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纵横图 > 第三百三十六章怒其不争

第三百三十六章怒其不争

    宣政殿外寒风呼号,原本守卫内宫的龙虎卫每日三班轮值,可是今天情况特殊,守护内宫的龙虎卫到现在已经申时了,却迟迟没有队伍来换班。

    而宣政殿内,此刻充满了浓郁的**味,所有人都屏息凝气,静观其变。大家听到高筠和陆佐这一对朝堂后生一唱一和,纷纷吓得面色惨白,这两人分明就是想趁太子陷害宁王后,皇上怒气未消,才落井下石而置太子于死地啊!

    汉帝听罢陆佐说“擅杀大臣”,心中已然知道原委,但是淡淡的道:“你且说来!”

    陆佐娓娓道来,“臣昨夜于家中熟睡,却不料六个蒙面黑衣人突然闯入厢房,当时臣和郡主二人吓得魂不附体,好在郡主武艺高强,臣夫妻二人才得以脱身,后来六个刺客有五个伏诛,一个逃脱。其中为首的有一个正是金吾卫上将军——邓灼。”

    群臣的目光再次聚集在太子刘衍的身上,现在事态已经越来越明显,邓灼是刘衍的心腹,可以说没有太子,邓灼不可能成为金吾卫的上将军。邓灼刺杀陆佐,如果没有太子的授意,谁敢如此胆大包天。

    刘衍已经有些开始动摇了,向来果敢的他,身体有些微微颤动,额头汗珠滚滚,犹豫着是否据理力争,偷偷看了一眼皇爷爷的背影,见他依然背对着,威武的身躯不动如山。刘衍终于忍不住对着陆佐破口大骂道:“陆佐,你这是何意?难不成邓灼是本宫指使的不成?你一个山野村……”

    “住口!”汉帝喝止道,然后缓缓地转过身,眼神冰冷地看着刘衍,“你还嫌不够乱吗?”汉帝紧接着用力地摇着头,怒其不争地指着刘衍,“这几日你把持朝政,把整个朝堂搅的乌烟瘴气,还嫌不够乱吗?”

    刘衍痛哭流涕,跪着迎向汉白玉阶前,“皇爷爷,孙儿冤枉啊!冤……”

    “够了……”汉帝怒喝道,“这几日的情形,朕虽然不在朝堂,但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你身为堂堂的大汉太子,国之储君,先是排除异己,接着设计陷害同僚,再是设宴毒害亲叔,而后派心腹刺杀大臣,种种罪行,哪一条不是——滔天大罪!”汉帝说到最后四字,几乎是声嘶力竭、面红耳赤。

    “皇爷爷……”刘衍涕泪横飞,“您听孙儿解释,孙儿……”

    “好了!即日起,刘衍所打压的官员,除去已故的,其他一律官复原职。”汉帝痛心疾首看了看刘衍,还是艰难的做出了最后的决定,“从今日起罢去刘衍一切职位,削去太子头衔,关押天牢,等候发落!来人呐……将刘衍架出去。”

    “皇爷爷……”刘衍此时已不知所措,整个人吓得面色铁青,神情恍惚,嘴里还念念有词,却怎么也喊不出声来,更何谈辩解,只能拼命痛苦叩头以示清白。

    四五名龙虎卫手持铜棍来到殿内,不由分说,用铜棍将刘衍架过头顶,步伐整齐划一的将刘衍架出宫门去。群臣看得无不目瞪口呆,荀谋父子和徐秉德更是吓得面若死灰,不敢言语。

    黄昏时候,天边乌云涌动,寒气逼人,看来这几日要倒春寒了。

    陆府门口,安静若已经站了半天,却还是不见自己的夫君回来,派去的打探消息的几批下人,都回报说是还未退朝,这让安静若更加忧心如焚。

    安静若正站在门口颓然等候时,突然街头一队人马涌动,看马车前的下人倒十分眼熟,安静若仔细看时,却是自己父亲的车驾,于是三两步赶紧拥上前问候。

    平远伯安远山见自己女儿来迎,便直接下马车,陆府没几步远,于是父女二人步行进陆府。

    安静若迎着父亲来到厅堂,二人分长幼坐定之后,安静若便急不可耐地问:“爹爹,今日驾临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安远山边喝茶边慈爱的笑道:“没什么要紧,不过有两件事知会你一声!”

    安静若紧绷的神经才松下来,因为今日陆佐一日未归,她特别害怕两者会有什么关联,但还是很疑惑,父亲究竟有什么重要的事,还要亲自跑来一趟,于是问道:“专程跑这一趟,所为何事?”

    安远山呵呵一笑,“头一件是你大哥已经回来了!”

    “这件事我听陆佐说过了!”安静若四周环顾一眼,知道私下应该没人,于是低声道,“听说是太子刘衍怕大哥在地方拥兵自重,所以将他召回来!”

    安远山手捻胡须,还是颇为乐观,“这也未必是件坏事,至少还能常伴左右,总比在边关吃苦的好!”

    安静若也跟着呵呵一笑,毕竟是为人父的心态,“那第二件事呢?”

    安远山见问,还未回答,便已笑得前仰后合。

    “何事能让爹爹笑得这般开心,难不成有什么喜事不成?”安静若笑问。

    “没错,眼下是有一桩喜事!哈哈……”

    “哦?”安静若迫不及待地追问,“什么喜事?爹爹您就不要卖关子了。”

    “前几日为你二哥谈了一门亲事。”

    “是吗?”安静若也跟着喜笑颜开,“这可是好事啊!谈的是哪家的姑娘呀?”

    “也不是别家,正是刑部尚书崔皓的妹妹崔红梅。”

    “崔红梅?”安静若略一沉吟,忽地想到,“原来是崔尚书最小的那个妹妹啊!这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了。喜事打算在什么时候办啊?”

    “过两个月,日子就看在三月中旬。”安远山说罢,环顾了一眼厅堂,才问道,“怎么还不见陆佐啊?人呢?”

    安静若心底的忧愁,又涌上了眉头,焦急道:“我也正担心呢?今日一早就被皇上召去早朝,可是到现在还没回来,不知会不会出什么事?”

    安远山低头思忖片刻,抬头答道:“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不可能一点风声没有。如今朝局复杂,太子摄政更是将朝局搅得一团乱麻,为父又听说太子宴请宁王,还在酒菜中下毒,如今宁王还在家中生死未卜。如果为父没有猜错的话,今日朝议一定和太子……”

    “夫人……”

    安静若父女正说着,管家老潘气喘吁吁地跑进堂屋,“老爷回来了啦……”