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书房内!

    张任与着陆昭云一进来,秦丰立马起身,将着林晏来府的事情详细告知!末了不无的感叹一声道:“之前吕后还找我询问此事,我以为不会这么快行分封之事,没想到啊!”

    对于此事,张任和陆昭云,两人一脸的凝重!特别是张任,他想了下后,就出声道:“殿下,我们不能离开京城!”

    张任的话,一时之间倒是让着秦丰理解不透!

    之前,他们不还谈的好好的,要立即劝说吕后分封,快些到封地内,远离这些朝堂间的是非!如今,马上就要如他们的意了,怎么会又要反对呢?

    秦丰道:“张先生,这话我没听错吧,你怎么突然改变主意,要留在京城之内呢?”

    张任推着轮椅上前道:“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看起来是对诸位皇子有利,但我觉得事情绝非这么简单!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怕是吕后在心里又在盘算着什么主意吧!”

    秦丰点了点头,今日岳父林晏与他讲的这些,绝不仅仅就透露消息这么简单,其中怕还有敲打的意味吧!林晏要让自己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吕后的手中掌握着,日后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的好!

    陆昭云在听到张任的话后,点了点头道:“张先生这话倒是实诚,不过听闻近些日子,从西南那里逃过了不少的难民,不知太后此举是不是跟着有关系!”

    秦丰摇了摇头道:“这就不知道了,希望关系不大吧!哦,对了,岳父大人在临走前,还与我讲到,说分封之事在着两位丞相手中,张先生认为我现在还有必要去他们府邸一趟吗?”

    张任想了下,不无一笑声道:“以着殿下和萧相国的关系,殿下去不去已经意义不大!而且,殿下去了,只会徒增几位皇子的恨意!”

    秦丰听后,就点着头道:“恩,我也是这么想的!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不去拜访他们了!”

    说完这话后,秦丰就起身离开!张任不免问声道:“殿下这是何去?”

    “你们留在府内吧,我跟王妃去一趟临曦阁!”

    ……

    秦丰出了门,就见着林楚楚仍在刚才站立的地方,举目注视着正门口!

    他一步走过去,顺着林楚楚的视线看去,也没有什么引人入胜的景色,不无的问声道:“你在观察什么?”

    林楚楚目视着前方,悄声道:“春天快来了,院子里的花都开始冒绿芽了!”

    秦丰闻言,扫视府内的庭院,确实如此,几棵桃树枝已经开始发嫩芽了,春天确实来临了!

    林楚楚说完这话后,不无的转头看着秦丰道:“五郡王,你若是有什么事,直说即可,不必藏着掖着的!”

    听到这话,秦丰不禁有些汗颜,这林楚楚不愧是林晏的女儿,说话行事作风跟着她的父亲如出一辙!

    秦丰笑声道:“一会儿,我想让你跟我去一趟临曦阁!”

    一听到临曦阁三字,林楚楚脸色不免有些微变!然后,她不无的出声问道:“殿下去临曦阁是为何事?”

    “成婚这么大的事情,我自是要告祭下我的母亲!可惜,在她死的时候,父皇一直认为她是细作,白天人多眼杂,我也只有晚上才能到哪里去了!”

    听到秦丰的解释,林楚楚紧咬嘴唇,然后点着头同意声道:“好,我陪你去!”

    或许都是因为失去母亲的缘故吧,林楚楚才会这么轻易的答应自己吧!秦丰在心里不无的这样想来。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秦丰与着林楚楚是从着王府的后门出发,只带着祈成、竹影两个侍从匆匆向着临曦阁方向赶去!

    祈成赶着马车是从着安化街走过,月光上捎,街上的自是民众嘻玩、打闹的声音,林楚楚听到声音,也不无的打开车帘,看着外面的盛景,眼神中流露着艳羡之意!

    秦丰见状后,不无的下令声道:“祈成,停车。你到安化街口等我,我与王妃看看这夜市!”

    祈成听到这话,不无的关心声道:“殿下,现在人多嘈乱,我们……”

    “怎么,还信不过我的武艺?”

    “不敢!”

    见着秦丰坚持,祈成只得是自己驾着马车从着人影散疏的小道间离开!但还留个竹影在秦丰身旁,保护着他和王妃殿下!

    林楚楚看着祈成驾着马车离开,就小声间道:“多谢殿下!”

    秦丰一笑声道:“不过是小事一桩!我也是好久没有逛过夜市了,正好走动走动!”

    说完这话,秦丰率先起步离开,走入着人潮拥挤的闹市之中!林楚楚微微有些异样,紧随在其后……

    这安化街是整个长安城内最为繁华的地段,街道上琳琅满目的商品,让着来往的行人目不暇接,都挑花了眼!

    秦丰在着前面引路,直到走过一个捏泥人的地方!正要走步过去时,林楚楚却突然的拉着他的衣角道:“等……等我一下!”

    秦丰微微有些异样,竟是这不起眼的东西引起着林楚楚的兴趣?

    转步走来,那小厮立马笑声道:“公子、夫人,你看看这泥人,这可是用上好的汝瓷而制!要不拿一个,回去讨个喜庆!”

    在着街市上的小厮们,那看人水准堪比“点钞机”,秦丰左配容臭,外披着貂皮大氅,一看就是富人家公子哥,这可不敢怠慢了!

    秦丰就站在一旁,看着林楚楚环视着整个摆放一席的泥人,在最边缘处拿了一个手持短剑的妇好像泥人!

    林家有女初长成,不爱红装爱武装!见着林楚楚拿起这个泥人,秦丰不免莞尔,不愧是林晏的女儿,连选泥人时,也这么的标新立异!

    就在这时,秦丰的脑海中突然的浮现出一抹画像:一个小男孩手持着一个摔成两半的泥人,来到一个瓷样女孩的面前道:“小妹妹,你看,不光男儿可以驰骋沙场、建功立业!女子也可以呢,这个是妇好,她可是曾率领过千军万马指挥的女豪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