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白莲花退散,本妃不好惹 > 第三百四十七章我负责正直,你负责狡猾

第三百四十七章我负责正直,你负责狡猾

    协和医学院招聘老师和招收学生的事情,也算是尘埃落定了,顾盼兮长出一口气来,身上的担子只觉得轻了不少。要如何将新来的六名老师和五十名学生安置在鲁矮子工坊之中,这些琐碎事情,顾盼兮有很多得力可靠的好帮手可以依赖,她也就不必亲力亲为了。

    闹出了公关风波后的次日,一日三醉终于觉得自己不能再耽搁下去了,就打点了一下细软——其实也就若干干粮和清水,好确保他在路上能够适时补充体力罢了,便即向时非清和顾盼兮等人告别,准备遁入山林,重学剑术。

    还是在清晨,一日三醉准备出发,时非清和顾盼兮率众一直将一日三醉送到门口,彼此握手作别。

    临行之际,一日三醉看着时非清,郑重道:“非清,去将小月找回来。那个丫头铁了心要去争那武林盟主,借此拉帮结派去跟匈奴人死战为她的父母报仇。没人管住她,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时非清点了点头,言之确凿道:“师傅请放心,徒儿必定不会辜负师傅的嘱咐,更不会对师妹的事情坐视不管。”

    “嗯,有你在,为师当然放心。”

    一日三醉拍了拍时非清的肩膀,端详了他一下,又侧过头去看了看时非清身后的柳青烟,目光之中透着某种古怪的光芒。

    时非清和柳青烟被一日三醉看得浑身发毛,不自在地问道:“师傅,您是还有其他事情,需要交代我们吗?”

    一日三醉哈哈一笑,连连摇头,回道:“没有没有,为师只是有些感慨,在为师的记忆之中,只迷迷糊糊地记得你们两个是两个小豆丁。没想到一转眼,竟然都变得如此高大俊俏了。唉,你说为师怎么就记不清你们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了呢?迷迷糊糊,迷迷糊糊……为师是不是老了?哈哈,果真是时光荏苒,岁月不由人啊!”

    时非清和柳青烟都被一日三醉这番感慨弄得心头一紧,有些动容。顾盼兮却冷不丁地给一日三醉泼了一盆冷水,说道:“之所以记不清非清和柳先生小时候的模样,以前的记忆还迷迷糊糊的,不是因为老了,只是因为一日三醉大师您喝酒太多,根本就没有清醒的时候吧?”

    被顾盼兮这么无情地戳破,好不容易营造出少许感动氛围的一日三醉身子一僵,旋即自己也难以自制地大笑起来。众人见一日三醉如此豁达,丝毫不计较顾盼兮的出言冒犯,也即莞尔。

    交代完月轻絮的事情后,一日三醉仿佛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一拍前额,说道:“是了,非清,这小女娃,是不是怂恿你去竞逐武林盟主一位来着?”

    时非清干脆道:“正是。内子以为这对徒儿来说,是件增强势力的好事。徒儿也以为,这对武林来说,是淡化父皇疑心的好事。既然一箭双雕,徒儿也甘愿去做了。”

    一日三醉笑了笑,说道:“看来你儿时的愿望,终究还是要自己亲手去完成。”

    时非清咧嘴笑了,柳青烟也一副心中了然的欣慰模样。独独留顾盼兮在一旁,满脸疑色。

    儿时的愿望?什么愿望?武林盟主吗?时非清的儿时愿望是当武林盟主?

    无奈顾盼兮也知道,这个时候打断一日三醉和时非清的师徒叙话,既失礼,又无脑,所以强压着自己的好奇心,准备一日三醉走后,众人散去,再跟时非清追问。

    “那好,徒弟有志如此,为师这个当师傅的,应该表示支持。时非清,跪下!”

    时非清微微一怔,旋即露出了明白了什么的表情,急道:“师傅,这……”

    一日三醉见时非清竟然打断了他,板起脸道:“时非清,为师要做的决定,还轮不到你来插嘴。乖乖跪下!”

    一日三醉如今十足的清醒,说话之间,赫然给人一股不怒自威的压迫感。时非清知道自己再去辩驳也无用,唯有乖乖跪地,等待一日三醉的下文。

    一日三醉以右手手掌,轻轻按在时非清的头顶,沉声道:“我令狐独一生漂泊,虽然收有三徒,却不曾正式开宗立派。今,特将这开宗立派的重任,传予你,时非清。你需要肩负此责,力求让门派兴旺!”

    顾盼兮这才知道,原来一日三醉的本名,乃是令狐独。还真是听起来就像是个武林高手的名字。

    时非清此刻内心五味杂陈,一日三醉竟然将开宗立派的重任交了给他,让他成为一派掌门。如此重任,时非清稍有疏忽,辜负一日三醉信任事小,败坏一日三醉名声是大。饶是时非清处事镇定,此刻也禁不住因为内心激动而微微打颤。

    一日三醉又跟柳青烟说:“青烟,好好帮助你的师弟,可不要只顾着声色犬马的日子了。”

    柳青烟心中暗暗不满,心道师傅您老人家还敢指责我只顾着声色犬马,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由衷地说了声“不负师傅所托”。

    帮助时非清,柳青烟倒的确是发自内心的愿意。

    诸事已经交代好了,一日三醉也就不再闲话,再度跟众人道一声别后,就纵身一跃,转眼之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之中,仿佛他只是一缕青烟,轻风一来,便即消散。

    众人在鲁矮子工坊门口,定定地多站了片刻,就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继续完成自己还没有完成的任务。

    时非清长袖一拂,也准备回去书房,顾盼兮立刻叫住了他,问道:“王九蛋,刚刚一日三醉大师说你儿时的愿望终于还是要自己亲手完成,这是什么意思?你从小就想着当武林盟主?”

    时非清笑了笑,还没来得及说话,柳青烟就抢先解释道:“夫人,师弟儿时的愿望,就是为当今的武林,寻到安稳的容身之所。”

    “安稳的容身之所?”

    顾盼兮咀嚼着这个用词,陷入了深思。

    在大武,像一日三醉这样的顶尖高手尚存,但他已经年近六载,在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大武,算得上是半条腿踏入鬼门关了。再往下数,就是当今武林盟主林正玄这样的中年好手,然后就轮到时非清、柳青烟等青年好手了。

    这三代人,每代间隔都超过了十五年,在人均寿命偏短的大武,可以说是断代非常严重,原因无他,只因为如今大武的武林,已经式微。

    盛世兴文,乱世兴武,这是铁则。

    大武往前数一百年,乃是有五国来朝的盛世,中间虽然有匈奴作乱,但凭着三代人的努力,即便未能彻底平定匈奴之乱,但也能够将匈奴的祸害,控制在一个适当的范围里了,之后又迎来了二十年的和平期,一直至今。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学武,非但不是一个出人头地的好选择,反倒可能惹祸上身。

    试想想,大武好不容易解决了外患,为帝国内部争取来了一片太平盛景,回头看去,却发现有这么一帮武林中人,各自以门派割据,要人有人,要钱有钱,而且一个个都本领高超、战斗力高强……

    这不就是潜在的内忧吗?

    时问政是个疑心极重之人,他对待武林这样一个潜在的隐患,当然丝毫不会心慈手软。经过足足二十年或明或暗的整治,如今的武林,早就跟一个加盟模式的大型武学培训机构无异了。各个门派,虽然还有差异,却不敢明言恩怨,凡有滋事者,都一律被驱逐出门派,以正视听。

    惨淡如斯,哪里还会有人对武林心生向往?所以前往各门派,磕头拜师的人,越来越少,就是想要考武科中武状元的人,都宁愿去找那些精于此道的拳师求学,而不愿意通过这些所谓名门大派。武林各派,人丁减少,钱粮也少了,规模自然逐渐萎缩乃至于消亡。

    更令人唏嘘的是,就是这么一个毫无前景的如今,都还是当初匈奴作乱时,前任武林盟主慨然率领一众武林人士协助大武军抗击匈奴,付出了惨烈的牺牲之后,才艰难地换来的。

    那个御赐武林盟主令,就是高悬在大武武林中人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时非清下巴微微仰起,说道:“为夫幼时跟随师傅闯荡江湖,学习武艺,那时候,是因为为夫喜欢、向往武林和武术。后来年纪渐长,为夫才想通,为夫之所以能够做这件事,是因为对父皇来说,这未尝不是他监视武林举动的一个好方法。”

    顾盼兮咽了口唾沫,心中对于时非清这个论断,很是赞同。以时问政的多疑,将时非清这个亲生儿子安插进一日三醉身边,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武林中人,确实是一个再合适不过的监视武林的手段。

    时非清面露苦笑,说道:“为夫生在深宫,又闯荡过江湖,最是明白,父皇对于武林,是抱持何等忌惮的心理。而武林中人,也还抱着不合时宜的幻想,想要振兴武林,想要摆脱朝廷的监管。殊不知……”

    顾盼兮顺口接道:“一旦他们真的这么做了,那么灭顶之灾也就接踵而来了。”

    时非清点了点头,慨叹道:“正是。所以为夫儿时一直希望,能够为当今武林,谋一条出路,不需要再战战兢兢,但也不至于张牙舞爪。只是……”

    “只是这件事,没有权力是做不到的。但那个时候的你,又决心为了躲避兄弟相残而选择不争。”

    听到这里,顾盼兮已经完全明白了过来时非清和一日三醉那番对话是什么意思了,想来以前时非清是希望,等到新君即位之后,自己可以通过向新君进言,为武林谋一条出路。可是如今计划赶不上变化,看来他得亲自来了。

    试想想,如果时非清现在真的当上了武林盟主,日后又顺利继承大统,登上那金銮殿的龙椅,统御九州……这该是一桩多么令人津津乐道的美谈?

    不过想通了这一点,顾盼兮就有些不乐意了,叉腰道:“嗬!原来你这个王九蛋自己早就暗戳戳打了这么多算盘,那你还装出一副被我说服去选武林盟主的无辜样子?”

    时非清笑道:“为夫负责正直古板,无耻女人你负责狡猾卑鄙,这不是我们夫妻早就心照不宣的事情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