有也会被青莲地心火给吞噬了。

    “我早就说过,不要小看任何异火,像这些天地灵物,诞生出灵智的可能比任何物品都要多!而且一旦有了灵智,他们的实力就不可以与往日相提并论了!

    就比如说那夜火,无论实力还是,还是心智,都不可随意而论。

    这还算不错了,还好这陨落心炎排名靠后,这次虽然是打算将萧青列为火奴,但毕竟没有这种能力,露出的破绽也是十分的多,你哥也算是聪明,发现异常也没有在靠近那天焚练气塔,而是选择用这种方式消耗体内的火毒,虽说方法是笨了点,但也是很有效的。

    至于陨落心炎的目的,那恐怕就是跟我们之前说过的原因差不多了”

    “它想要逃离天焚练气塔”药老的话音未落,萧炎就率先抢答了,毕竟在第一次进入天焚练气塔的时候,萧炎就已经感受过,陨落心炎,打算冲出那座塔的封印的决心。

    刚刚只是没想到,现在被药老提醒了一下,陨落心炎的野心也是再次暴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只不过这一次他把手伸向了萧青

    其实也不怪陨落心炎吧,被关了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有一个实力弱小,但是身体不错,能够扛得住这心火炙烧的感觉,换做任何一个实力低微的人都会被这心火烧得一干二净。

    也就萧青这个奇葩了,实力弱,但是身体却可以抵御心火,还能够借此修炼,这么好的一个鼎炉不下手太可惜了!

    不过也很有可能陨落心炎,自己都没意识到它干了这件事情,这很有可能只不过是他的无意识的行为而已。

    而事情都已经了解清楚了,药老在思考了片刻之后,就拿出了一个药方,可以清理火毒的药方。

    在原著当中,这个药方是萧炎自己研究出来的,药老几乎没帮多大的忙,但是这一次,因为萧青的原因,药老却是直接出手,弄出了个药方,并且依靠现在萧炎手中衲戒当中现有的药材现场炼制。

    说起来吧,这好像是萧青第一次见到药老炼丹,以前大多都是药老指导萧炎炼丹,萧青就没见过药老自己炼丹过,到现在好像还是第一次。

    几乎没有费多少功夫,一枚天蓝色的丹药就做好了,药老递给萧青的时候,萧青也没多问,直接吃了。

    随着丹药入体,萧青能够感觉到一股清凉之意瞬间席卷全身,哦,萧青也不由自主地开始运转了体内的斗气进入了修炼的状态。

    而那一股清凉之意,也是一遍又一遍的洗刷着他体内的斗气,还有他的身体,而那斗气之上,肉眼可见的一抹红晕,也是随之消散,不复存在了,简直可以称得上是药到病除的典范了。

    而就在这时候,他体内的斗气也仿佛受到了什么样的指引一样,异常顺利的在丹田之中逐渐汇集,凝聚,最后形成了一个斗气漩涡体内的斗气开始自行运转了起来,而他也仿佛亲自看到一样,这是内视,进入了斗者阶段的标配。

    他竟然如此轻松的就进入了斗者

    要知道前些天他还拼了老命一般的休息,给斗师用的丹药,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就是死死的卡在了这个阶段,结果。现在竟然如此轻易地就成功了,成功的简单程度,甚至比当年他突破斗者的时候还要来得轻松!

    一切仿佛水到渠成,他甚至都没控制过斗气,它就自行运转,形成了一个漩涡,成功突破到了斗者。

    虽然并不了解这是为什么,但是萧青也有了一些猜测,或许这跟火毒有所关系,火毒干扰了他的修炼,阻碍了他的突破。

    因为如果他成功的突破到了斗者,他体内的斗之气将尽数转化成斗气,威力不可于同日而议,很有可能火毒都没办法在奈何萧青了,难怪当初他一直感觉自己斗气每次想要凝练的时候,却坚如磐石,纹丝不动。

    虽然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相,石萧青觉得应该是差不了多少。

    可惜这种事情没办法求证了。

    等一切风平浪静,体内火毒被尽数驱散,安抚了一下体内那些已经突破了斗者而奔涌的斗气。

    汹涌的澎湃感让萧青感觉自己充满了力量。

    而这一切,都被萧炎药老看在眼里,对于萧青的感觉是水到渠成,对于萧炎药老他们来讲,萧青这次突破产生的气势,比一般的斗者突破斗师都要来得声势浩大。

    而就在这时,一道火光一闪,夜火竟然出现在了这里,突然的出现吓了萧炎一跳,看到是夜火才重新放松了下来。

    “这次回来的这么快”

    “解决了,回来的自然快了,没想到正好赶上他的突破,那好,等到清醒了我们就走,如果你有事要去处理的话,现在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夜火语气平淡的说着,目光却是看着萧青,心中暗自想到看来这一次受损,恐怕只会让他更加强大。

    “不用了,我没什么事,我就在这边等青哥清醒吧。”萧炎在夜火说完的同时就直接开口说道,丝毫没有打算离去。

    夜火看了一眼萧炎,也并没说什么。

    而之后两人都不再说话了,就那么一直沉默的等待着。

    不过相比较于夜火的毫不在乎,萧炎确是时刻关注着夜火的动静,没有丝毫的放松。

    怎么说呢?现在是他青哥最重要的突破时刻,面对一个不了解根底的外人,萧炎必须时刻保持警惕,即便是夜火的实力比他强大不知道多少,夜火想做点什么,萧炎根本阻止不了。

    而时间并没有过了多久。

    萧青,苏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